Saturday, July 31, 2010

林良实败亡重创马华

潘永强

首相纳吉在七月二十八日宣布出国度假,翌日总检察长就开始办事,将马华公会近年来食水最深的“鱼头”林良实,以欺诈政府罪名控上法庭。这位拉曼大学的校主林良实,如今沦为一名刑事案嫌犯,退位之后无法软着陆。

笑有时,哭有时,欢乐有时,悲伤有时。林良实风光有时,揾吃有时,落难有时。当他拖着肥肿的病体,脚步蹒跚地走向法庭时,无论能否全身而退,这一幕毕竟意味着,过去二十多年来,林良实和王维娜一场又一场的party狂欢,终于可以结束了。

这个party,一是指政商权贵之间的权力派对,可以在杯酒狼藉的暗室中上下其手。同一个party也是指马华公会这个充满罪恶与腐臭的政党。不管怎样,林良实靡烂的欢歌宴舞,已到了息灯送客的时刻,而马华公会在众人巧取豪夺之下,离“富贵山庄”也实在不远了。

建国最大贪腐丑闻意义大

巴生自贸区弊案,是建国以大最大宗的贪腐丑闻,这起大案即使放在共党中国,也是要死刑枪毙的。纳吉在出国度假前,似乎安排好总检察署把林良实提控上庭,无论司法审讯结局如何,其代表的意义还是巨大的。

首先,对威权政体而言,要维持政权不坠,除了依赖经济成长,就是诉诸恐惧论述;然而,制造恐惧并非长期有效,为了争取社会风评,威权政权也会周期性的展开肃贪反腐,以安抚人心。无论是阿都拉、薄熙来,还是纳吉,若下重手整肃一两起大案,对个人声望和政权稳定,还是有加分作用。

不整治大案难夺以回雪州

其次,巴生自贸区弊案落在雪州,自308大选民联执政后,这起丑闻就成为国阵挥之不去的阴霾。不管国阵用何种议题攻击民联在雪州的施政,只要民联祭出巴生自贸区弊案,所有国阵的炮火都如同打向一团绵花,失去力道。如果国阵不下决心整治这起大案,很难在城市选民较多、信息又相对集中的雪州赢回民意。

除此,公民社会和新兴媒体的力量,日渐被解放出来,他们在监察弊案时所起的作用,不比反对党来得小,有时甚至更为专业和具有韧性。林良实可以垄断中文媒体和收购众多“知识分子”,可是依然无法控制无数新兴的网络媒体、部落客以及有职业操守的新闻工作者。

体制撞击翁诗杰应记一功

不过,今日林良实要以刑事嫌犯的身份面对官司,翁诗杰应记一功。社会对任何弊案的检举以及愤怒,如果可以被体制阻绝在外,其冲击是可能被抵销或冷待处理。因此,体制内是否有足够力量,能把社会的怒火引向体制,撞击体制内的精英,实为改革除弊的关键。翁诗杰在交通部长任内,称职地扮演了这个重要角色,让公义有机会伸张。

翁诗杰曾是林良实的眼中钉,也几乎要被林良实开除出党,但他最终利用本身偶然取得的职位便利(这全靠308大选之赐),把巴生自贸区这股野火延烧到体制内,最后火势扑向林良实。这背后虽然充满非常多的巧合与偶发因素,但是翁诗杰之所以选择点燃巴生自贸区的野火,却是跟他在308大选后,急欲要为马华和个人找出一条重生的道路不无关系。易言之,林良实要怪就怪308大选后的政局形势,结束了他的派对。

蔡细历派系十分难堪

如今林良实败亡,陈广才流亡,曹智雄第一时间关心,牵连甚广,多是马华公会大员,必将对马华公会造成重创。蔡细历深受震惊,这个“震惊”应该是真的。

蔡细历当选马华总会长后,宣称要高调问政,也要利用新媒体反击在野党,这都是政党竞争的策略,没有问题。但是,在蔡细历尚无亮丽表现之前,他幕后最大的支持者林良实却失足挫伤,无论是对马华公会形象,抑或蔡细历派系而言,都是十分难堪和麻烦的变故。

林良实不是普通的马华党员,他担任马华总会长十七年,退位后还是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主席,他目前还在马华党内拥有无可质疑的影响,他过去培植的力量尚在马华各级机构负有高职,加上他当今被控以欺诈的刑事罪名,也不是因个人业务而触法,而是代表马华公会出任公职时,以职务之便犯下的滥权行为。所有以上种种,都对如今极度艰难的马华公会,构成另一波重大的形象打击和道德重创。

要不要与林良实切割?

在蔡细历还没有来及利用新媒体反击在野党,或是运用刚注册的“推特”高调问政前,他马上就得面对一个选择:马华要不要与林良实切割?若与林良实切割,会不会影响目前马华的派系平衡,以及蔡细历的支持力量?会不会还有马华前部长或现任部长,因这起丑闻再被提控?马华公会如何因应林良实被控后的形象危机和道德批判?

林良实在担任马华总会长十七年期间,越到后期,他对许多重大国政议题,就愈加选择了不发言、不介入的远离逃避,他使马华公会的政党功能退居为去政治化的福利组织。他也对政治改革和制度建设毫不在乎,漠不关心,更少见热情。除了臭鱼头论之外,林良实从未提过令人印象深刻的政治主张,最在意的是如何在权力的派对中,又吃又拿,是掏空马华的主要人物。林良实被提控,虽有不少人“震惊”,但确实也有很多人开心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