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马华公会的无相神功

凌国文

相传,无相神功乃佛家至高无上的神功。此神功难遇难求难悟难练,需经过至少50年的修炼和无数次的人性考验后,方有望神功大成。功成后,修炼者无形无相,无影无迹,显隐自如,神通自在。

自古以来有多少位武林奇人练成此神功,现已无从考究。然而,一经对照马华公会衮衮诸公的言行举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班马华大内群英都已成功练就一身绝顶的无相神功。

马华定位无形无相
马华公会的定位,究竟是福利团体,教育机构,商业集团,地方社团,或是政治党团(这个可能性最低)?不但局外人无法捉摸透彻,就连局内人也如坠迷雾,此乃“无形无相”的终极境界。

无形无相的定位,衍生出无影无迹的立场。国家社稷风雨如晦,考验着社会每一份子大是大非的原则。唯独马华公会一众无相高手,一贯无忧无虑,无立场无意见。

收复霹雳显隐自如
跳槽变天,晴天霹雳,国阵神勇收复霹雳江山。在整个政权复辟的过程中,与巫统平起平坐、当家当权的堂堂国阵老二马华公会虽然英雄无用武之地;政权到手后,其代表却第一时间勇敢站出来发表就职宣言,这正是无相神功“显隐自如”的精髓所在!

民选议员在未得到选民许可的情况下,变节跳槽,是否符合民主体制的道德操守?马华公会一众无相高手的标准回应是:“这是民联咎由自取,他们自己是跳槽变天的始作俑者。”这种回应等于是偷了邻居母鸡的毛贼,在法庭上对法官抗辩:“是他先威胁说要偷我的母鸡的!所以我偷他的母鸡是以牙还牙!”你认为法官会判偷鸡贼无罪释放吗?

再说,到底谁才是我国跳槽变天的始作俑者,无相高手在练功之余也该翻查1994年的政坛历史后才发表意见。解释得再详尽,反驳得再理直气壮,却是兜了一个大圈,始终没有说明本身到底是否赞同自己伙伴(我强调是伙伴,不是主子)的夺权手段。

无相高手无己立场
当然,无相高手自己是没有立场的,他们只能依循伙伴(我再强调是伙伴,不是主子)所指示的标准答案,这点我们可以理解。唯一不解的是,视道德水平高于一切的马华总会长翁大侠,无法和背妻开房者同桌吃饭;却可以和背信弃义者共享江山。翁大侠的道德标准,与他的无相神功一样让人捉摸不定。

除了大部分时间没有立场,马华无相高手有时候配合市场需求,偶尔也会有一些立场,不过一如无相神功特质,这些立场的伸缩性更胜变形金刚。

是否还记得去年10月马华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卸任马青总团长廖中莱宣布马华议决通过修改内安法令的立场?一心一意不做强权应声虫的马华群英,在首相一句“不会修改,不喜欢就走!”之后,想必对自己一时冲昏头脑的鲁莽失言悔不当初。所幸一众民族急先锋的无相神功已臻化境,立场可以变幻莫测、收放自如,及时避免了一场恨错难返的灭门惨剧。

华教功绩止于干捞
对于华社最关注的华教课题,马华百万大军传颂经年的,来来去去还是“翁大侠勇于揭发华小拨款干捞事件”的空前绝后伟大功绩,一碰到最关键的增建华小及制度化拨款课题,马华群英又会数十年如一日地祭出无相神功,无形无相,无影无迹……

凡夫俗子如你我,缺乏智慧领略无相神功的博大精深,除了因为我们慧根未通,更因为修炼者每次发功时,都无需向全世界解释。你想多问几句,无相高手会咬牙切齿赠你一句:“无聊!”你到最后还是搞不懂,这两个字到底是形容他自己的立场及作风,抑或是无相神功的运功口诀?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贪污内斗老二小巫笑大巫

独立民调中心(Merdeka Center)针对民众对马华贪污问题的印象所作的民调显示,有62%的受调查者认为马华公会有严重的贪污问题,只有19%的民众不这样认为,另有19%的民众表示不知情。

在这项民调中,认为马华有严重贪污问题的华裔占68%,巫裔占64%,印裔占43%;不这样认为的民众华裔占11%,巫裔占21%,印裔占19%;从这样的数据资料分析,马华公会的贪污问题绝不是空穴来风,否则为什么在绝大部分主流媒体都由国阵控制的情况下,特别是马来文媒体和英文媒体基本上都在巫统和马华的控制之下,民众仍然对马华公会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呢。

马华高官涉嫌贪污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焦点是,在接受民调的人士当中,认为马华贪污的华裔民众比率最高,巫裔民众比率也相距不远。在敦马哈迪和阿都拉时代的内阁当中,马华仅有4位部长和6位副部长,这些官职数目在308前后变化不大,数目变化最大的是马华的各州议员和州行政议员。



马华在国阵政府中所分配到的官职当然不及巫统那么多,按照马华一些领袖的说法,也只有少数几个马华部长和州行政议员手上有些项目,远不及巫统。但或许焦点就集中在这少数几位长期担任部长和州行政议员的马华领袖,最有可能是这些人为民众带来了这些极负面的贪污印象。

马华不能姑息养奸
如果手上没有政府的政治资源,马华领袖如何贪污呢?如果马华领袖不曾贪污,为何那么多人对马华有那么深的成见呢。我相信马华公会是碍于政党形象受到损害,因而睁只眼闭只眼,姑息养奸,混淆视听,就向林时彬说的:把人民当成傻瓜!

可惜民调中心没有向民众收集民意,即马华公会应当怎样肃清党内的贪污问题,马华领袖不论是在台上的,还是已经下台的,只要涉及贪污都应当被揭露,甚至将这些强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绳之于法。否则,马华与巫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马华内斗永不言休
党内派系斗争不论朝野任何政党,都几乎是一个永久性的课题。内斗的基本形式就是争夺党内的资源,说白了也就是争夺权力的掌控范围和尺度。派系斗争在马华而言是这个华裔政党的发展史,也将是这个政党的沉沦史。

在这项民调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有69%的各族民众深感马华内斗问题的严重,其中认为马华内斗问题严重的华裔占了高达85%,巫裔占60%,印裔占73%;认为没有内斗问题的华裔仅占6%,巫裔占28%,印裔占15%;回答不知道的各族民众共占11%。

内斗英雄理念白痴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民众对政党内斗已经司空见惯,越是规模庞大的政党,内斗现象越是突出和引人瞩目。一个政党如果没有内斗,反而让人觉得不甚正常。然而在马华公会的内斗案例中,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把焦点聚集在被称为“独行侠”的总会长翁诗杰,和被看作基层实力庞大的蔡细历两人之间。



内斗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权力斗争,一种是路线斗争。权力之争是一项永无尽头的争斗,结果永远都是:有人下台有人上,有人欢喜有人愁。然而马华公会最让人瞧不起的地方,就是不斗理念,只会搞权力斗争,全党上下都是路线斗争的白痴!

刮骨去毒修正路线
马华公会至今还寻思着如何向巫统多乞求几个官位,还在为民政党获得一个国阵霹雳州大臣顾问的“鸟职”而愤愤不平,抱怨为华人说话的权力不该落入民政党手中,一厢情愿地叫嚷,只有马华才能处理“华人事务”。为何总是小巫求大巫呢?

308过去将近一年,今天还谈巫统有没有改变,早就没什么含义,因为这个党从根到茎到叶都已经腐烂。国阵这座摇摇欲坠的城墙,终将被人民的改革浪潮所冲垮。巫统当然想尽办法维护这份基业,但已无济于事,只待天数何时了。

马华公会肯定毫无选择地要接受城墙坍塌的事实。历史上马华公会做为英殖民政府的一个买办政党,已完成理应履行的历史使命。今天如果还有求生的欲望,就必须找到新理念,修正新路线,刮骨去毒,洗心革面,求得浴火重生。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领袖形象关乎一党衰盛

迦玛

放大镜下看马华(一)
独立民调中心在2008年12月26日至2009年1月2日期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接受民调的1018位来自巫华印三大种族的民众,其中巫裔576人约占56.6%;华裔344人约占34%,印裔96人约占9.4%;基本上符合马来西亚三大种族的比率。在职业、年龄、教育背景、城乡分布、居住地区、以及对国阵与民联两大阵营的倾向上都具有相当的概括性、平衡性和代表性。

据独立民调中心工作人员透露,这项民调是应马华公会的要求进行的。调查包括以下几个主要方面:

——对马华公会主要新领导人的印象;
——对马华公会新领导层的期待;
——对贪污领袖及性丑闻领袖是否应该受委政府高职;
——民众对政府高官在高知识化和年轻化上的态度;
——对马华所面对的内斗、是否为华裔说话、不能与巫统平起平坐、贪污、远离民众、傲慢自大、只为富商服务而忽略百姓;
——马华在国阵内是否受到公平待遇;
——马华是否为所有马来西亚人而斗争;
——马华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应如何求生存。

民众对马华领袖们的印象
这项民调对马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以及4位副总会长做了一般性的印象调查。从调查中可以发现,有官职或曾经有过官职,以及经常在媒体上对外发表言论的马华领袖,在大马社会中可能获得比较高的知名度。

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在所有受调查的马华领袖中知名度最高,如此知名度很可能与2008年初的“性爱光碟”事件所引起的震撼有关。该项调查中,对蔡细历表示不了解、不知道和无反应者,占受调查人数的29%;总会长翁诗杰则占31%;其余副总会长廖中莱36%,黄燕燕36%,陈国煌62%,以及江作汉71%。

在受调查者中对翁诗杰持正面看法的人占53%,略超过半数,而负面看法则占18%;廖中莱正面52%,负面11%;黄燕燕正面48%,负面16%;蔡细历正面42%,负面31%;陈国煌正面27%,负面10%;江作汉正面20%,负面9%。从蔡细历较高的负面得分可以看出,“光碟事件”仍然阴影未散。



由于参与这项民调的公民,巫裔和印裔共占了66%,因此马华公会领袖们在国民心目中的印象,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这些领袖在巫裔和印裔族群中所获得的认知究竟有多少。

但无论如何,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社会对马华领袖总体的看法是正面多过负面,因此马华应该抓住这样的契机,对国内目前的政治、经济、文教、社会等各方面课题,阐述本身的立场,甚至能提出更多创新与独到的见解。

贪污及性丑闻领袖是马华包袱
在这项民调中,也针对有贪污和性丑闻的领袖,应否受委政府高职的课题做了调查。从调查中可以看出,只有1%的民众可以勉强接受贪污的领袖,另外1%是不知道,而98%的民众不能接受贪污领袖,其中93%的人完全不能接受。

在性丑闻领袖的问题上,有72%的受调查民众不能接受性丑闻领袖担任政府高职,其中59%的人完全不能接受。尽管如此,仍有23%的人士认为勉强可以接受,其中只有3%的人认为完全可以接受。表示不知道的只占4%。

在性丑闻领袖的问题上,华裔人士与巫印裔人士表现出很大的差别。



从调查中可以看出,在马来西亚现实社会道德标准下,巫裔和印裔社会对领袖的私生活尤其重视,华裔社会则对领袖的道德操守和个人能力表现出比较难以取舍。但是如果一位领袖贪污作恶与道德瑕疵两样均沾,将肯定不能被人民所接受。

马华作为一个要洗心革面的政党,一个寻求浴火重生的政党,要想取得人民的起码认同和信任,首先就必须净化身心,要与贪污腐败及道德糜烂划清界限。在这一点上,回教党有许多可取之处,这也是为什么巫统不敢与回教党在道德上交锋的原因。

马华公会如果在贪污舞弊方面有把柄在人手上,在道德操守方面又始终抬不起头,那么在未来的政治博弈中将处处遭人揶揄和耻笑,这对于一个政党来说是包袱和致命弱点。如果马华每一位党员都晓以大义,从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坚决维护党的声誉,捍卫党的尊严,马华或许还能从混乱与低落的状态中渐渐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