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08

马华角色的双重缺失

卫逸文
马华308大选惨败后的第一场党选,已经在10月18日完成。马华中央代表不在乎火星撞地球,投选了翁诗杰和蔡细历为首次号领导,看来真的把希望投放在两人所自我强调的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之上。

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固然重要,然而,这并不是马华在308以后的马来西亚政治生态之万灵丹,马华在高喊改革、转型的这一刻,它首先必须回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华社还需要马华吗,为什么?以及放到一个更大的层面,马来西亚的政治,还需要马华吗?

重检马华政治功能和角色
回答这个问题,马华需要重新检视,它作为一个政党,还有作为执政联盟的第二大党,真正的功能和角色应该是什么。作为政党,马华的本位是代表民众或马华本身所锁定的目标群,就治国的理念路线、就国家资源的分配,进行斗争;这也是西方政治学概念中的政党之“目标设定”和“利益表达”功能。

作为执政党,马华必须在国阵政府的政策制定和决策过程中,拥有它应当拥有的影响力。与此同时,作为执政党也就代表你的权力来自于选民的委托,因此政策制定,应该以“民之所欲”作为首要前提。

为什么争取,争什么权益?
但是今天的马华,无论是作为政党抑或执政党,都出现严重的角色错位和功能不彰。作为政党,马华没有任何政治论述,缺乏明显的价值取向,有的只是50年不变的口号:“为华社争取权益”。但是,到底争取什么样的权益?都独立51年了,为什么权益还必须争取才(可能)会得到?在争取的过程中,可以退让的底线,又在哪里?

作为一个政党,马华没有政治论述,只有模糊的“为华社争取权益”,反映它无法在持续变迁的时代背景下,理清政治和国家、社会的关系,因此它也无法在政治领域中,发挥应有的职责和功能。对于国家社会层面的课题,马华恐怕无法提出一份反映马华观点的经济计划书,也无力对多元族群社会与国家建构的问题进行阐述。

服务对象设定已力有不逮
作为一个号称代表华社的执政党,马华把它服务的目标群,主要锁定在华人社会。然而,马华今天无论是面向传统意义的华社,或是跨种族的公民醒觉意识已经萌芽的新时代华社,都显得力有不逮。

传统华社的关注点,主要以种族本位出发,最重视华人的经济和教育,但马华对华社说了数十年的“朝中有人好办事”,已经越来越苍白无力。国家经济资源分配不以竞争力为基础、增建即使是一间华小也难如登天、每年都重演的华裔优秀生进不了所属意的国立大学科系等,叫人怎么还相信“朝中有人好办事”?

新时代的华社,格局和视野变得开阔,关注点延伸到人权、媒体和言论自由、司法透明度等等跨族群的课题,对此,马华更是无力回应。

必须把民之所欲放回第一位
面对华社,马华就只有惯性的推诿说,因为行动党分薄了华人的支持力量,华人并没有团结在马华的旗帜下,因此马华在争取行动中,往往不够力度。(事实上,身为执政党之一,却总是把“争取”挂在嘴边,如果不是反映了马华的概念错误,就是暴露了它的政治窘境。)

即使略过华社权益这个层面不谈,单单就一个联合掌政了半个世纪的执政党角色而言,我们也不知道,马华认为这个国家,应该怎么前进?马华在治国路线的课题上,可以怎样影响它的执政盟友?

作为执政党,马华享有由民众委托而来的权力,但面对政治、社会成熟度日渐提升的民众,马华并没有把民之所欲放在第一位,与民并进和与时并进的推动或纠正一些政策,让国阵政府的施政,与民意相符合。

正视内安令媒体操控等问题
举个例子,如果民众认为内安法令这样的恶法应该被废除,那马华应该推动废除内安法令,或寻找内安法令的替代方案,而不是伪善的谴责以内安法令扣留记者,但对于郭素沁同样无故被援引内安法令扣捕,却只字不提。

如果民众不满政党操控媒体,马华也应该意识到,这对于国家的民主进程,并无帮助,因此它应该推动立法,禁止政党直接或间接拥有媒体,而非自己也进行并吞媒体的勾当,同时默许其它政党掌控媒体。一直以来,马华眼看马来媒体被操控,它不觉丝毫不妥,反而在公布一些所谓对华社有利的政策时,因为害怕马来媒体会加以渲染,而瞒着非华文媒体,只对华文媒体作宣布。

认清作为政党和执政党的双重缺失
马华不可忘了,执政权力不是理所当然、永恒不变的,也不是巫统赐给它的,而是由人民所给予的,这也意味着,人民是可以把它收回的。面对民众的需求层次,已经不只是温饱这么简单的今天,马华必须看清它在政党和执政党角色上的双重缺失,建构具体的政治格局、反思它在国阵联合政府中的定位。它不能够因为巫
统一党独大,就自我设限成为国阵的执行官僚,而不问政策的合理性,也不为自己寻找贴近民意的路线。

甚至,马华的政治格局,必须包括作好准备,当在野党或我国政治的第三股力量,因为一个政党的生命,在于它的理念和斗争目标,如果马华的生命,就只能是蜗居在国阵的架构中,享受官位权力的话,那它将难以永续经营。

在人民的需求特别是关系到大是大非的关注点面前,马华必须以理念和行动回答,今后这个国家的政治,马华继续存在,和马华如果不存在了,是不同的。否则,"马华"终将成为历史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