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寄居论”马华最后的救命稻草

独立日前巴东浦的补选,国阵正如阿力夏所说,十八般武艺,七十二变,使上了浑身解数。不过成绩一揭晓,就是一阵狂风,直把安华吹进国会,坐在了阿都拉的对面,让巫统尽失颜面,也在马华和民政的脸上,狠狠地掴了一巴掌。

8月25日,也就是补选投票日的前一天,谁都没有在意《星洲日报》第8版小角上的那篇小幅报道,说巫统升旗山区会主席阿末依斯迈在峇东浦的助选演讲中,抨林冠英在槟州要取消新经济政策,说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所以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当时在场的就有国阵各党的助选团领袖,包括副首相纳吉。

寄居论给马华一根救命稻草
阿末这番“华人寄居论”,被媒体发现是可以炒作的课题,对马华而言,简直就是一根救命稻草。《星洲日报》评论人一连几天没作评论,而是迫不及待地让记者揣着报纸向马华领袖频频抛问。一来一往,马华顺势酝酿出一个超大反应。

翁诗杰首开鞭笞,指阿末是“国阵败类”;魏家祥大骂他“侮辱华人,是国阵票房毒药”;马华中宣局发出文告,呼吁公众出席直辖区马青的签名抗议集会,要给巫统最高理事会致一封公开信。信上不署名马青,而是署了一个大匿名:一群热爱种族和谐的马来西亚国民。当然,这封信至今也不知道由廖中莱和魏家祥把它递到哪儿去了。

十几天来,马华民政纷纷向巫统呛声,连阿都拉出面说情也无济于事。马华的冯镇安,民政的丁福南都直指阿都拉是在敷衍,中文媒体更是一面倒狂轰滥炸,看似要让巫统饱尝一回玩弄种族主义的恶果。有人说,该以刑事罪送阿末进监狱;有人号召,对他动用《煽动法令》;还有人分兵八路,到警局报案;马华要巫统开除他的党籍,还呼吁檳州政府,褫夺他的拿督勋衔。魏家祥疾呼巫统采取行动,杀鸡儆猴。那阵势,只有在当年黄明志的国歌风波中似曾相识!

纳吉代道歉主角死硬不领情
副首相纳吉终于出面代表巫统道歉了,上演了极为罕见的一幕。要是在过去,黄家定、许子根早出面调停安抚了,就说这只不过是巫统一个区会主席的观点,绝对不代表巫统领导层的意思。黄家定拿纳吉的道歉为马华领功,说纳吉代表巫统道歉是好事,至少大家明白巫统并不赞成“华人寄居论”。一是表明反击“寄居论”已经胜利,二是为马华留在国阵继续涂脂抹粉。然而美中不足的是,阿末一直还没道歉,这让华社难以释怀,马华也无法为此事划上句号。怒火中烧的华社要看阿末亲自道歉,他们怀着的是淳朴的心情,以为马华和巫统领袖为他们找回了正义,那杀千刀的阿末,为何还不道歉?巫统马华领袖们都说你错了,你吃了豹子胆吗?

时至今日,经历了308和826,巫统已是遍体鳞伤。《星洲日报》有位编辑在专栏里说,如果马华民政早在数十年前就强硬起来,巫统政客今日就不会如此嚣张地随口发表伤害华人的言论。还说,即便纳吉道歉也不能弥补伤害,难平愤慨。巫统若不严惩阿末,杀一儆百,那就誓不罢休。

问题就在,为什么过去硬不起来,如今却又这般强硬呢?严惩了阿末问题就结了吗?阿末如果道歉了,是马华的胜利,还是华人的胜利呢?翁诗杰说,道歉关键是看有没有诚意。话虽口出阿末,但背后的动机是什么?背景是什么?他在替谁说话?言下之意,马华要的还不只道歉那么简单。308马华反思后,黄家泉说马华要继续秉承国阵精神,在巫统最困难的时刻,要不离不弃,不能落井下石。

马华大闹但绝不退出国阵
马华和民政在巫统庇护下,走了半个世纪。历届大选,若不是在国阵的旗帜之下,也只有喝西北风的份儿。巫统打种族主权牌,马华打维护种族牌,种族政治的运作模式,可说是交相辉映。308政治海啸,国阵遭到重挫,马华溃不成军,民政几乎灭顶。两党本该有一个深刻的教训,马华甚至在华人社会惨遭千夫所指。但是,峇东浦补选,马华是贵人善忘,继续与巫统一唱一和,玩弄种族和宗教离间的伎俩,结果826败得更惨。

阿末依斯迈只是区区一个巫统区部主席,他这番言论在巫统马来主权论述中,合理合法,理所当然。巫统就是靠它来编织和束缚马来人的思维,同时也为精英朋党肆掠国家资源制造借口。什么政党,造就什么党员,依从什么思维论述。既然有护身的主权论,公平与平等又视为何物呢?

说白了,巫统是个怎样的政党,有没有种族主义,对待大马各族是否公平,马华公会是一清二楚。马华是不会与巫统划清界线的,因为它感觉尚无生存的本钱,大闹一回是想挽回自己在308和826所丢尽的脸面。

没有见好就收让巫统回风转
巫统,还有阿末依斯迈都不是省油的灯。阿都拉当初的敷衍和纳吉后来的道歉都是为了安抚马华和民政,让他们在华社面前有个台阶可下,希望在阿末返回国门之前,媒体就此灭火。可两党都嫌还没捞足,哪儿肯罢休,连传媒都预好了,阿末肯定会低头认罪。哈,买卖人最忌讳一个“贪”字,本来见好就该收手,但马华民政错失机会,逼得巫统只好回风转向。

当巫统准备好了一切,阿末便静悄悄地从泰国回来了。顺着行动党报案的惯性,槟城警方宣布将以煽动法令调查阿末依斯迈。那可是1948年英国人用来对付反对殖民者的人民的法令。如果你能认同用一个剥夺人民言论自由的法令,去对付一个发表自己观点的人,那么很可能有一天,你也会成为这个法令下的另一个受害者。

警方的声明好似在华人嘴里塞了块儿甜甜的中秋月饼,以为巫统只好丢卒保车,这个中秋阿末算是玩完了。然而,警方第一个传招调查的竟是采写新闻的《星洲日报》记者,接着把当晚所有在场媒体记者的口供也一一录下了……于是,警方才在晚上请来阿末,最后录下一份天衣无缝的口供。

怪罪媒体让巫统捞不少资本
谁都看到了,阿末的那个灿烂脸笑告诉公众,他已经是胜利者了。第二天的记者会上,阿末坚称自己没有错,错的是《星洲日报》记者,所以不需要道歉,也无须看正副首相和内阁的脸色行事,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的是媒体。《星洲日报》的采访记者,连夜赶写了一个当晚采访的过程报道,但已晚矣,最后的答案将出自警方的调查。不能不承认,阿末的背后,也有成千上万的巫统党员和马来人。对此,阿都拉和纳吉都心里有数,安华、林吉祥和聂阿兹他们心里也有数,都知道谁最终还是会出面圆场。

这样的结果并不难预料,但马华和民政都只有孤注一掷。这一回巫统反而捞了不少资本,一来在华社面前已经道歉交代了一番,也告诫有关方面不要得寸进尺;二来保护了阿末,对马来社会也有了交代;三来要怪罪就去怪罪媒体好了,反正那是个无头冤案;四来在目前最紧张的关头,《煽动法令》经此事受到了人民的背书,下次再拿来用时,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退出喊话当然不能当真
马华敢呛声,其实要拜托巫统的衰落。马华民政的领袖们,这阵子是左右为难。尽管基层不停喧嚣退出国阵,高层到底还算“稳重”,“退出”的话只能在华社和巫统两边喊喊,压根儿就不能当真,即便到了现在这种阿末不肯道歉的难堪局面,也是绝不能退出的。不过总是要给华社有个交代吧,于是许子根便用了个倒装句:阿末区区一个巫统区会主席,无权决定民政的去留;廖中莱玩了个偷梁换柱:为什么退出国阵的是马华,马华是联盟的创始人之一,应该退出国阵的是巫统。

真是太有创意了,仿佛他们留在国阵是为华社争气,是使命索然,那才是能代表华社与巫统抗衡的最靓姿态。不知子根和中莱两位准备在哪一届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上,联合发起开除巫统的提案?

如前所料,阿都拉回到槟城,巫统的风标便开始转向了。很多人期待着308和826之后,巫统迫于倒台的压力,再也不敢得罪非马来人。这次定会舍了孩子去套狼,把阿末拖出去斩了,提着他的脑袋交马华处置。马华掀起一场种族主义对垒种族主义的争执,“最后谁都不会是赢家”,阿都拉的话用在这里,一点不错。

家定“吐故纳新”策略见效
话至此,差点忘了马华党选已经打完二分之一,虽然大的风浪没有,不过黄家定两年来的“吐故纳新”策略大见成效,除蝉联之外略有点嚼头的是:

马青方面,霹雳林公子熙隆败给马汉顺,雪州谢国华败给高祥威,柔佛张秀福败给候振德,直辖区周连琼战胜林若辉、卓建国。妇女组方面,雪州王钟璇败给周美芬,柔佛林其妹败给曾亚英,槟州黄秀金败给陈清凉。

明显的,半决赛的落败正在打击B队的士气,甚至有人说蔡细历大势已去。这话或许说早了一点,但B队如果再不公布本身的菜单,声量也就日渐式微了。

魏家祥的马青总团长看来是天下无敌手了;周美芬的妇女组主席几乎也成了定局;署理总会长好象只有黄家泉和林祥才两人在争;总会长将在翁诗杰、蔡细历、冯镇安和蔡锐明4人之中产生。只有副总会长带点多角战的火药味,在廖中莱、黄燕燕、曹智雄、江作汉、陈财和、姚再添这6人中间选出4位,若不出意外,直接去掉后面的即可!这往后,或许还有谁又会冲进来,打总会长、署理总会长或副总会长,不过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反正说对了,也纯属巧合!

夕阳西下马华要狠捞一笔
916剩下没几天日子了,巫统上下人心惶惶,国会匆匆把好些议员使到国外去了,好让留下来的那些“原形毕露”。这一招当然是针对国阵议员。斋月里让兄弟们集体出国考察,会不会是雪上加霜呢!国阵的巫统老板们无心为“华人寄居论”的事儿和马华纠缠不休。阿都拉说阿末的谈话被误解,纳吉也表示道歉已不再重要。

到手的政治利益,就这样又溜走吗?黄家定这回冲着首相呛声了:“不能一句‘闭嘴’就噤声”。他怒斥阿末:“在补选演讲,大家直接了当谈大课题,怎可能还有人讲历史,到底居心何在”。翻开马华公会历史,只有人自行退党,还没人敢向巫统呛声。可今非昔比,巫统已夕阳西下,马华的政治资本也近乎破产,308和826已让马华遭遇来自后院——华社的猛烈唾弃。这或许是马华最后一个机会,在国阵倒台之前,大票捞取一次政治资本。

上星期天RTM2《你怎么说的》的清谈节目中,主持人晓慧问道,一些政治人物常爆出极端种族言论,是否为了捞取政治利益?是呀,那还用问嘛,而且不单是这些推出“种族言论燃料”的政治人物,也包括“煽风点火”的传媒,以及拼命“加油”的落败政党。看的出谁闹得最凶的,就是要捞取最大政治资本的那个。华人社会被种族情绪烧心,马来社会也不能幸免,最无辜的受害者就是人民。

在“寄居论”的事件上,有人不断“暗示”华社,只有马华公会这样单一种族政党的存在,才能为华人“出头”、“出气”。在中文报章上,每天都有人撰写文章,说几百万华人都在盯着马华,看这个代表他们的政党,这回敢不敢在巫统面前硬起来。在巫统跌落井底,焦头烂额,千疮百孔之际,黄家定吞下伟哥,将石头落下,重重地砸在他盟友的脑袋上……值得赞许,出道至今没这么硬过。

暗中放话指安华幕后操控阿末
马华放出消息说,阿末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其实是亲安华的人,他的言论可能是在帮着安华搞垮巫统。哈哈,好生奇怪呀,该不是“借刀杀人”吧,暗示安华和公正党是阿末“华人寄居论” 的幕后主使,要把种族情绪的火焰烧到公正党和民联的身上。

前阵子一些“怕输”的行动党人(怕输给马华和民政),也参与到报案的行列。不过安华至今不曾表态,公正党也没什么动作,连行动党也已大大地收敛。或许他们已看清一个事实,一些人和政党在捞取政治资本,借炒热种族情绪,为种族政党在308和826的败选开脱。民联表现出不愿意伤害华人感情,同时也不愿意伤害马来人情绪。这本应是一个多元路线阵营应有的正确态度和立场。

挑拨再灭火是种族政党存在价值
没想到阿末这个黄家定口中的“小人物”,竟把自己活生生地写进了马华历史。没人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发展,时局越不稳,马华越是创意无穷。不过有一点马华可以与巫统共勉,那就是要取得族群支持,靠的是挑起种族情绪,你挑我这边,我挑你那边,待把火烧大了,再由两党来灭火,这就是种族政党的存在价值,也是马来西亚半个世纪的政治写照。

我们的人民在种族关系上实在太过脆弱,才有巫统马华这么多年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果还不醒悟,真不如把英国人请回来再做我们的主人!写到这里,不免心升怜悯:唉,马华,尊严不是非在“寄居论”上拼个是非高低,而是诚心地把自己转变成一个多元理念和多元结构的政党,然后重新出发。不必顾虑,虽然这是痛苦的,但确是能让马华浴火重生的唯一一线希望。至于巫统,未来生死难卜,马华真要与它陪葬不成?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效忠党国,……创造公平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