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马华只管邀功不思正义原则

周二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上,成员党一致同意,将阿末依斯迈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处置。黄家定告诉华社,巫统领袖已接受国阵成员党看法,但碍于党章限制,只有巫统最高理事会才能做决定,而且首相向他保证会采取适当行动。

也是在这个会议上,阿都拉笑眯眯地握住许子根的手,劝慰他把心放宽,别为点小事茶饭不思,伤了元气。子根弄不清眼前这位国阵主席话说的深浅,只是呆呆地搭着阿都拉的手,期盼他这回能救民政党于水深火热之中。

阿末丝毫不理会巫统惩罚
周三,巫统最高理事会作出决定,冻结阿末依斯迈党员权益三年,也告诫所有国阵成员党,管好自己党员,不要发表过激和煽动性的言论。此外,还警告传媒,不得继续煽动种族情绪,更须为本身行为负责并作出解释。

这到底是个什么惩罚啊?媒体当真是云里雾里,简直滑稽透顶,阿末非但没道歉,巫统最高理事会一散,还由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陪伴,在巫统大厦就地来场记者招待会,这番待遇与刚刚宣布的巫统处分决定大相径庭。记者会上,阿末不仅坚持没错,更是嘲笑民政马华,早晚必自食其果。支持者们也全程高呼口号,扬言三年之后老地方再见。事隔一周,阿末即成了巫统升旗山区会的顾问。

巫统有下台阶马华有囊获
巫统的决定让华人社会一片哗然。《星洲日报》把标题登得斗大,许多人都觉得象块儿咬不动的月饼,被硬邦邦地塞进了嘴里。诚如黄家定所言,“巫统领袖已接受国阵成员党的看法……”,这也意味着巫统与其他成员党的看法并非一致,唯在目前的逆反环境之下,不得以接受成员党对阿末依斯迈的处置要求,以便让马华民政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顺便有个台阶可下,得以理由充足地继续留在国阵,免遭来自华社的猛烈唾弃,恰也符合巫统的执政需要。

黄家泉即时发表一篇文告,说阿末事件给各族人民一个启示,偏激狭隘的思想将摧毁各族辛苦建立的国家,全民应以阿末事件为鉴。此次风波也证明国阵精神的重要性,因为类似的敏感课题若不通过国阵管道理性处理,它将没完没了,可能演变为更严重和复杂的种族课题。

一个“错”字也没得,还能邀功
言下之意,马华已将这场风波息事宁人。他再再告诫华人,要在这个国家生存,马华是你们唯一靠山,国阵也是你们唯一选择。说话的人如非草包,便是脓包。要往马华脸上贴金,也得找个恰当的话题呀,阿末这档子事儿,马华发动媒体,卯足了劲要让这位发表“寄居论”的巫统小人物低头认罪,好请华人相信一回,只有马华能让马来人接受批评。可阿末这龟孙死不低头,连个“错”字也没留下。

巫统的最高理事会上,没人认为寄居的字眼冒犯了谁,而是一致认为某方面的议程才是故意挑起课题的根源。巫统给阿末的处分,只是为了满足马华民政借此捞取一些政治资本。巫统把阿末的“错”归类为没听从党领袖的劝告,没顾全巫统大局,因此这三年的冻结,被公认为是阿末为党作出的牺牲。

首相以内安令逮捕威慑四方
这一掩人耳目的“处置”虽封了马华民政的嘴,却在巫统和马来社会中引发强烈不满。阿都拉深知巫统内部对自己的“软弱无能”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必须有所动作来告示天下,既话语权仍牢控在他自己和巫统手中。赛哈密的内政部当即向《星洲日报》、《太阳报》及《公正之声》发出公函,要求解释出版执照不应被吊销的理由。与此同时,警方也策划了一项威慑行动,部落客拉惹柏特拉、行动党雪州行政院员郭素沁和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同一日在内安法令下遭警方逮捕。

阿都拉、纳吉和赛哈密是这项行动幕后的最高决策者,经充分评估了这项举措可能带来的后果,相信其意义并不在于把几个对国家安全造成所谓“威胁”的人士关押起来,而是要释放一连串威慑信号:一、告诉马来社会:巫统和政府并不是无能保护马来人利益,但是马来人必须从现在起给予巫统和政府更大支持,以维持种族势利的平衡;二、告诉反对阵营:不要再继续挑战巫统和国阵政府的容忍度,有内安法令的存在,民联夺权是不可能得逞的;三、告诉所有国阵议员:在国阵正处于危难关头,诸位必须站稳立场,不要自我断送前程;四、告诫所有国阵成员党:巫统将不会因压力而屈服,所有成员党须照游戏规则行事,若巫统地位失去充分保障,没有任何成员党能够侥幸过关。

借ISA各自回“家”捞好处
这类逮捕行动对马来社会及巫统内部的影响力往往立杆见影。阿都拉深知自己的威望在马来人心目中江河日下,308和826所累积的内忧外患,让他除面对来自马来社会和国阵成员党的双重压力,更要面对来自巫统内部的压力,甚至是敦马哈迪的死缠滥打。此外,民联的“变天”呼声不断,政权每天都喊“危在旦夕”。

按照巫统的历史观和逻辑,挑起马来人对非马来人的憎恨,动用专政机器,拘捕几个非马来人以便杀一儆百,的确能使马来人的情绪得到舒缓,拉回马来人和巫统党员对领袖的信心。同时也告诫非马来人,不要得意忘形,抗拒是没有好结果的。

马华对巫统这套把戏,其实可以倒数如流。对ISA拘捕记者陈云清,赛哈密说是为了保护她人身安全。这么一个龌龊的理由,让老二的脸往哪里搁?警方根本就找不出一个靠得上边的理由,故也不曾想长期扣押这位记者,只想为寄居论风波配上个平衡的收尾。警方行动尚未开始,马华高层一早就获知什么时候抓人,什么时候放人。马华虽不满却又无可作为,国阵大小政客皆暗示马华不如乘机表现一下。

只就陈云清邀功,其他免谈
第二天陈云清被放了出来,黄家定立马对传媒放话:马华已向首相阿都拉和副首相纳吉反映,同时也传达了群众与党员的讯息给正副首相,声援该名记者。因此,就上述事件,正副首相已经清楚接获有关的讯息及非政党人物的看法,他们听到这些回馈后,从善如流,决定在今日释放记者。他还补充说,这件事的祸首已受到其党的制裁,因此不要再重谈旧事,而是应该展望未来。

黄氏兄弟向华社邀功的本事果然不俗,他们不断提醒华人,只有马华能为他们出气,也只有马华能把他们从魔爪下解救出来。但是,当传媒要求廖中莱就目前仍遭内安法令扣留的郭素沁和拉惹柏特拉发表看法时,他却回避问题,哑口不谈这两人:“我们(马华)的立场是,记者是执行任务者,不应受到内安法令对付”。很明显,马华高层凡大是大非问题,永远立场暧昧,连人民进步党的卡维斯都不如。

高层们“敢怒敢言”了好一阵子,但在巫统挥舞内安法令大棒,扣押同是华人且手无寸铁的国会议员时,他们对阿末那份怒发冲冠的勇气早烟消云散了。拘捕行动在民间爆发公愤,几天后马华姗姗来迟的正义感才轻描淡写地点触了一下内安法令。

马华紧抓族群出气筒角色
黄家定说,马华坚决反对援引内安法令对付平民百姓。(不知在家定眼里,谁才不是平民百姓?)黄家泉说,国家领导人及国阵领导层没有计划援引这项法令对付无辜人士。(不知在家泉心中,是谁批准了这项行动?被捕的3人当中,谁是无辜人士?)廖中莱和冯镇安都不过是不认同逮捕记者的理由是“保护记者安全”。

从一些马华领袖的言谈中不难看出,谁肚里还算有点料,谁肚里装的尽是草。翁诗杰说,政府迫切需要重新探讨内安法令,甚至废除这项法令。蔡细历呼吁释放郭素沁和拉惹柏特拉,他说“公正是超越党派的,不管郭素沁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或拉惹柏特拉一直在批判政府,这些背景都无关至要”。不知他们这番声明有几分诚意,但在同一个事件上,与巫统部长再益相比,马华部长真是无地自容啊!如今马华公会皆是操守够滥、荒延无知、低级趣味、威信扫地的乌合之众。

文化是承载人类社会文明的介质,它能吞吐政治,也能超脱政治。中文报章亦是大马文化的一片丛林。即是丛林,也栖息着马华这群劣鸟。308让马华输得跟蔡细历好有一比,但华人社会对马华仍是怨之深,弃之痛。中文报章更少不了林中这群不争气的鸟闻。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沉淀后,民族怨恨和文化情义结依然缠绵如故。当内政部对主流媒体下达“寄居论风波”禁令后,中文报章又把热情转向了马华党选。相比之下,行动党的党选似乎不能与马华同日而语噢!

寄居论风波和ISA逮捕行动的确为马华注射了一剂强行针,当华裔把目光逐渐转投公正党和行动党的时刻,种族神经在猛烈刺激下,又让人们有回头拥抱这个族群“出气筒”的驱动,只因没有任何多元政党,不论是华基的还是非华基的,能提供大肆宣泄种族情绪的空间,唯有马华经营了这座“精神蓄水库”。

蔡锐明最后一博给自己交待
蔡锐明抓准这个时机宣布攻打马华总会长。以他当前这点儿势力,硬碰受A队当权派支持的翁诗杰,可说没什么胜算。三年前他以《新政治、新愿景和新马华》的竞选宣言硬撼林良实的徒弟黄家定。应该说过去那套宣言是个不错的新鲜思路,但马华政治游戏并不完全靠宣言取胜,对党内资源的争夺与分配,有时更要靠威慑、利诱、台底交易,又或者阵容谈判与选票交换。

蔡锐明与蔡细历、冯镇安、林祥才之间的协商始终没有结果,甚至可以说这两三个月来,根本就无法进入实质。但无可否认,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不让黄系的当权派轻易地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蔡锐明罗列了自己一大堆优点,告诉党员马华需要一位有经验的总会长;需要一位懂法律的总会长;需要一位不选择性对媒体讲话,并可用马来语公开批评巫统的总会长。这么看来,蔡锐明的确什么条件都具备了,甚至每样优点都比翁诗杰高出一筹。 他也提醒马华没有下一个3年了,人民不会再给马华公会3年来改变党的结构和理念。他信誓旦旦地说:“非常明显,马华的新一代希望通过要求资深领袖退位,从而能够接任。若他们在大选中表现出色,我就不会来,但我更爱马华”。

蔡锐明眼光果然尖锐明了,可他不理会新一代的诉愿,反而坚持一搏,算是给自己引退政坛做个最刺激最富有回味的交代。蔡锐明的出师,应该说也为蔡、冯、林三人解了围,因为这三人中间迟迟不能产生一位攻总会长的人选。蔡细历经过几番较劲,深知光碟事件是自己的致命伤,强攻总会长风险着实太高;林祥才硬撼翁诗杰,不仅鼓不起意愿,更加不是对手;冯镇安算有自知之明,了解自己非魅力型领袖,当然不作这种无谓的牺牲。

黄家泉失败指数暗地上升
攻打署理总会长的黄家泉以为有七成把握,因为胞弟黄家定两年多来在党内扶植的新兵或足以把他推上这个位置,可当下他的失败指数却在暗地里上升。这有几个原因:其一、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是“不太聪明”的人,即草包一个,也可叫脓包,由于毒素太重,常常信口雌黄,党员越来越不看好。其二、蔡细历已经宣布单挑,这两人落差太大,无形中蔡氏将吸引许多同情票。其三、至今为止,翁诗杰只说能与任何人合作,不曾公布任何承诺要与黄家泉搭档竞选,媒体往往喜欢自我诠释一番。其实黄家泉的“自讨没趣”很可能最终得到无情的应验。

副会长竞选将有激烈厮杀
陈国煌临门插足副总会长竞选,A队大将都出来为他站台打气,当然也是黄家定的属意。现在已经有7人角逐马华副总会长,如果冯镇安和林祥才均寻求蝉联,角逐的人将增至9人。不难看出,马华副总会长是一场惨烈的厮杀。廖中莱、曹智雄、江作汉和陈国煌这4位是黄家定菜单人马,将是少壮派中央代表力挺的人选;冯镇安和林祥才是B队大将,也是上届票选副总会长,在票源上肯定会与黄系人马形成拉扯;黄燕燕和江作汉虽属B队挑战派,前者有部长官衔在身,后者也官拜副部长,但两人的处境即微妙又尴尬,似乎还需在AB队之间浮游,寻求更多游离票的支持。黄燕燕干脆舍弃B队的阵容,与周美芬相互祝福,欲靠姐妹票取胜,对黄系当权派仍抱侥幸心理。至于陈财和、姚再添,则可以直接出局了。

浮华词藻掩不住政党衰亡
本届马华党选后,一些人(主要是老的)将为自己政治生涯划上句号,另一些人将重新开始规划党之未来。这阵子蔡锐明和蔡细历兜出最多观点理念,唯马华少壮派不会领情。事实上,用任何浮华词藻来粉饰这个衰落的政党都无济于事,因为它根本无法跨越自身结构的局限,去审视国家和规划未来。这个党只会继续以种族眼光看待政治,看待他族,看待周遭,看待一切。马华永远是巫统用作愚弄、欺骗和制衡华人的工具。去扫描一下蔡锐明、蔡细历、黄家泉和廖中莱这些人的脑组织吧,上面清晰地刻着:马华不随意改变,要继续做好老二,誓与国阵共存亡!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维护宪法,……保障民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