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5, 2008

种族政治夕阳下的马华

916越来越靠近,布城上空一片愁云惨雾。为政府部门供应餐饮的土著承包商们,都在抱怨这阵子生意惊人的冷淡。马华党选的新闻被峇东埔的补选压着,在各华文报章上,只能挂上个小角,甚至干脆“今日无消息”。

率领峇东埔补选马华助选团是个不讨好的差事,廖中莱却做了急先锋。308以前还不要紧,可之后,特别是巫统最近点燃连串种族争议怒火,就像律师公会论坛和玛拉大学开放10%学额的争议,在华人社会里激起了阵阵谴责声浪。

当初廖中莱把马华308惨败归咎于巫统,指希山举剑挑起种族情绪是败选主因。言犹在耳,如今峇东埔补选,他大呼华裔选民应支持巫统,说种族言论只出自小部分领袖,不反映国阵的政策。巫统候选人阿力夏对华人语言文化非常了解,马华会继续秉持国阵精神为巫统助选。

空洞理念唤不出政党新说辞
黄家泉也提醒选民不要“引狼入室”,大马多元民族和平相处是国阵所赐,各族相互尊重容忍才有稳定,若互相对立,不小心处理,国家就动荡不安。这便是国阵伙伴精神。马华就是这样一个政党,主义皆失,主意全无,不断自圆其说,天天转型,左三转右三转,全党上下怨声载道。

话说回头,916变不变天只有天知道。马华虽是人心惶惶,但对党内资源,个个依旧虎视眈眈。谁都知道,只有理念,缺乏党内支持,一切无济于事;没有理念,有了党内支持,也甘做梦里南柯。

至今为止,马华一直为空洞的理念寻求漂亮包装。千呼万唤,唤不出重描政党的新说辞。一批新生代对老一辈,甚至中生代领袖们,渐渐失去希望和信心。他们不理解,为何死抱单元政党幽魂不放,不给自己机会,投身多元振兴的大洪流中呢?

祖传政治功夫渐渐失效
那个星期天,爱FM、东方日报和隆雪华堂联办了一场“916变天”讲座会,代表马华的演讲嘉宾严炳寿律师,可说感触良深。“马华会退出国阵吗”?“马华什么时候退出国阵”?“马华为什么还不退出国阵”?

诸如此题,马华全无自择能力。多元主张一经提出,迅速沉淀下去。对此,颜炳寿的见解是,国家的种族政治,始于殖民地政府“分而治之”的年代,基于当时殖民利益考量,埋下了族群隔离式管理的种子,并让它茁壮成长。

严还说,延续了50年的种族政治,美其名曰为国阵模式的“多元族群政治”,现在已走到了历史尽头。马华若仍紧抱过去的祖传政治功夫,不做出适时的改变,走入历史只是时间问题。

马华无力戒除种族论述毒瘾
马华在巫统庇护下走了大半个世纪,整整两三代人的历史跨度。对巫统而言,马华的存在价值是便于其永久施行种族分化政策的需要,对巫统精英阶层最大的好处,在于永久控制瓜分国家资源。巫统的分化策略含三个层面:

教育层面:独立前,中国和印度移民一直保留着本身的语言文化。独立后,仍对语言文化有强烈的独立与继承诉求。在各族认同马来语为国语,伊斯兰教为国教,以及马来人拥有特殊地位的情况下,巫统便通过马华和国大党,利用资源分配便利,营造“争端-安抚-再争端-再安抚”的循环局面,掩盖巫统本身的策略议程。

政治层面:有了分化教育,各族群在意识形态上便达致了分制。被分化得最严重的就是普通百姓,这个阶层恰恰又是最大的选举票源。历届大选,巫统都与马华配合,对马、华、印族群,以精心策划的不同事件,分别展开心理攻势。巫统肆意划分选区,国阵内部谁分得哪几个国州议席,以及所有成员党派出的人选,都由巫统说了算。如此格局足以维持巫统世世代代的国阵统治地位。

经济层面:当今国家经济两大板块是国家税收和国企盈利,其中最大国企盈利来自国油。独立51年来,巫统掌权既支配这些收入,任何国阵成员党对资源的分配与去向无实权过问。巫统内部也由寥寥数人掌控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唯有超级富豪与合约说客是巫统精英圈中的常客,马华也不过是花瓶而已。

马华被自己长期维护的种族政治所害,308后无颜面对华社指其窝囊。华社要看马华敢怒敢言,基层不喜欢党最高领袖唯唯诺诺;草根声音上到区会就相对变弱了,再到州联委会就变成另一个音调。林祥才就曾暗示,只有跟巫统合作才能生存,指马华转型成多元政党是好梦难成。

颜炳寿感慨一番之后还是认为,马华若现在退出国阵,只会促成马来族群更趋保守激进,不仅嗷嗷待哺的两线制无法落实,甚至加速其死亡,国家政局可能朝向族群更加两极化发展。很明显,颜律师最终还得去迎合马华高层的意志,你如果与党的转型口号不一致,那么党选中你要何去何从呢?

平起平坐敢怒敢言的白日梦
马华已没有理念可玩了。无论是A队翁诗杰,还是B队蔡细历,没哪个赞成退出国阵,也不赞成转型为多元政党。看来能做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全面改革国阵结构和操作模式,成员党必须平起平坐,基于国家利益共同探讨国家政策,不能一党独大,别人只做跟班;二是敢怒敢言,敢做敢当。

可以这么说,头一件事是白日做梦;第二件事是梦魂颠倒。马华同志时常让人哭笑不得,AB队大将都要去除主从关系,与巫统平起平坐。这有何难,一脚退出国阵不就完了吗?国阵内和巫统平起平坐,靠什么啊?做白日梦吧!

敢怒敢言唱得最高调的就是B队的几员大将,身不在位嘛,自然无所顾忌。试问马华史上,谁人敢怒敢言了?翁诗杰的“干捞”吗?那也不过是触及了一个小小的贪污案,在国家政治、种族宗教、教育司法、经济政策等大是大非课题上,马华的声音比蚊子党还小。看看杨德利,不觉无地自容吗?

巫统夸口缔造紧牵马华动向
颜炳寿重复了民政党前主席林敬益的建议,让国阵成员党来个大合并,加强与巫统的谈判筹码,不受主从属性的国阵框架掣肘,不再做巫统跟班和乞丐。这话也就是说说,就算所有东马国阵成员党,加上西马的民政党和人民进步党全合并了,马华和国大党怕也是终身都要在巫统面前式微。

马华的中老领袖们,压根就不相信没了巫统马华还能生存。巫统朋友倒是常夸海口,说他们缔造(melahirkan)了马华,所以马华不可随心所欲。这话说起来虽霸道,不过进到马来人耳朵里,对巫统是倍加敬畏。

尽管308马华输得很惨,总算留下15个国席,巫统手上再分得4个部长和6个副部长,让马华如何舍得离开国阵。马华不谈理念,政治资本只有种族主义,如果再没了资源,未来还能有谁追随,这是元老和党领袖们无从替换的思维方式。

马华新生代已不再延续如此思维,不想永远忍受种族分化折磨。无奈教育与环境渊源,他们身上依旧保有深厚的种族情义结。虽然不断告诫自己放弃种族诉求,可一旦出现种族争议,潜意识下会本能地重新站回自己的种族立场。

利益当道,马华青年有志难伸
马华论资排辈,等级分明,才华青年要冒头并非易事。往往党领袖的年轻秘书才有提拔机会,待获一定知名度后,被安插于基层,再坐直升机上来,有的直接派上大选,只要赢了,摇身一变可进入高层。李三春(陈修信政治秘书)、黄家定(林良实政治秘书)、翁诗杰(李金狮政治秘书)、廖中莱(林亚礼政治秘书)、黄日升(黄家定政治秘书),都是这样上去的。不过多数人还得从基层熬起。

马青法律局主任颜炳寿指出,马青与时下青年脱节,必须注入新元素与活力。马华应重新考虑修改党章,成为一个多元种族政党,让认可马华的各族人士选择加入。当然,相对重要的是,马华应该有一个更明确的意识形态政治路线。他显然在指马华没有政治理念。

黄家泉的新闻秘书吴健南说,既然马华现在要转型走多元族群路线,却受党章规定只招华裔的限制,不如索性废除有关章节。否则,所谓多元路线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一个只供华裔参加的政党,基层就全是华裔,涉及的也全是华社利益,全是华人想法。虽说要照顾其他族群,但还是会以华人的角度出发。他甚至想好了马华的新党名:马来西亚国民党(Parti Kebangsaan Malaysia)。

马华巴生区会妇女组署理主席郑慧玲说,要吸引20多岁的年轻人加入马青,可马青领导人都超过40多岁,差距太大,年轻人会认为有代沟,甚至有人以党龄压制党内年轻人。她对马华转型的看法是,如果我们真正要走多元族群路线,就不要再捍卫华小。我们都去国民学校,和其他各友族的孩子们一起学习。

马华年轻一代虽有强烈转变意识,却被排斥在党的核心之外,他们的前瞻性理念遭当权派和保守派双面压制。有意竞选马青总团代表的年轻人,总是被上层挡驾和泼冷水,“你还年轻,慢慢等吧”。在当权派和保守派的角色上,马华和巫统并无本质差别,都是以利益为核心价值的一群。

九命猫叶炳汉眼睛最雪亮
被讥为政治九命猫的叶炳汉,就是四下不靠的可怜流浪猫。曾经一度手上拥有一点资源的人,突然间闲了下来,感觉很不适应,还想继续为党卖命,怎知总是遭党边缘化,甚至沦落到要靠郑安泉这样的人来高攀党的核心。翁诗杰两度选择有他在场的时候做重要宣布,那份感激涕零,仿佛马华从此有了救星。

叶炳汉大骂马华的“幽灵党员”和“金钱政治”,嘲笑历届领袖均无能解决幽灵党员问题,号称百万党员的马华,大选成绩竟不如行动党。所谓竞选行为守则也无法阻止金钱政治在党内泛滥。他说中央代表未必要按区会主席意志投票,而应代表基层草根。疑惑的是,中央代表都能领会草根意志吗?他再再要求代表们擦亮眼睛,投能带领马华走康庄大道的领袖,想必全党唯他一人眼睛最亮。

黄家泉或转战署理总会长

马华大批前辈及中生代,对朝气蓬勃的后起之秀视而不见,对改革转型呼声闻而不觉。一如往常,这届马华党选的焦点不在理念和路线上,而是不断重复巫统式的人身诋毁和马华式的菜单交易。A队借《星洲日报》以小道消息的方式,兜出一份由黄家定和陈广才牵线属意的中央高职菜单以探民意:

总会长:翁诗杰
署理总会长:黄家泉
总秘书(受委):廖中莱
副总会长:江作汉、曹智雄、陈国煌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
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

菜单的用意是让中央代表有个明确的投票取向,以便所有A 队人马能即刻出动拉票,也便于B队主动上门讨价还价,暴露弱点。这份菜单其实略有内情,黄家定对翁诗杰依然放心不下,顾忌他中选总会长后能否信守承诺,委任胞兄家泉为总秘书。于是把家泉和中莱掉换一个位置,确保胞兄不至阴沟翻船。

廖中莱现在的影响力连魏家祥都不如,对他而言,没有A队人马的支持,也就失去了一切。所以,现在不论是黄家定的话,还是翁诗杰的话,在他看来都是圣旨。峇东埔选举这件容易让华社反感的差事,也不得不授命领衔,为巫统助阵。

黄燕燕让出妇女组主席职位后,周美芬竞选上位本顺理成章。不过竞选未必包赢,周不愿先放弃雪州妇女组主席的位置,怕万一有所闪失,皆基层不保。

陈国煌、江作汉和曹智雄这几位人选,摆明是要稳住柔佛和霹雳票仓,以及让北马略有一点代表性。就照A队的如意算盘来打,这三位也坐不长久,顶多一届。

A队牌已揭开,B队阵容为明
如今A队的牌已揭开,B队仍未排好阵容。蔡锐明指马华公会已陷入“龙潭虎穴”;黄家泉要充当中央选举的“协调人”;翁诗杰继续揶揄蔡细历“都是性事惹的祸”;蔡细历则暗喻翁诗杰“道貌岸然却作人身攻击”;林祥才说未来马华领袖须具备“足够的政治理念”;魏家祥表明“不作强权应声虫,要当民意急先锋”。

夕阳西下,马华有比理念更痛的难言之隐。借翁诗杰的话说,“屁股决定脑袋”,“如果脱离国阵,本身必须要有本钱才能生存”。倘若年轻一代对马华没了信心,它的未来也就可想而知了。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行动一致,……树立马华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