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5, 2008

没AB队,讲你都唔信啦!

在遥远的中国有一条湘江,其西岸是闻名遐尔的岳麓山,山脚下有间岳麓书院,书院门外矗立着一座悠久的石牌坊,上面雕有四个大字:“天下为公”。说这个是因为昨晚手上又接到一册《蓝天快报》,封面人物一身清淡唐装,手捧《孔子评传》,背衬百科全书,嘴角微翘,聚精而不会神。他,就是即将卸任的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

“权位于我如浮云”……还真是被那画面感染,心升一道悲哀。联想起一百年前,孙中山为全中国人立下“天下为公”的表率,而今“家定从政一路走来”,也为马来西亚立下了“民主的历史典范”,实在“可歌可泣”。

还有件事也能让你体会黄家定的清廉似水和刚正如山。2006年4月7日,他应中国厦门大学之邀请,出席建校85周年纪念庆典,为该大学南洋研究院属下的马来西亚研究所主讲《马来西亚多元族群的政治》。当一名听众问他身为马华公会总舵主,对反腐败所持有的看法时,黄家定大侃一番马华打造健康政治文化之后,便引用中国前总理朱容基的经典名句:“准备了100副棺材,99副留给贪官,一副留给自己”,博得全场如雷般掌声。怎么样,这可不是棺材跌价,而是大马华裔的光荣啊,连友族都沾光,国家终于也出了位视死如归的反贪英雄。

慰留大戏摆乌龙假成真
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黄家定的辞职根本就是个大“乌龙”,说是新闻秘书搞错了时间发错了稿,原本是想通过媒体表达总会长目前意兴阑珊,既然部长职都已经辞了,总会长位置再做下去也不是滋味,索性先摆个辞职姿态,待党内同志们齐来相拥挽留时,再做打算。因为有了这出戏码,党选时才好名正言顺的再接受委托。

这把戏过去师父林良实早玩过了,副手陈广才也爽过一回,这次轮到自己玩,其实也是无奈。万没想到新闻一发布,不早不晚,正撞上安华鸡奸案爆撼,风头一下子被那厢抢了过去,跑来劝他回心转意的人竟寥寥无几,连媒体也没给他腾出一点空间,实在弄得心灰意懒,只好认了,还把广才也一起搭了进去。可怜那署理,怎就没人也赞他清白不恋官位呢,唉,家定是健康文化,广才是雪人溶化。

5年任期黄系茁壮成长
要说黄家定对马华公会一点贡献没有,倒也欠公平,至少,很多人欣赏他对总会长任期制,以及政府官职任期制度的改革。马华公会是一个硕大的沼气池,利益交换,权利争夺,乃至种族思维在这个污浊的化粪池中已经彻底发酵了。黄家定或许希望能把浑浊的沼气变成一股清洁能源,他以为只要老的去了,换上一班年轻人,马华便会团结一致,朝着正确的思路挺进了。黄家定从来不喜欢富有挑战思维的人,像翁诗杰、蔡细历、蔡锐明、陈祖排、林祥才等等,这些人他都不喜欢,他不喜欢太有主见的人,他喜欢别人听话,这一点无疑是从马哈迪和林良实那里学的。

5年的时间足以让黄家定把他的假想敌阵营拆得七零八落,他相信如今不可能再有谁能在他铺好的权力版图上称霸一方了。黄家定自己提拔的人,像自己的哥哥家泉、中莱、家祥、国忠、日升、美芬等,多多少少已经把黄系拉成了一个大派系,甚至一些如叶炳汉这样的元老,也想方设法甚至通过郑安泉这样一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人来靠拢黄系。

区会选举对手依然出头
然而马华区会选举的结果,却让A队的黄系感觉不那么乐观。照理说,该做的也都做了,可是不该出头的人到底还是出头了。蔡细历那块儿老姜就不说了,这是意料之中,那并不要紧。当初炸弹才爆出一粒他就应声倒下了,现在又做东山再起的梦,真不知死,后面还有好几粒更劲的没爆呢,随便一粒不把他炸成蒙古女郎,也能直接让他在刑事法典377条文下,享用几年免费的咖喱饭。

在黄系看来,冯镇安这回没被拉下来确实是个遗憾,都做了那么多届的副总会长和部长职了,说起来政绩平平,也没什么超人魅力,早是时候让位给年轻人上了。比他更年轻有为的黄总会长都没眷恋权位,此人已如厮老态,退下来本可以继续享受党安排的俸禄啊,这等人就是视权如命。
蔡锐明在上届中央党选就已经较过劲了,明知总会长这个位置与他根本就没有缘分,为什么就那么想不开呢。看看敦林,人家游山玩水,饮酒会友,日子过的有多潇洒。这时候,就算争得了一个区会主席又如何,谁还会围着他这位过气元老找机会呀,何况蔡氏现在与其他领袖的人缘也不怎么样,在柔佛基层连三分天下也谈不上。但蔡这个人对政治始终无法释怀,他甚至愤怒道:有幕后黑手阻我上京!

令人费解的还有,林良实两个公子居然双双胜出了,这到底是什么因素在发酵呢。人说林公子长于吃喝玩乐,华语功力欠佳,没什么服务政绩。但两人如此轻骑而过,到底是黄系过于轻敌,还是敦林疏通有道呢。区会开打前,记者不去采访两位公子,反是问林良实对儿子们参选是如何看法。这位老佛爷笑而避答,只说祝他们好运,从脸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突显他信心满满。

陈祖排居然也找了个救生圈游过了河。他从前不得志,现在只怕也没有机会得志了。这么一个夕阳人物,时不时喜欢出来搅局,自认别人整不死他,这回算是再冒出头了。不过有点难看的是,这个中央代表是以最低票过的关,是不是意味着马华党员早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了。陈祖排倒是个沉得住气和敢讲话的人。区会选举一过,他反问记者:“谁说马华没有分AB队?已分的这么明显,还说没有分派?这已罔顾了马华的现实”。

小辫子被握,难硬起来
前一回说过马华的AB队是怎么分出来的。黄家定在马华中委会中很含蓄地加以否认,事实上蔡细历和翁诗杰全都收到了讯息。蔡氏现在开始大谈竞选理念了,他说马华不仅要敢怒敢言,也要敢做敢当,不能做哑巴政党,必须在大课题上表明立场,特别是要专注在政治、经济和教育三个领域。马华领袖不应该是在外义正词严,讲到鼻孔生烟,到了内部却又噤若寒蝉。马华应针对兴权会、司法危机、治安、通胀、外劳激增等大课题及时表明立场,而不是只着重于开更多的补习中心,谈终身学习,让人民反感。

蔡细历的这番言论已经把A队阵营顶到墙壁上了。马华向来不敢公开触及大课题,因为在这些大课题上,国阵政府从来就是由巫统说了算。这种情况事实上也不会因为308政治海啸而有实质上的改变。不是马华或民政没有尝试,而是从政体的结构和制度上证明是无法改变的。所以让马华去触及兴权会、鸡奸案、司法危机、新闻自由、外劳泛滥等大课题,实际上就是让马华与巫统做互揭疮疤和针锋相对地恶斗,这是第一个不可能。

巫统面前背脊没了骨髓
马华要如何敢怒敢言,不作哑巴政党呢?当初巫青团员硬闯卢国诚办事处逼他道歉的一幕,想必马华党员都还记忆犹新,卢最终是道歉收场。今天的魏家祥因一条手机短讯,被巫统控制的英文报纸《新海峡时报》以“性、录影和马华…”为题,大字符登出头版头条,还付上这位副教育部长照片,旁述写道:魏氏,马青总秘书,卷入了与中国学生的…,他与前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蔡细历一样将被迫辞职…

照理说,友党之间实在不该玩这么损的游戏,可魏家祥又奈他们如何呢,最后还得靠上司希山慕丁为他正名。其实,魏家祥是报了警,剩下该由警方宣布是怎么回事,但巫统故意把事情添油加醋地渲染,让魏氏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慨。希山说他和魏家祥认识已久,知其为人,这项指责对魏有欠公平。魏对希山这番话自然是感激涕淋。不知希山认识蔡细历有多久,知不知道蔡的为人又是如何。记得不久前曾有一位巫统的部长,因在酒店调戏女侍应生,被人报了警,可就是没有一家媒体敢爆出这位部长的大名,就连马华和张晓卿控制的华文媒体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这就是马华的悲哀,人家踩了你,你还要对人家感激不尽,该不是脊梁骨被人抽去骨髓了吧。谈敢怒感言,不作哑巴政党,这是第二个不可能。

蔡细历专拣做不到的来说
话说回来,有一点蔡细历倒是有过一个交代,那就是他的‘敢做敢当’。马华领袖基本上都是做选择性的“敢怒敢言”,鲜少有敢做敢当的。马华的“内外”之分,也是个颇有意思的概念。“内”是指的内阁或国阵内部,外则是指华社。蔡细历说马华对着华社是义正词严,鼻孔生烟;对着内阁或国阵则是噤若寒蝉;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华社这边比较好欺负吗?换个角度看,是不是巫统也在外鼻孔生烟,在内还是鼻孔生烟呢?这倒真是一个谜了。上届马华的四位部长,蔡氏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对他所说的马华噤若寒蝉并无怀疑,但是蔡做为寒蝉部长之一,并未交代为什么会是这般沦落,难道是巫统为他们每人都注射了过量的性爱K他命?

蔡细历这招是釜底抽薪,他知道什么事情是马华领袖能做的,什么是做不到的,因此专捡做不到的事情来说。308过后,华人社会中有一股继续发酵的情绪,把对政局乱象,通货膨胀,甚至对巫统的不满,全都发泄到马华身上。蔡氏倒蛮善用这股情绪,挑战现任马华内阁部长和国会议员们,到国阵和内阁去大放厥词。他知道马华这些同志没谁愿意引火烧身,换上任何一个马华部长,在内阁和国阵里面永远都是寒蝉。所以此言成了蔡氏的独家竞选口号。当然,这也是第三个不可能。

漂亮台产口号包装派系
蔡细历能发挥的地方不过如此了,与A队阵营不同的是,在他的药方里面没有落下太重的多元汤料,而是公开倡导马华首先要关注华人利益。虽然他和巫统都属同一个恩师所教,但多少还算不那么虚伪。蔡氏公开调侃黄家定搞的转型:“如果我们重建品牌和改革马华,马华领导层就须与党员及华社紧紧相扣,不是发表空洞口号,例如你我可能不明白的漂亮中文口号”。他还说这些都是跟台湾学的。

翁诗杰这阵子不谈宣言或纲领之类的课题了,马华的所谓“单元政党走多元路线”已在市面上被人批得体无完肤了。翁敢怒敢言那一套似乎也被蔡细历抢占了风头,要拉开嗓子跟蔡氏比音量,可能是自讨苦吃。最近魏家祥的绯闻一闹,A队阵营备受困扰,几位大将都不得不公开出来为小兄弟“护航”。说到这里又想笑了,因为“护航”这两字真的很好用,它比“挺”字来得既含蓄,又平稳。A队还很创意地把“派系”翻译成“团队”,把“利益结合”翻译成“相同理念”。

廖中莱说,我们需要团队的领导层,不要分派系,不管谁挺身要为党服务,都必须视党为一个可共同合作的团队。魏家祥附和道,派系存在的说法并不正确,因为竞选者确实获得一些中央代表的支持,所以不能被视为AB队。翁诗杰再表示,尽管过去不曾采取伙伴方式竞选,但这不代表他是孤单一人,或没有“工作”伙伴。马华需要一个团队,而不是个人团队,过分谈论个人团队,最终会导致党选不安宁。

江河日下马华派系依然
魏家祥被巫统报纸爆炒绯闻的时候,整个团队大将都出来护航。

黄家泉说,我想这不是真实的事情,我深信以魏家祥为人及专业资格,加上他担任副部长一职,是不会牵涉到这类的问题,有关指责对他不公平。翁诗杰也说,如果要揭发的东西不是最近发生的事,现在才替天行道岂非太晚了一些吗?廖中莱又说,诬蔑魏家祥者除了进行人格谋杀,也是在进行政治谋杀。

到底指整个马华为一个团队,或领导层为一个团队,还是上面几个人为一个团队呢。也不知黄家泉对魏家祥的判断原则是否对蔡细历也适用。总之,你信不信马华没有派系?信不信马华不存在AB队?信不信马华党员之间的合作竞选,全是基于相同的理念,而不是相互的利益?对这些,林良实一语道破:讲你都唔信啦!

马华公会在当今大马华人社会心目中,已经越来越没地位了,剩下的仅是一丝丝的华人情结。到今天这样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党依然摆脱不了利益至上的陋习。不论是虚伪的A队,还是赤裸裸的B队,都无法坦荡地走出时代的困局。不知马华公会的年轻一代还在等什么,不要再只为单一种族而斗争,尝试为你出生的国家和全体人民而斗争吧。在历史长河中,马华公会只不过是一片浮云。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民主自由……团结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