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8, 2008

黄家定留下的烂摊子

黄家定宣布引退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实不难看出,如果他坚持续任一届,下届总会长的位置还是稳坐的,只不过前途将是一片茫然。

马华在308大选惨败之后,黄家定也尝试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包括不入阁当官;将4位马华部长送入内阁;以后座议员身份在国会发表大篇幅反传统建议;调整马华州联委会主席职位;提出“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马华转型策略;推出“民主、民权、民生、民愿”的马华核心价值;以及组成元老委员会调查澄清“铲除异己三人小组”等等。

然而,在这一系列举措之后,既不能把马华从失败的阴影下拉出来,也无法重新理顺马华与巫统及国阵的关系,更不能为马华找到一个真正可能转型的方向。

暂且不去评价黄家定如何伟大,如何勤奋,如何正直,如何清白,如何不栈恋权位,但至少有两点他肯定是欠缺的,一是欠缺大智慧,二是欠缺大胆略。反过来说,他如今在马华党内的受支持度相对其他任何一位领袖仍是最高的,他对于马华的生存基础以及马华在国阵中的地位应该看得最清楚,他于在位的马华领袖当中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但为何不趁机大刀阔斧地提出并领导所谓“转型”,而是找准时机,三十六计“走为上”呢?

马华转型进退失据
在308政治海啸之后,就已经有人预言种族政党将走向没落,多元政党将为马来西亚政治注入新的活力。一部分人民也期待着这场大选确实能够教训一下国阵,让各成员党考虑走多元开放的路线。然而以族群政治为根基的政党,在经过一番自我审视之后,不约而同地肯定只有继续种族政治,才是其政党生存的必要条件,其中也包括马华公会。

早前在回应要求马华转型成多元政党的时候,林祥才就一语道破:“多元种族路线还需要时间,其中语言就是问题。马华还有很多老党员只会中文,但在老党员退出后,新党员都是中、英文混杂,不管你喜不喜欢,马华往后会成为一个中英文语言的政党”。 虽然林祥才只道出了一半,但确是一个最直接而实际问题,当然它的实质也就是:马华自己人可以讲英语,可以讲华语,就是不讲国语。马华党员可以信佛教、基督教甚至什么教都行,但如果是信伊斯兰教就显得怪怪的。这话可能说得散了一点,深层的意思是什么,看得明白的都心照不宣。看得出,民意之下,马华并不能直面否认多元政治的思潮,但将马华转型成多元政党,无异于政治自杀。

多元种族路线仍被排挤
今年5月国会首季开会不久,翁诗杰就抓住黄家定在国会抛出反传统建议的时机,表示马华必须改变以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斗争宗旨,否则将面对在国家政治版图上销声灭迹的风险。他接着还抛下一句:“我不排除这议程可能会引起党内保守派不满,以保存马华的传统;我也知道这可能导致有心人士加以利用,以在党选期间造成我失去党内的支持力量,但我仍坚持立场”。

果然不出所料,翁诗杰的言论在党内几乎受到包括总会长、副总会长、马青团长等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的一致否定。如若不是所发言的时机洽逢民意支撑,只怕马华党内早容不下这粒沙子了。翁诗杰说话的时候总是信誓旦旦,在党内一片否决之下,也就只好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吱声了,甚至在总会长宣告即将退位时,主动表示后黄家定时代将延续马华“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转型方针。

总会长候选人难觅
从今年国会首季开会到现在,马华在国内政治舞台上的地位日渐式微,甚至连媒体都感觉在淡忘这个组织。 黄家定和陈广才同时宣告引退,为媒体捎来一点兴奋剂,可吊诡的是,不论媒体如何绞尽脑汁,开出什么样的搭配,似乎都满足不了人们的猜测,也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有人干脆列出了所有有望出头的人物,居然发现要在马华要员当中找一个总会长的材料,比巫统还难。马华素有政治九命猫之称的叶炳汉就坦率指出,这是第一次马华总会长要“找人来攻打”的情况。

不妨将有望晋升的马华人选列出来供诸君参考:

翁诗杰-有形象、有能力、有智慧、缺胆量、缺基层实力
蔡细历-有道德污点、有能力、有智慧、有胆量、有基层实力、有强大党内敌人
蔡锐明-有能力、有一定基层实力、过气领袖
黄家泉-有总会长光环保护
冯镇安-表现平平、过气领袖
林祥才-没形象、表现平平
黄燕燕-安娣水平
廖中莱-形象年轻、表现平平
魏家祥-形象年轻、缺独立政见
叶炳汉-过气领袖、缺少党内支持

综上所列,这些人选猜测可先排除:蔡锐明、冯镇安、林祥才、黄燕燕、叶炳汉。

魏家祥竞选马青团长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朗。

剩下只有翁诗杰、蔡细历、黄家泉、廖中莱4位有潜力的人物。

黄家泉此时也不再奢望做总会长,他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只要能保住总秘书,留在马华党内应该说是最安全的。只有在其他三个人都宣布不选或只有其中一人竞选的情况下,黄家泉或许会考虑更上一层楼,但都不如原位稳当。

蔡细历要么不选,要选就是总会长。蔡氏目前无官一身轻,发言可以没有顾忌,他可以趁势鞭挞巫统霸权,可以发表一个改革马华的大方案,不但从马华内部,甚至从华社和华文媒体上争取支持。然而蔡氏必然面对黄氏势利的激烈打压,也必须面对道德污点的纠缠,甚至还没有闯出柔佛就可能碎尸万断了。

廖中莱竞选副总会长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偏偏有署理总会长的空缺在向他招手。他做为马华内阁部长之一,这个位置不但是没有对手了,而且比总会长的位置绝对来得更安全。因此就算有人推举,他也肯定无意竞选总会长。

翁诗杰准备捡烂摊子?

马华总会长的位置看上去非翁诗杰莫属了。翁诗杰是个聪明人,不论他内心多么想坐上总会长这个宝座,他不可能不明白黄家定为什么要“放下”,他不可能不知道一旦他接过这个烫手山芋,他也很可能马上也就来到自己政治寿命的终点。明眼人不难看出,自从走入高教部与巫青团长希山慕丁过招,由高教部长慕斯达化在内阁替他道歉之后,翁诗杰的言语已经凌磨角钝,大大收敛。在评论任何事件的时候,可以声嘶力竭夸夸其谈,但绝对让你找不到中心思想。这么一个烂摊子,谁捡了都是吃力不讨好,而翁诗杰却偏偏处在明知山有虎,绕道也不行的尴尬境地。

黄家定求去的解释其实有三:第一,选准最佳时机脱离苦海。既然马华已经回天无术,以其让后人耻骂,不如先摘下廉明清白的美誉,将烂摊子甩给别人收拾。第二,将这艘根本不可能转型的笨船让给翁诗杰掌舵,黄家定和陈广才都送他一句祝福。假如翁诗杰接了,他有胆量在国阵内部带领马华与巫统抗衡吗?他能实践他的亢锵之声把马华转型成一个多元政党吗?他能在当前这样一个反风延续的大环境下,又要走多元路线,又要凝结华人的力量,又要与巫统合作,又必须与民联纠缠,还要照顾资深马华党员的利益,同时也要拿出惠及全民的政绩吗?很明显这绝对是天方夜谭。第三,让黄家泉避开锋口浪尖,保存实力,继续掌握组织命脉,却不必领军打仗。万一翁诗杰有这样的造化,渔翁得利的也是黄氏派系。因此,先是金蝉脱壳,再是借刀杀人,最后是以逸待劳。

马华未来崎岖暗淡

亚洲大趋势研究所创办人冯久玲是第一个为马华提出转型的人,她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并提出马华公会可以逐步开放给那些能说华语的马来西亚人,而且要小心处理,千万不能有种族沙文主义者的影子。总之,听起来好象还是怪怪的,因为马华公会里面本来就有好些人不会讲华语。不知马华到底重的是血统、文化、宗教、语言、肤色,道德,或是政治理念。

马华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它必然是随着时代的演变而进化或被淘汰。马华是依赖巫统的生存而生存,只要巫统还在,就算是行尸走肉,马华还不至于现在就从地球上消失,但是如果马华胆敢与巫统决裂,那它还能有几天气数就不得而知了。马华若继续单元种族路线,就意味着继续走60年的老路;马华以单元种族政党走多元路线,即所谓“全民共治,各族分享”,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权宜之策,不但将失去更多的政治版图,而且将名正言顺地沦为巫统乞丐;马华能否实现像翁诗杰所说的那样,成为一个全民多元的政党,只怕届时不但许多马华党员变得痛心疾首和无所适从,就连整个华裔社群肯定都尚未做好心理准备。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马华是民族先锋,……国家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