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08

翁诗杰“不结盟论”自欺欺人

迦玛

那个闷热的下午突然接到一通电话,告知马华中委会紧急开会了。五个小时的沉长会议,要每位中委表态,到底有没有卷入坊间盛传的新AB队的暗中结派。准卸任总会长黄家定神情肃然,一夜间白发升上半圈,愈显苍老憔悴。准卸任署理总会长陈广才看上去目光呆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会后的记者汇报会上,总会长以低沉的语气告诉媒体,中委会今日特别讨论了此事,一致认为,马华已很努力去摆脱派系的现象,并成功进行整合,根本没有明显的派系存在。

黄家定要媒体勿揭派系斗争
听不懂话,看不懂动作,实在是传媒的疏忽,要么就是后天发育不全。会议期间,林祥才始终把目光盯在自己的桌面上,眉头深锁。冯镇安则随着总会长声明的要点,时而大笑,时而自我苦笑。的确,黄家定的这番表态,在有些字眼上值得斟酌。其中“一致”、“整合”、“明显”这些词一定要读懂。说“一致”,恰是惹得冯镇安大笑的原因;“整合”就是指过去A队B队的人马早已打乱了,现在根本分不清谁是A,谁是B了;“明显”就是指派系虽然有,但并不明显。整句话就是想告诉媒体,马华已经努力地在做了,请别老是揭马华派系斗争的底,这不公平,总要给政党留一点隐私空间吧。

翁诗杰形容媒体已经把政治新闻娱乐化了。其实,媒体本来就有这样的功能。政治人物很喜欢黑箱操作,那媒体就只好钻山打洞,挖一点新闻,再把它炒热。其实这对马华是件好事,新闻炒热了,报纸就卖得多,马华和张晓卿口的袋里也就更肥了,还时不时能提醒民间马华公会的存在。假如政治人物说海水是红色的,结果媒体也跟着说海水是红色的,这样久而久之,媒体会失去受众群的。

豪气迎战背后有黄家定撑腰
翁诗杰高调宣布问鼎马华总会长,当头点醒了远在柔佛的蔡细历。翁诗杰的这个举动,是想让那些有意问鼎党内第一把交椅的人早点现身,要么你知难而退,要么你站出来接招,大家都在明处,凭形象凭口才,凭传媒和民间的支持度,这种大阵仗的格斗,就算蔡细历敢站出来,也让他先矮下半截。

翁诗杰对林良实的介入,表面上不屑一顾,直叫他放马过来。这番胆量与豪气,不是因为林良实下台已久,也不是因为黄家定陈广才的双双隐退,而正是因为翁接到了黄系伸过来的橄榄枝。翁诗杰没有否认在他宣布问鼎总会长之前,与黄家定和廖中莱三人之间有过会谈,那次他辩解道:“我们确实是有见面,是在昨日中午前,但不是密谈,是明谈”。他也说,3人对话的过程有触及总会长宣布不蝉联的声明,但却不涉及马华未来接班人课题,因为那由不得他们来掌控,也不应由任何人来掌控。其实密谈也好,明谈也罢,重点是到底谈什么,没人知道。

不过从那之后,便有了黄家泉表示护航,翁诗杰问鼎总会长,廖中莱不排除攻打署理,以及魏家祥要攻打马青总团长等一系列动作,整个马青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一切不单是蔡细历看在眼里,就连敦林良实、蔡锐明、陈祖排等,这些本已打算远离政治的元老们,都对此嗤之以鼻。不要以为林良实只会游山逛水,喝酒会友,弄孙玩宠,江湖中人自有一套江湖规矩,最忌讳的就是过河拆桥。黄家定能有今天,难道不是敦的一手提拔吗?今天林熙隆公子只是屁股想粘一下马青总团长的小座,难道这也不给三分薄面吗? 林良实并没有老人痴呆,他相信两个儿子当中总有一个真命天子。因此,他要笼络前臣,招军买马,推蔡细历上位,以重振江山。

翁诗杰被自己“不结盟”绑死
翁诗杰一再声明,自己不会指定任何人为其角逐总会长的竞选伙伴,避免别人认为政党就是搞派系。他为自己拟下“三不原则”,彰显“不结盟”的豪迈韬略。不过黄家定和翁诗杰双双犯下了一个兵家大忌,那就是把话说得太绝,没给自己留下后路。

政治就是拉党结派,组成一党便结成一派。没有党派,何来政治呢。这么一个浅白的道理,翁诗杰不可能被自己浪漫的个人英雄主义所忽略,黄家定也不可能被自己做官做人的清白守则所束缚。相反,他们是以没有钦点,没有竞选搭配,没有拉帮结派的烟雾来遮人耳目,侍机晃过对手。他们自己做着的事情,既不想让别人知道,更不希望别人偷师效仿。蔡细历在远处阴冷地从嘴角对着翁诗杰挤出一句凉冰冰的祝福,转过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在区会选举中率先拿下峇株巴辖区会主席,轻松取得进军中央领袖党选的入门票。

虽然光碟事件让蔡细历伤得体无完肤,但黄系在柔佛也只夺下半壁江山,另一半始终还在蔡氏的势力范围。蔡氏的冒头是个不祥的征兆,于是翁诗杰借《星洲日报》向他放话说,担任公职者也有道德制高点,而这涉及社会道德规范,因为他们是面对人民与群众,所作的事都离不开社会道德规范。这些话无疑是要刺激蔡氏那段不光彩的回忆,警告他最好还是提裤而逃,否则可能继续受伤,甚至被道德铡刀斩首。

蔡细历联B队打团队牌默备战
蔡细历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他揪住翁诗杰信誓旦旦对外宣布“不结盟”的死承诺,大声喊出:通过团队重建马华!蔡氏说:“党需要有效率的团队,发挥高度集体合作、集体负责的精神来执行任务。如果我无法做到这点,就不会竞选任何高职”。玄外之音:好你个翁诗杰,“不结盟”可是你自己说的。还有你黄家定,没有钦点,没有派系也是你自己说的,将来翁、廖、黄、魏等等,你们这些人最好相互保持点距离,我倒要看你们有多清高,能做多久的和尚吃多久的斋。

当下,黄系和翁诗杰自然是掌握了马华党内的主要资源。目前A队要拉拢的对象也基本上是少壮派。蔡细历只有柔佛的半疆势利,要夺权肯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其实他与林良实的眉来眼去非三五日的功夫了。林良实的公子和蔡细历的公子,都有强烈的从政愿望。在黄家定的心目中,别人家族搞政治都不是健康的政治文化。过去的AB队确已不复存在,但是黄系的发家,让那些被冷落已久的老将,以及摸爬滚打了十几载的各路诸侯看在眼里,是深深地恨在心上。在林良实这位国阵老臣的感召下,元老们一拍即合,水到渠成地汇成了B队。千万别对B队不屑一顾,那也是一支很有经验的队伍,这次他们默默地积极备战,行事低调地要在全国区会选举中虎掷龙拿。他们甚至成功让翁诗杰频频受到各种消息和言论的滋扰。碍于高调问鼎总会长时的“不结盟”承诺,翁诗杰只有招架之势,毫无反扑之力。

翁诗杰更精于处理巫回密谈
祸不单行,马华这边才刚开始厮杀,又传来巫统与回教党密谈的消息。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本是民联,却也让马华脸上烧得火辣辣的。马华部长纷纷出来发表谈话,向华社表明马华的无奈。整个就搞不清自己是谁的廖中莱,呼吁华社来个大团结,都团结到马华的周围,否则华人的利益将没有保障。黄家泉也微言大义地告诉华人:“巫统和回教党的分歧就是建立回教国的最终目标,而巫统因为对其他成员党的承诺,拒绝接受这个激进的回教理念”。在这个关键敏感的课题上,翁诗杰说,“马华也可以和行动党会谈”。言下之意,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你们不在乎友党的感受,又何必跟你那么不离不弃呢。显而易见,廖中莱黄家泉两人的政治智慧远在翁诗杰的层次之下,难怪黄家定不得不请出“独行侠”统领A队黄军。

翁诗杰可说是马华公会里的佼佼者,他的过人之处是没有仅满足于在华小学到的那点中文知识,而是肯花气力修辞正音,提升中文语境。他博览群书,学贯中西,善长与媒体互动,主动把握政治时机,在执政圈内长袖善舞。话说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翁诗杰的咬文嚼字,在许许多多只有华小中文程度的市民心目中,简直就是妙语连珠,甚至高深莫测,不论听没听懂他说的什么,冲着他在荧光屏上慷慨激昂的表现,就先给他打了个满分。那边厢把他的话听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报刊记者们,个个不好意思打破沙锅问到底,只好先赶回自家恶补中文,因为生怕写错了方向,所以凭着对时局和总编胃口的把握,拟出华人爱看的新闻稿,战战兢兢地给总编递上。

借直选倡议备下台阶博同情
对于蔡细历的蠢蠢欲动,此刻的翁诗杰只好横下心,绝一死战。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他又抛出“马华应直选总会长”的建议。翁不是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建议,根本就是纸上空谈。因为直选是需要修改党章的,这届党选之前哪还有机会修改呀!不过这个建议可谓一石二鸟。翁知道这些年来,尽管黄家定在马华控制的某些媒体对他暗地实行封杀,然而凭借个人魅力,加上与媒体的良好互动,使他冲出重围,在华人社会中搭建了自己“马华最后一颗良知”的正面形象。

不过民间归民间,马华党内的人可不见得都这么看他。有人甚至奚落地说,别看他在电视里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样子,他那么高的个子,见了黄家定都是前鞠后躬,一口一个总会长、总会长的。翁很明白,尽管有黄系A队的力挺,但这帮初生之犊,哪够那帮三朝元老根深基厚啊。 万一有什么闪失,便成了结党营私的受害者,到时总得有个台阶好下吧,这是第一鸟;翁也明白,2188名马华中央代表,再加上区会主席、国州议员、上议员及马华中委,这些人有多少偏向黄系的A队,又有多少会投靠林系的B队,现在来个判断还为时尚早。因此,借“直选”的课题,博得民间同情与支持,也借此影响中央代表的投票取向,这是第二鸟。

翁要以中文辩论踩扁蔡细历
与此同时,翁诗杰再抛出候选人应该针对一个议题进行公开辩论的建议,明显的是要隔空激蔡细历单挑。马华以马来语公开辩论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因为马华不能失去自尊和民族特征,如果用马来语辩论大家都没有这样的语境,根本就是怪怪的,甚至自己党员们既听不懂也说不出。马华的公开辩论如果用英文辩当然可以,不过又有点丢人,弄得似乎在证明马华的中文人才凋零,或是华教搞得很失败。还有一点是马华最忌讳的,那就是如果用英文公开辩论,马来人和印度人就都能听得明白,想要发挥一点沙文主义,甚至狠批一下巫统霸权都很不方便。因此,用中文来公开辩论是最可取的。这也正是翁诗杰所希望的,如此一来,他就能向踩蚂蚁般把蔡细历扁成“我来也”(肉干)。

蔡细历深谙自己的弱点。蔡氏与翁诗杰本没有什么恩怨,翁在马华是家喻户晓的独行侠,过去的党争岁月,翁屡屡绝处逢生,是因为他从来不曾对党的最高核心职位构成威胁。今天黄家定和翁诗杰唱起了双簧,黄是利用翁来抗衡蔡细历,可是蔡氏又如何能咽下光碟之辱那口气呢。蔡细历早把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好你们这班下三滥的,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那就休怪小弟直言贾祸了。他也对翁诗杰大喊:“马华若要成功转型,绝对不能靠个人力量”。这时候,发出阵阵冷笑的不止是蔡细历,在远处还站着林良实、林祥才、蔡锐明、陈祖排、冯镇安、黄燕燕等人,他们都笑得那般阴冷却又淡定。

A队以极创意“护航说”解围
翁诗杰这回象是吞下一根骨头,梗在嗓子里了。都怪当初的一念之差,为自己戴上了一个“不结盟”的紧箍咒。“当我说没有所谓的搭档及团队,意思是我们没有营私结党,没有个人团队,个人的团队就是搞个人的‘山头’主义,我们只有马华的团队”。翁诗杰的这一描,可是把自己越描越黑了。幸好这时A队的马青出来解围,说要为前任总团长翁诗杰及后任总团长廖中莱两人护航。哇赛,差点没笑个人仰马翻,黄家泉的“护航说”还真能派上用场,连翁诗杰和马青都乐此不疲地使用,应该为造出这两个字的A队智囊颁个创意大奖,绝对与火箭有一拼呢。

马华公会号称百万党员是一点不“假”,吧生谷一带,只要捡一粒石子扔出去,落下就能砸中5个马华党员。全国191个区部,就有191个称霸一方的诸侯。马华党选永远是各路诸侯争夺党内资源控制权的殊死搏斗。理念、纲领、方向、能力,这些东西对马华来说,全是次要的。

言归正传,其实民主选举和结派竞争是政治上的孪生兄弟。一个理念苍白的政党,就算它占有某些资源,也不可能为人民带来多大希望。相反的,一个充满理念,光明磊落,公正不阿,胸怀宽阔的政党,就不必惧怕竞选、搭档、甚至派系,人们因为理念而结派竞选,又因为揭晓胜负而言和归队,达致新的团结,这才是健康的政治文化。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煌煌的党训……爱国的天职”……

Tuesday, July 22, 2008

翁诗杰的两难

迦玛

沿着敦陈贞禄和东姑阿都拉曼的共和联邦足迹,翁诗杰在大不列颠阴雨绵绵的伦敦泰晤士河畔百般冥思之后,还是决定回来拥抱黄系阵营,从此他要淡出人们对 “独行侠” 的记忆。

上回说道来届马华总会长非翁诗杰莫属。马华组织内部,除了一些象吴健南、胡渐彪之类的年轻人,尚能为这个公会带来一丝朝气外,人才凋零已经到了青黄不接的地步。我不能说翁诗杰问鼎总会长宝座的决定“对”或是“不对”,因为任何一个决定,对他都存在明显的利弊。

虎视眈眈的蔡细历
总会长宝座如果翁诗杰不坐,当下还有一人想坐,他就是蔡细历。也曾设想“蔡翁配”,其实蔡细历坐“总”,翁诗杰坐“署”未必不是一个好方案,因为蔡氏可以带过立功,真做了总会长,反而没了包袱。他的胆量比翁牛,魄力也比翁狠,他立场鲜明,或许能再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让马华大刀阔斧转型改革,大声在国阵对巫统喊话,堂堂赢回华社尊敬。另一方面,他也可以把华人种族主义发扬光大,在面子上与巫统分庭抗礼,私底下再向巫统北面称臣,百计千谋取回华社尊敬。

只可惜蔡细历被他的政敌(黄系)伤得太深, 他们恨不得蔡氏快点消失。当然,蔡氏有过一些政绩,也有过不少败笔,例如黄明志事件他做了巫统的帮凶,以及他在处理政府医院在小钰珊截臂责任事故中的傲慢态度。观察蔡氏的以往,会发现他很难跨出自身思想意识的局限。因此,蔡氏若拿不出新鲜务实的改革纲领,他的参选就是飞蛾扑火,就算爬得出柔佛,也难免再次被人扯掉底裤的厄运。

翁诗杰言论的解读
不论你信不信,事实上翁诗杰竞选总会长就是黄家定的属意。要读懂翁诗杰其实很容易,越是他信誓旦旦说的话,那你就从反方向去想,试试以下面的方式解读吧:

翁诗杰说:“黄家定在宣佈不寻求蝉联时说,他没有钦点或内定人选接任总会长职,确实是没有。这次我做的决定并没有人对我耳提面命。”

解读版本:黄家定没有钦点,不过已经点头了,我就是下届的总会长人选,你们从黄家定的肢体语言里没看出来吗,这和钦点不一样,非要说得很明白吗?

翁诗杰说:“我的作风是如果原任者寻求蝉联,我绝不考虑,但现在的情况是原任者不寻求蝉联。”

解读版本:我考虑得很清楚,黄家定陈广才如果要蝉联,我便不轻举妄动,因为我自知不是黄系的人。除非黄系的人挺我,那是另外一说。

翁诗杰说:“我向来只问本身的理念、愿景及我能为党做什么,尤其是在当前的逆境中,敢不敢和如何去做,我不会考虑谁会来,谁不会来的问题。”

解读版本:我必须考虑好,究竟谁会真正站在我一边,除非是背水一战,否则我不可能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作赌注,来谈什么理念呀,愿景呀,为党做什么之类的大道理。

翁诗杰:“我做事一向都是该说的时候说,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不需要左思量,右思考。”

解读版本:我已经过深思熟虑,现在正是时候必须出手,否则晚矣。媒体,你们别忘了加上一句,我翁诗杰有我风格,要让人们知道,我靠的是个人魅力。

——依此类推。
翁诗杰矛盾的内心是可以理解的。在马来西亚,参政的高峰应该是坐上一党之党魁的宝座,而最终的顶点则是一国之首相,不过后者对翁诗杰而言只不过是幻影。“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或许可解说成一般现代政客真实的内心写照。

“我正式表态,我准备在当前的逆流中面对考验”。唯独这个短句,没有翁诗杰的第二个解读版本,他必须面对三大考验:

政治纲领的考验
和蔡细历一样,翁诗杰如果提不出一套新鲜务实的政纲,其威信将被大打折扣。一位领袖如果没有自己独树一帜的见解和高瞻远瞩的策略,他将无法重拾全体党员甚至关心它的民众们的信心。咬文嚼字是翁诗杰的嗜好,回避中心思想也是他的特长。长此以往,他说的话就越来越没什么人能听得懂了。

马华公会从来不乏擅长造字创词的书生,从其《蓝天》特刊中便可略现踪迹。但不论是谁,想拟出一套有模有象样的政纲,并非易事。原因很简单,简洁明了正义至上的多元政党方案对马华太苛刻,用不起。巫统式的种族主义单一政党方案于马华太龌龊,也用不起。所以翁诗杰必须把何国忠博士、魏家祥博士、严炳寿律师、郭义民主任、甘德政主笔等人凑在一块儿,重新拟一个面子上很“多元”,骨子里又很“华裔”的新政纲。但最好不要沿用黄家定的,因为那个“转型”实在太搞笑。

谢诗坚博士就说过,马华的转型是一个‘怪胎’,我说它是葡萄胎。你看什么四大核心价值,转型方向,滑稽的要死。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中间,丢掉民族,加入民主和民愿,明显的纯粹在讨好选民。政党本应为民众指明前进方向,你搞反了,以民愿来引导政党的方向,诸位试想,如果一部分民愿欲向东去,另一部分民愿要往西行,那马华要何去何从呢?

全民共治=不治
马华的转型方向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全民共治’等于不治,治国应该是人民代议士和政府的责任啊!私家侦探峇拉前后做了两份宣誓书之后,突然消失,全民都很生气,难道全民都出门去找他吗?赛夫说自己的肛门受了侮辱,全民都很惊讶,不过连马华都不愿插手去“治”,又如何‘全民共治’ 啊!试问,在马华尚未提出“全民共治”之前,究竟是由谁在“治国”呢?所以,马华的‘全民共治’是一幅仅供观赏的抽象画。

‘各族分享’更是把种族政治发挥得淋漓尽致,你想想,阿都拉、黄家定、三美威鲁三个人分享,就各族分享了。这和新经济政策只惠及了极少数马来精英及其华裔朋党不是如出一辙吗。

造词也要有个说法,马华不如来个“朝野共治,人人分享”,人民选出的朝野国州议员,还有国阵中央和民联5州政府,当以人民的福址为依归,携手共治;让人人分享国家的资源和利益,包括上苍赐给我们的土地、石油、水和空气等等,管你是什么种族,特别是要分享国油的巨额盈利!

派系斗争的考验
上一回也说道翁诗杰很难回避竞选总会长,还说道署理总会长的位置正在向廖中莱招手。看上去似乎是按马华的现状而顺理成章地演进,其实黄家定的这个属意,正在一层一层地浮上台面。308败选过后,翁诗杰的交通部长可说是自己赚回来的,黄家泉的房屋部长是弟弟钦定的,廖中莱的卫生部长是总会长自己的官位换来的。黄家定宣布隐退后,先是黄家泉出来表示今后护航,再是翁诗杰宣布问鼎总会长,接着廖中莱公布不排除攻打署理,三个马华部长的动作难道是不谋而合吗?

黄燕燕突然宣布要攻打总会长,明显的只是为了出来搅局。黄燕燕的部长位置其实也非黄家定所属意,她是靠国会议员加副部长,再加副总会长(妇女组主席)的级别做上部长职位的,也可以说是自己赚来的。黄家定真正属意的人是周美芬。可惜周美芬的灵北区国会议员被行动党的奶油小生潘俭伟生抢豪夺,不然那个妇女部长的位置就已经是她在坐着了。

紧接着翁诗杰又宣布了一个“三不”原则:不跟风;不对别人的参选说长道短;对自己参选的决定,绝不诿过于人。翁告诉媒体,他不会对“与谁结盟”的事情透露任何口风,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接下去请注意看,黄系将是力挺翁诗杰的主力,这是默契,翁已接受黄家定的属意,甘冒风险驾驶马华这艘大笨船,也不过为了尝尝第一把交椅的滋味。长远看,廖中莱、黄家泉、魏家祥等人才是实际的受益者。但没有黄系挺他,翁诗杰还不至于天真到以为马华是靠魅力竞选总会长吧?

林良实介入让党争再起
至此,马华新派系已见雏形,新派系也进一步印证了郑安泉所引发的“马华铲除异己三人小组”并非空穴来风。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过去AB队的战友今天面临重新洗牌,反目成仇,组成新的AB队。即便翁诗杰与黄系达成默契,在整个党选过程中维持“不结盟”的中立形象,但是林良实系列的卷入,必然导致翁诗杰失去平衡,最终公开与黄系的攻守同盟。

林公子熙隆有意成为马青总团长,但黄家定却不卖师父的账,黄所属意的人是魏家祥。这或许正是林良实串通亲信,密谋组成新阵营与黄系争夺党职和领导权的原始动力。如果林良实在一个月之内,甚至两个星期里面,能说服他从前的部下和爱将们,参与到以蔡细历为前锋的竞选阵营里来,蔡细历必将很快作出竞选总会长的宣布。

如此一来,翁诗杰的算盘可能就打错了,因为马华将可能出现一场更严酷的党争,与上次发生在党选投票之前不同,这回党争将正好落在党选投票期间,而且很大可能是AB分明,没有庞大的中间派。这样,区会选举也必定是刀光血影。

国阵分裂的考验
过去,巫统马华都有个不成文的传统,那就是要向对方公开喊话的时候,就通过青年团这个喉舌。这两个政党的领袖有好多都是在这个阶段,各自透过种族争议捞取政治资本。一旦升上党的高层,便转变口气,改换形象,表现中庸,行事圆滑。

翁诗杰在这一点上也不可能有什么突破。巫统在你门前大讲维护马来人利益,马华就得向华人解释说,他们维护巫裔利益但不伤害他族。奖学金固打从10对90调整到45对55,魏家祥说是华社的好消息,凯里说是马来人的坏消息,翁诗杰说这不是零和游戏。其实零和就是零和,干嘛要说得那么装模作样,要想不玩零和,就必须从根本做起,检讨种族分化的根源。

独立50年过去了,国阵也走到了分裂的边缘,到不是觉得马华会拿出勇气脱离国阵,反觉得巫统因马华无法获得华裔支持,而对马华鄙视透顶,恨不得一脚把它踹出国阵,让它在外面醒醒。要不是民联与国阵对峙,让行动党有了本钱,巫统要招安的对象,更有可能不是回教党,而是行动党。

翁诗杰不得不选边站
翁诗杰在国阵内代表马华与巫统的角力,是他若当上了总会长的后话,但届时如果他的表现连黄家定也不如,又或者他的政见还总是徘徊在华小拨款、奖学金固打、拿回教法恐吓华社、对民联鸡蛋里面挑骨头、以及内部协商政治等等,那这么一个跛脚总会长,结果只能是自我断送“马华最后一颗良知”的英名。

马华党争即将拉开帷幕,翁诗杰万万没料到林良实这个时候再度隐现江湖。黄家定如果公开挺翁,那非钦定、非属意之说就不攻自破了,且有损他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名声。最后,廖中莱、黄家泉,以及马华所有的副部长、所有的州联委会主席统统会出来挺翁,到那时谁在A队(黄系),谁在B队(林系),就一目了然了。

林良实和蔡细历的胜算有多大,待所有中央代表选出后将日渐明了。黄系的既得利益者目前已经排好座次。很多不在座次之内的人,即便属于黄系,都还有游离到B队的可能性和空间。这个时候谁还讲大局,讲党的团结,讲如何转型,讲国家政局,讲通货膨胀,讲民权民愿,那他脑子就可能烧得不轻了,就不太象一位真正的马华党员,至少欠缺马华文化。

时光进入2008,马华小施光碟政治,巫统重掀肛门战役,这些文明人的游戏已经让马来西亚国耻当前。近日,大马电视台直播了一场激烈的世界华语大专辩论决赛,学生们辩论的命题正是 “我们处在一个文明的还是野蛮的时代”。赛终的点评人,中国教授赵林说了一句话:“文明人要是野蛮起来,比野蛮人更野蛮”。 回忆起有一晚在马华“全民辩翻天”上目睹的慷慨激辩,那一刻,文明和野蛮已经彻底模糊了……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我们共同奋勇前进,……披荆斩棘”……

Tuesday, July 08, 2008

黄家定留下的烂摊子

黄家定宣布引退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实不难看出,如果他坚持续任一届,下届总会长的位置还是稳坐的,只不过前途将是一片茫然。

马华在308大选惨败之后,黄家定也尝试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包括不入阁当官;将4位马华部长送入内阁;以后座议员身份在国会发表大篇幅反传统建议;调整马华州联委会主席职位;提出“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马华转型策略;推出“民主、民权、民生、民愿”的马华核心价值;以及组成元老委员会调查澄清“铲除异己三人小组”等等。

然而,在这一系列举措之后,既不能把马华从失败的阴影下拉出来,也无法重新理顺马华与巫统及国阵的关系,更不能为马华找到一个真正可能转型的方向。

暂且不去评价黄家定如何伟大,如何勤奋,如何正直,如何清白,如何不栈恋权位,但至少有两点他肯定是欠缺的,一是欠缺大智慧,二是欠缺大胆略。反过来说,他如今在马华党内的受支持度相对其他任何一位领袖仍是最高的,他对于马华的生存基础以及马华在国阵中的地位应该看得最清楚,他于在位的马华领袖当中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但为何不趁机大刀阔斧地提出并领导所谓“转型”,而是找准时机,三十六计“走为上”呢?

马华转型进退失据
在308政治海啸之后,就已经有人预言种族政党将走向没落,多元政党将为马来西亚政治注入新的活力。一部分人民也期待着这场大选确实能够教训一下国阵,让各成员党考虑走多元开放的路线。然而以族群政治为根基的政党,在经过一番自我审视之后,不约而同地肯定只有继续种族政治,才是其政党生存的必要条件,其中也包括马华公会。

早前在回应要求马华转型成多元政党的时候,林祥才就一语道破:“多元种族路线还需要时间,其中语言就是问题。马华还有很多老党员只会中文,但在老党员退出后,新党员都是中、英文混杂,不管你喜不喜欢,马华往后会成为一个中英文语言的政党”。 虽然林祥才只道出了一半,但确是一个最直接而实际问题,当然它的实质也就是:马华自己人可以讲英语,可以讲华语,就是不讲国语。马华党员可以信佛教、基督教甚至什么教都行,但如果是信伊斯兰教就显得怪怪的。这话可能说得散了一点,深层的意思是什么,看得明白的都心照不宣。看得出,民意之下,马华并不能直面否认多元政治的思潮,但将马华转型成多元政党,无异于政治自杀。

多元种族路线仍被排挤
今年5月国会首季开会不久,翁诗杰就抓住黄家定在国会抛出反传统建议的时机,表示马华必须改变以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斗争宗旨,否则将面对在国家政治版图上销声灭迹的风险。他接着还抛下一句:“我不排除这议程可能会引起党内保守派不满,以保存马华的传统;我也知道这可能导致有心人士加以利用,以在党选期间造成我失去党内的支持力量,但我仍坚持立场”。

果然不出所料,翁诗杰的言论在党内几乎受到包括总会长、副总会长、马青团长等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的一致否定。如若不是所发言的时机洽逢民意支撑,只怕马华党内早容不下这粒沙子了。翁诗杰说话的时候总是信誓旦旦,在党内一片否决之下,也就只好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吱声了,甚至在总会长宣告即将退位时,主动表示后黄家定时代将延续马华“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转型方针。

总会长候选人难觅
从今年国会首季开会到现在,马华在国内政治舞台上的地位日渐式微,甚至连媒体都感觉在淡忘这个组织。 黄家定和陈广才同时宣告引退,为媒体捎来一点兴奋剂,可吊诡的是,不论媒体如何绞尽脑汁,开出什么样的搭配,似乎都满足不了人们的猜测,也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有人干脆列出了所有有望出头的人物,居然发现要在马华要员当中找一个总会长的材料,比巫统还难。马华素有政治九命猫之称的叶炳汉就坦率指出,这是第一次马华总会长要“找人来攻打”的情况。

不妨将有望晋升的马华人选列出来供诸君参考:

翁诗杰-有形象、有能力、有智慧、缺胆量、缺基层实力
蔡细历-有道德污点、有能力、有智慧、有胆量、有基层实力、有强大党内敌人
蔡锐明-有能力、有一定基层实力、过气领袖
黄家泉-有总会长光环保护
冯镇安-表现平平、过气领袖
林祥才-没形象、表现平平
黄燕燕-安娣水平
廖中莱-形象年轻、表现平平
魏家祥-形象年轻、缺独立政见
叶炳汉-过气领袖、缺少党内支持

综上所列,这些人选猜测可先排除:蔡锐明、冯镇安、林祥才、黄燕燕、叶炳汉。

魏家祥竞选马青团长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朗。

剩下只有翁诗杰、蔡细历、黄家泉、廖中莱4位有潜力的人物。

黄家泉此时也不再奢望做总会长,他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只要能保住总秘书,留在马华党内应该说是最安全的。只有在其他三个人都宣布不选或只有其中一人竞选的情况下,黄家泉或许会考虑更上一层楼,但都不如原位稳当。

蔡细历要么不选,要选就是总会长。蔡氏目前无官一身轻,发言可以没有顾忌,他可以趁势鞭挞巫统霸权,可以发表一个改革马华的大方案,不但从马华内部,甚至从华社和华文媒体上争取支持。然而蔡氏必然面对黄氏势利的激烈打压,也必须面对道德污点的纠缠,甚至还没有闯出柔佛就可能碎尸万断了。

廖中莱竞选副总会长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偏偏有署理总会长的空缺在向他招手。他做为马华内阁部长之一,这个位置不但是没有对手了,而且比总会长的位置绝对来得更安全。因此就算有人推举,他也肯定无意竞选总会长。

翁诗杰准备捡烂摊子?

马华总会长的位置看上去非翁诗杰莫属了。翁诗杰是个聪明人,不论他内心多么想坐上总会长这个宝座,他不可能不明白黄家定为什么要“放下”,他不可能不知道一旦他接过这个烫手山芋,他也很可能马上也就来到自己政治寿命的终点。明眼人不难看出,自从走入高教部与巫青团长希山慕丁过招,由高教部长慕斯达化在内阁替他道歉之后,翁诗杰的言语已经凌磨角钝,大大收敛。在评论任何事件的时候,可以声嘶力竭夸夸其谈,但绝对让你找不到中心思想。这么一个烂摊子,谁捡了都是吃力不讨好,而翁诗杰却偏偏处在明知山有虎,绕道也不行的尴尬境地。

黄家定求去的解释其实有三:第一,选准最佳时机脱离苦海。既然马华已经回天无术,以其让后人耻骂,不如先摘下廉明清白的美誉,将烂摊子甩给别人收拾。第二,将这艘根本不可能转型的笨船让给翁诗杰掌舵,黄家定和陈广才都送他一句祝福。假如翁诗杰接了,他有胆量在国阵内部带领马华与巫统抗衡吗?他能实践他的亢锵之声把马华转型成一个多元政党吗?他能在当前这样一个反风延续的大环境下,又要走多元路线,又要凝结华人的力量,又要与巫统合作,又必须与民联纠缠,还要照顾资深马华党员的利益,同时也要拿出惠及全民的政绩吗?很明显这绝对是天方夜谭。第三,让黄家泉避开锋口浪尖,保存实力,继续掌握组织命脉,却不必领军打仗。万一翁诗杰有这样的造化,渔翁得利的也是黄氏派系。因此,先是金蝉脱壳,再是借刀杀人,最后是以逸待劳。

马华未来崎岖暗淡

亚洲大趋势研究所创办人冯久玲是第一个为马华提出转型的人,她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并提出马华公会可以逐步开放给那些能说华语的马来西亚人,而且要小心处理,千万不能有种族沙文主义者的影子。总之,听起来好象还是怪怪的,因为马华公会里面本来就有好些人不会讲华语。不知马华到底重的是血统、文化、宗教、语言、肤色,道德,或是政治理念。

马华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它必然是随着时代的演变而进化或被淘汰。马华是依赖巫统的生存而生存,只要巫统还在,就算是行尸走肉,马华还不至于现在就从地球上消失,但是如果马华胆敢与巫统决裂,那它还能有几天气数就不得而知了。马华若继续单元种族路线,就意味着继续走60年的老路;马华以单元种族政党走多元路线,即所谓“全民共治,各族分享”,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权宜之策,不但将失去更多的政治版图,而且将名正言顺地沦为巫统乞丐;马华能否实现像翁诗杰所说的那样,成为一个全民多元的政党,只怕届时不但许多马华党员变得痛心疾首和无所适从,就连整个华裔社群肯定都尚未做好心理准备。

风还在刮,渐渐的,往事只能回味:“马华是民族先锋,……国家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