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4, 2008

林敬益“乞丐论”让华社悲痛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昨日发表评论说,执政联盟国阵成员党民政党顾问林敬益最近发表“乞丐”论,对华社无疑是当头一棒,既痛又悲。
  该报评论员陈宝卿说,痛,是因为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在国阵近半个世纪,今日终于承认,他们和巫统并不是平起平坐、享有同等地位的伙伴。巫统永远是主人,而这三个政党,50年来,一直在扮演‘仆人’的角色,现在竟还进一步沦为“乞丐”。
  悲,是因为马华、民政和国大党的领导人,竟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族群,做了数十年的“乞丐”?要不是在这次大选靠人民的力量给国阵一点教训,华人和印度人“丐帮”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抬头。
  她指出,乞丐,在华社眼中,是个极度羞辱的名字,竟出自林敬益之口,深具讽刺。林敬益领航民政党26年,四分之一世纪不算短,倘若在任时勇于对巫统的傲慢态度和政策偏差严加鞭策,不平等的政策或早已纠正。今日才来发表消极的“乞丐”论,徒为人民增添心头之恨,实无正面意义。
  她说,民众心中最大的怨恨,莫过于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竟让华印族民众,做了半个世纪的“乞丐”?不仅如此,更让人忧心的是,国阵成员党的地位若已沦为“乞丐”,华印族群在这个多元社会的地位,恐怕比“乞丐”还要不如。
  另一方面,反对党民行党森美兰州亚沙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发表声明说,林敬益一语道破了国阵成员党这50年来在国阵政体下的尴尬处境,即巫统一党坐大,让各成员党必须以求乞的方式共处,导致华印族被边缘化。
  他说,民行党一直以来抨击的国阵成员党“乞丐政治”,终于在林敬益口中获得证实。林敬益不应该再眼睁睁看着未来的接班人延续“乞丐”式的政治诉求。国阵成员党若有骨气,就应该退出国阵。

Tuesday, May 13, 2008

來場由下而上的思辨

周秀惠

民政黨全國顧問林敬益週日(5月11日)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坦承在過去50年,國陣一直是巫統一黨獨大,其他成員黨在國陣內的地位猶如“乞丐”,常常必須以乞求的方式與巫統合作。

我不知道林敬益說這話的時候是甚麼心態,那些還在國陣體制內的成員黨領袖聽了又有何感受,不過,我想應該會有很多人聽了跟我一樣,心有戚戚焉。

以前老強調在國陣內協商的林敬益為甚麼會發出國陣成員黨地位猶如“乞丐”般的言論,代表民政黨在內閣當了數十年部長的林敬益如果不是因為民政黨在308大選中遭到前所未有的慘敗,他還會不會說出這番話?

更糟糕的是,若林敬益說的乞丐論屬實,半個世紀以來,一直相信並支持馬華及民政的廣大選民不也就被騙了半個世紀?而且還必須等來一場政治海嘯,所有的謊言才會被戳破。

當然,對很多有識之士來說,國陣成員黨在國陣內與巫統的合作不平等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敬益的乞丐論也不過就是再一次證明這種說法並非偏見。這也是為甚麼很多人認為,馬華及民政在308大選慘敗後應該退出國陣,不應繼續留在國陣內苟延殘喘。

既然馬華與民政等成員黨在國陣內的地位猶如乞丐,大家也都說應該馬華民政應該退出國陣,但為甚麼領兩黨的領導人絕口不退出國陣?說難聽一點,可能是因為輸得不夠徹底,絕定黨路線的領導人還有官做,自然不會主動放棄權勢。

馬華與民政號稱是民主的政黨,黨內也有各層級的選舉,雖然在一些層級的選舉中,也存在人為操縱因素,但基本上也還有由下而上的民主形式,不過一講到黨的鬥爭路線,卻是一種由上而下的領導及指示。

馬華與民政黨黨內都存在派系,特別是馬華,派系之爭猶為嚴重,但引起派系之爭的,往往不是因為不同的鬥爭路線,而是權位的分配之爭。在每一場黨選中,我們看到那些要角逐大位者提不出願景,以致選舉淪為個人前途及利益的爭奪戰。

民政與馬華黨選在即,加上又恰逢兩黨在大選中遭到前所未有的大慘敗,所以,與其透過媒體痛批老大巫統如何霸道不講理,還不如回到黨內進行深刻的反省,並透過黨代表大會,檢討黨的鬥爭目標及路線,當然,最重要還是要讓黨內暢所欲言,高高在上的領導們必須放下指導的身段,聽聽別人的聲音。

黨內存在派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派系要鬥爭的不是黨的理想與路線,而是個人的榮華富貴。

總而言之,馬華與民政早已不乏由上而下的指導,但在此關鍵時刻,兩黨更迫切需要的,恐怕是一場由下而上的思辨。

Monday, May 12, 2008

竟做了半个世纪的“乞丐”

陈宝卿

308大选带来的效应之一,是让许多政治人物有机会畅所欲言;以前不敢说的话,现在从积压已久的心胸一箩箩地倾倒出来,其中不乏首相阿都拉上任近5年来,一直渴望聆听却又没有机会听到的真心话,当然,更多的是政坛常见的“行话”、应酬话或废话。

普通小市民,说话如果不分轻重、隨时畅所欲言,都可能惹来风波;国家、政党等级管理国家大事的领袖,一言可以兴邦,若是隨口妄断天下是非曲直,恐要天下大乱。

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退休的政治人物固然可以大言不惭,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一些字眼用得不当,也会带来无穷后患。

民政党全国顾问林敬益平日是个直肠子,现在无官一身轻,不但接受报章访问,还频频在电视荧幕亮相,言词尖锐辛辣,引人省思,亦风趣詼谐,惹人笑噱。

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林老严批马来人特权毫无意义、拒绝马来人是主人,其他少数种族是僕人之论;他批判一些巫统领袖態度傲慢、滥用权力;他预言由巫统主导的国阵合作模式迟早会被人民唾弃,国阵若不愿意改变,可能有3个可行的方案来取代巫统的势力;他甚至认为,当局援引煽动法令对付部落客是错误的。

这些像反对党人语调的话,若是他在位时期,敢敢向前首相马哈迪或现任首相阿都拉大声说出来,一言九鼎,非但很多人的命运要改写,今日的政局也不至於如此了。

更重要的是,马华、民政和国大党,更不至於会像林老所说的,在国阵里的地位宛如“乞丐”。

“乞丐”之论,对华社无疑是当头一棒,既痛又悲。

痛,是因为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在国阵近半个世纪,今日终於承认,他们和巫统並不是平起平坐、享有同等地位的伙伙。巫统永远是主人,而这3个政党,50年来,一直在扮演“僕人”的角色,现在竟还进一步沦为“乞丐”。

悲,是因为马华、民政和国大党的领导人,竟眼睁睁看著他们的族群,做了数十年的“乞丐”?要不是在这次大选靠人民的力量给国阵一点教训,华裔和印裔“丐帮”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抬头。

“乞丐”之说,对前路茫茫的民政党而言,更是將之推向万丈深渊的一记重击。

乞丐,在华社眼中,是个极度羞辱的名字,竟出自林敬益之口,深具讽刺。

林老领航民政党26年,四分之一世纪不算短,倘若在任时勇於对巫统的傲慢態度和政策偏差严加鞭策,不平等的政策或早已纠正。今日才来发表消极的“乞丐”论,徒为人民增添心头之恨,实无正面意义。

民眾心中最大的怨恨,莫过於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竟让华印裔民眾,做了半个世纪的“乞丐”?

不仅如此,更让人忧心的是,国阵成员党的地位若已沦为“乞丐”,华印族群在这个多元社会的地位,恐怕比“乞丐”还要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