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08

马华的变“性”手术

迦玛(Jamaluddin)

独立前10年,不谙华语的马六甲峇峇商人陈祯禄,与左翼马来国民党人共同领导了一场人民力量中心(PUTRA)和全马联合行动理事会(AMCJA)的宪制斗争,打碎了英国人企图长期统治马来亚的梦想。

去殖民与马华的关系
恼怒的英国人在1948年实施紧急状态法,大肆逮捕进步左翼,圈建华人村,围剿马共势力。苦思管理华人之策,英国最高专员亨利?葛尼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马来亚华人公会”作为巫统伙伴的概念。

1949年,由华人富商发起的“马华公会”呱呱坠地。英殖民者在政府内,为巫统和马华安排部长职位,企图予人本土化的印象。在全球反殖独立运动风起云涌的浪潮下,英国人察觉是时候为撤出马来亚做后事安排。

1955年联盟成立,便有将马来人事务归巫统管,华人有马华,印裔有国大党的构思。英国人希望借此制衡各族群民众及确保后殖民时代英国人利益的延续。英国人放手后,其属意的继承者们获得了殖民政府遗下的政经资源。早在殖民政府母体内,富裕华商缔造的马华与马来官僚贵族凑成的巫统就已结下不解之缘。

巫统厚待和呵护马华
大半个世纪来,巫统、马华可说是“胞兄难弟”。联盟执政后,巫统便盘算要如何在未来大选中处于永久不败之地。1969年大选,联盟遭重挫,马华惨败,民行民政大胜,显示马华其实无法代表华人多数。林苍佑当初接受巫统招安时,毫不掩饰把马华挤出联盟的企图,然而巫统仍委任多个部长职厚待马华。巫统深信多元路线政党不是其施行种族议程的理想伙伴。

马华历来就是在巫统的呵护下生存,历届大选都是在联盟或国阵的旗帜下靠马来选民的票赢得议席。每逢党争,马华须靠巫统力挽狂澜。1984年梁陈之战,嘉化峇峇出演“临时总会长”;2001年AB队火并,马哈迪出面偃旗息鼓;今年大选马华再败,阿都拉仍封臣点座,不舍马华在内阁的声音。

大选惨败有顿悟?
马华自认老二俯首称臣大半个世纪,对老大自是感激涕零。今次败选后,总会长菩提树下冥思七七四十九天,恍然大悟,原来马华必须彻底摆脱巫统“跟班”印象,且须在6个月内转型。今后国阵不能再分老大老二,所有成员党理应平起平坐。马华不再等巫统睡醒,你不转型我自转。

不过,马华到底该如何转型,如来大佛尚未托梦于总会长。让我痴人先说梦吧,马华的变“性”手术,三步骤如下:
一、改党号,开门广招各民族贤士,脱胎换骨走多元路线,千万别以中共为榜样。
二、国会内,提出修改宪法,删除马来人特殊地位,终止回教法庭,写入世俗国概念,废除内安法、煽动法、印刷出版法等恶法,斩钉截铁维护公平。
三、推出新九大政纲,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量身定制,也教会巫统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

最后可请林国荣大学的高才生们为该党包装一个新姿态,A Changed MCA (Malaysian Citizens Association),或许再换过一个Corporate Col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