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2, 2008

家泉兄,知行要合一

郑名烈

马华总秘书黄家泉在去年9月份曾对媒体表示,来届大选马华所面对的挑战将有如1969年大选般艰巨。而身为门外人的我当时却不以为然,认为黄家泉的话也太严重了。

我当时举证,1969年马华在国会议席共派出33人,结果仅有13人中选,胜利率为39.39%。2004年大选,马华配得40个议席,其中所赢取的31议席之中,有22席为华裔选民少于50%的安全区。我斗胆推断,第12届大选即使马华在获得分配的18个华裔选民超过50%的选区全军覆没,另22个非华裔选区应当可高枕无忧,马华的获胜率最差也不会低过55%。

过度乐观的选前推估
大选投票前,我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更大胆预测,除了22个华裔选民未过半的安全区之外,再加上柔佛州的峇吉里、居銮、振林山及古来等华人区可说是十拿九稳的铁票区,整体而言马华最差也能保住40席当中的26席,胜率可达65%以上,远超过1986年的53%及1990年的56%。

然而,3月8日开票结果,马华仅夺得15席,胜率仅有37.5%,战绩比1969年的39.39%还糟糕,证明黄家泉在大选前的顾虑不是多余的,而大选前对马华的成绩做出过度乐观的推估亦证明在下对政治的理解能力的不足,我欣然接受别人对我在这方面的批评。

家泉知"难"却不能行"变"
话说回来,身为马华总秘书的黄家泉,对换人动作太大、竞选策略拟订的空洞化、马华政治生态失衡等问题,没看清楚就说不过去。尤其黄家泉在担心马华在本届大选战绩不佳的时间,距离大选举行有半年之久,我对家泉兄的"知"与"行"不能契合的障碍,实在好奇。

当然,1995到2004年间,三次大选取得狂胜的成绩让马华高层信心爆棚,对选民可能的反应失去了判断力。马华两大巨头,蔡细历因光牒事件下台,陈广才大选提名日前突然宣布不参选。这种情况或许是某些人错估形势,趁势大动作换人,误以为使出打铁趁热是屡试不爽的老招,能帮助自己在大选后的党选先建立优势。这些马华内部的角力问题拖累马华在本届大选战绩,或许是黄家泉先前难以预料。但是,党选比大选对某些人而言更为重要的说法,已留给外界许多想象空间。

党中央过度干预上阵人选,则是马华在多数票上全面溃败的因素主因,如果马华内部上下团结一致,在大势上虽不能抵御强劲的反风,但是像胡亚桥、陈财和、姚长碌等重量级中央领袖也不至于败北。纵使是自1995年以来不曾输掉一个议席的柔佛州马华,本届大选竟然丢失1国3州,差一点连东甲和彭加兰两个州议席也一并奉上。而峇吉里国会议席方面,因党中央执意派出另一区会领袖以天兵姿态上阵,结果仅以区区700多张票落败,不难看出是自家人在奋力扯后腿的结果。

强化斗争理念,清理不良党员
再者,大选前有人大声的嘲讽胡渐彪是好人进错党。我倒认为,马华的创党理念应值得肯定,但是到后期,接受了太多对党的强大没有太大贡献的党员,才是造成马华走向没落的要因。从支会、区会、州联委会、甚至党中央领袖,都存在着不懂政治理念为何物,入党只为谋取个人利益的投机政客。

马华公会目前拥有超过4000个支会,党员人数多达120万,但这些都是空虚的,并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马华需要的是有战斗力、认同创党时期的斗争理念的生力军。若真有心振作,在基层方面亦必须重新整顿、甚至党员重新登记。举凡对党不忠者、对党无所期盼者、对党的发展不能做出贡献者、乐于继续担任橡皮图章者,都应该放弃。

大选成绩之糟远超乎想象,大选后要求的改革的声浪也随之而起。光要求领导人下台,这种马后炮的政治思维对马华的改革没有帮助,马华更迫切需要的是明确的改革大蓝图。唯有找对的人,做对的事,再要求把事做对,马华才有重新出发的希望。否则,纵使沦为在野党,也难把反对党角色扮演好,长期勇于内斗的结果,下场将和后李登辉时代的台湾国民党一样,要等到对手的表现更烂的时候才有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