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08

马华的变“性”手术

迦玛(Jamaluddin)

独立前10年,不谙华语的马六甲峇峇商人陈祯禄,与左翼马来国民党人共同领导了一场人民力量中心(PUTRA)和全马联合行动理事会(AMCJA)的宪制斗争,打碎了英国人企图长期统治马来亚的梦想。

去殖民与马华的关系
恼怒的英国人在1948年实施紧急状态法,大肆逮捕进步左翼,圈建华人村,围剿马共势力。苦思管理华人之策,英国最高专员亨利?葛尼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马来亚华人公会”作为巫统伙伴的概念。

1949年,由华人富商发起的“马华公会”呱呱坠地。英殖民者在政府内,为巫统和马华安排部长职位,企图予人本土化的印象。在全球反殖独立运动风起云涌的浪潮下,英国人察觉是时候为撤出马来亚做后事安排。

1955年联盟成立,便有将马来人事务归巫统管,华人有马华,印裔有国大党的构思。英国人希望借此制衡各族群民众及确保后殖民时代英国人利益的延续。英国人放手后,其属意的继承者们获得了殖民政府遗下的政经资源。早在殖民政府母体内,富裕华商缔造的马华与马来官僚贵族凑成的巫统就已结下不解之缘。

巫统厚待和呵护马华
大半个世纪来,巫统、马华可说是“胞兄难弟”。联盟执政后,巫统便盘算要如何在未来大选中处于永久不败之地。1969年大选,联盟遭重挫,马华惨败,民行民政大胜,显示马华其实无法代表华人多数。林苍佑当初接受巫统招安时,毫不掩饰把马华挤出联盟的企图,然而巫统仍委任多个部长职厚待马华。巫统深信多元路线政党不是其施行种族议程的理想伙伴。

马华历来就是在巫统的呵护下生存,历届大选都是在联盟或国阵的旗帜下靠马来选民的票赢得议席。每逢党争,马华须靠巫统力挽狂澜。1984年梁陈之战,嘉化峇峇出演“临时总会长”;2001年AB队火并,马哈迪出面偃旗息鼓;今年大选马华再败,阿都拉仍封臣点座,不舍马华在内阁的声音。

大选惨败有顿悟?
马华自认老二俯首称臣大半个世纪,对老大自是感激涕零。今次败选后,总会长菩提树下冥思七七四十九天,恍然大悟,原来马华必须彻底摆脱巫统“跟班”印象,且须在6个月内转型。今后国阵不能再分老大老二,所有成员党理应平起平坐。马华不再等巫统睡醒,你不转型我自转。

不过,马华到底该如何转型,如来大佛尚未托梦于总会长。让我痴人先说梦吧,马华的变“性”手术,三步骤如下:
一、改党号,开门广招各民族贤士,脱胎换骨走多元路线,千万别以中共为榜样。
二、国会内,提出修改宪法,删除马来人特殊地位,终止回教法庭,写入世俗国概念,废除内安法、煽动法、印刷出版法等恶法,斩钉截铁维护公平。
三、推出新九大政纲,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量身定制,也教会巫统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

最后可请林国荣大学的高才生们为该党包装一个新姿态,A Changed MCA (Malaysian Citizens Association),或许再换过一个Corporate Colour。

Monday, April 07, 2008

马华不得不去面对的真相

冯久玲

三月八日是一个新的开始。 也可能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会不会好,还要等到今年的六月中,我们将会清楚地看出马来西亚的各路政治领袖有没有开创新局的诚意,愿景,能力和战略。

首先,我们必须认清楚赢的原因与输的理由并非是一样的。在野党的胜出与执政党的失败不全是因为相同的理由。目前看起来,执政党成员似乎尚未完全认清失败的真正原因。震惊之余, 许多未能接受这个事实。变天毕竟不是平常事,需要时间,痛定思“因”,重新出发。

马华公会也一样。 第十二届大选惨败把马华推到一个面对继续存亡的边缘,40个竞选的国会议席只拿下15个,90个州议席只拿到31个,在马来西亚唯一的华人为大多数的州--槟城,全军覆没,吉隆坡直辖区,雪兰莪州,霹雳州,森美兰州,也严重受挫。执政党的执迷不悟,内忧外患,贪污腐败与在野党的与时俱进,精明战略,掌握脉动创造了今天的新开始。

这新的开始同时也揭示了一个马华不得不面对的真相。

这真相是什么呢?是总会长领导失误,必须追究他的责任? 如果只追究责任,未免有点只见树不见林。同时没真正地掌握真实情况,了解局面与形势。 还是怪马华自己被巫统所连累?马华在过去三十年来到底做错了些什么?蔡细历先生问,“马华继续存在有什么意义?”让我换个提问的方法,问“马华还有什么继续存在的价值?”换言之,马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其定位的问题。

从存在的理由(raison d'etre)到存在的价值

是的,今天我们应该从选民的角度来看马华的存在价值。让我们问两个问题:

1. 对巫统来说,如果马华已经不能够得到华人选民的支持,而且马华的候选人必须靠马来选票才能中选,请问:巫统这个国阵大股东将会看到马华有什么价值?今天,巫统在回教党和公正党的强烈攻势下,已失去绝大多数的马来票,已经不再独领风骚。而华人选票变成是马来政党当政的关键因素。请问:马华的作用在哪里?

2. 对华人社会而言,马华也很久没有能力为他们争取基本权益了。相反,假如我们华人的课题重新被定位为全部国人的课题,其他的非华裔政党能更有效地促进我们的福利。那么请问,华基政党还有什么作用?请问,马华还有什么作用?

仆人政治文化造成困境

马华今天的困境是过去一些年来累积成的仆人政治文化所造成的。马华的集体领导传达着一种佣人的思维;其政治立场与作风似乎难以独立,尤其在影响华人的问题上,显得顾忌很多。他习惯以一个随从的角度来思考,而不是开创者。很多人的印象中,马华代表政府和巫统,而非华人;马华的老板不是华人,是巫统。在马华自己的党争中,甚至不明智地引进巫统的势力,丢失自己党的独立性。这是过去马华党领导最大的失误:一旦踏入这个错位,自己就被陷入一个死胡同,在立场上无法呈现自己的尊严。接着,在内阁和政府内部的影响力也会降低。大家都目睹了很多马华部长在政府官僚机构内几乎不能发挥作用。

我们来研究几个坊间流传的说法:

1. 有人在朝好做事 Vs 在大清朝廷的汉官

马华说有人在朝好做事,也有某位马华部长很传神的说,马华部长是大清朝廷的汉官,“有人在朝好做事”这个说法已经很彻底,且很公开地被推翻了。前几天,马华元老、前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陈祖排先生就在野党能够为新村发永久地契一事,公开表示汗颜。此事马华在朝50年都做不到,而在野党在执政还不到50天的时间内就完成了这个被认为的“不可能”任务!

2. 不务正业 Vs 国家政策

马华同仁时常很委屈地说:“我们里外不是人,吃力不讨好,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华社都不感激”。这里存在一个理解上的错误。就好比一个妈妈为孩子做了很多事情,孩子说,你干嘛?这不是你应该做的。

人民也有点纳闷。既然你是人民的公仆,所谓YB是我们尊敬你的职位,称你BERHORMAT。其实,这YB应该是BERKHIDMAT,也就是说你提供服务是理所当然的。人民不欠你人情。相反,如果没有表现的话,就应该引咎辞职,鞠躬下台。

坊间责备马华不务正业是因为人民对代议士的期望是要他们在治国政策上有想法,能够去争取拟定和执行有力政策,建设一个有利于人民、企业与社会发展的积极环境。当政者的任务应该是帮助人民成功,而不是去做人民已经能做得很好的事情。

让我们一起看看如下几个领域:

一、教育体制:既然马华是政府,他就有责任理顺有关的政策瓶颈。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竞争力的,高素质的教育体系。那些有关搬迁华小、解决临教、用英语教数理等微观课题,不是宏观的政策关注点。既然这些课题已经被纳入发展计划内,那就要严格地去执行。执行不到位的话,那就是能了和行政效率的问题,应该根据有所醒悟。当政者必须坚持,并且对症下药,而不是懦弱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争取。有时候马华领袖在人民面前抱怨政府的无能,我们不解的是,你自己就是政府啊!

拉曼学院在大马教育发展史上是功不可没的:在六九年那种情况下能争取到用政府经费来办一所大专院校!在那个缺乏高等教育的年代,拉曼学院为社会提供了一批批的专业人才。证明那时的马华领袖做对了。二十年后,马来西亚的私立高等教育已自力更生,艰苦摸索,好不容易走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此时马华推出拉蔓大学,被许多人批评为多此一举:既然私立大学已经有能力培养出一批批比国立大学更优秀的人才,而且这些私立学院也能够有效运作,创造盈利,股票上市,让广大的马来西亚股民受益。那么,马华就真的没有必要去与私人企业竞争了。更何况,拉曼大学同样是从华社募款,会分散华社已经非常稀薄的资源。

这二十五年来,大马教育素质日陵月替,这完全是个教育机制和与市场需求脱离的结果。举个例子。过去进入大学的门槛很高,只有尖子才有机会研修大学的课程,因此毕业出来的学生都是扎扎实实的人才,得到国际企业的尊敬与重用。今天,大马教育文凭毕业后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大学学历,扩招政策使得学生整体素质下降,以致出现今天不少大学毕业生失业的困境。现有的大学教育也出现严重的不平衡,有项调查指出,马来西亚教育文凭毕业生绝大部分只选修五个科系,除工程学以外,其他四个科系都是非科学类的。今日国内出现严重科学与技术人才的短缺,这个缺口就是要通过政府来弥补。马华不应该自己去办教育,他的责任应该是推动政府利用公众资源把马来西亚的教育体制发展得更有竞争力。如果马华真的要办科研,比较适合的就是去推动一个顶尖的智库,为国家思考研发出一套发展大蓝图。或者做政策分析,找寻出更有效的施政方案。很遗憾的是,一位马华部长说:"大马华人的竞争力与港台大陆比较,已经远远地被抛在后面了。"他在讲这一个事情时,像在评论别人家的事。我奇怪他怎么不会想到,大马人的竞争力不就是政府人力资源部的责任吗?如果我们的竞争力退步,那是不是人力资源部没把工作做好?而人力资源部部长是由马华领导出任的。

身为一个政府,就应该制定有利的政策并有效地执行,而不是与民争。民间已有能力做的事,政府就应该加大力度扶持他们,让他们能够做得更好,做到享誉世界。

二、服务中心:据说,张天赐是马华的党宝。奇难杂症,各种五花八门的社会问题,马华的张天赐都将为你解决。我们在想,如果社会没那么多的问题,就不需要张天赐了。社会为什么有那么多问题呢,这就得问当家政府了。因此,就张天赐而言,更准确地说,是马华最大的讽刺。同样的,国内的各政党大大小小的服务中心数以千计,都显示各方政府的无能。一箩筐的地方问题都必须出动当地的代仪士去解决,从与市仪会交涉到为优秀学生争取入学机会,都在煎熬着我们的YB们。试问,这些不都是政府无能的表现吗?

三、治安问题:现时越来越严重的治安问题,当政者并没有意识到根源。警民合作在社区建立RAKANCOP的计划都是表面的媒体事件,对真正杜绝犯罪起不了大作用。问题的根源是为什么犯罪率那么高?谁在犯罪?什么样的政治决心和铁腕式执法才可以解决安全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马来西亚有超过二十五万的瘾君子,将近百万的失业大学生,再加上松懈的外劳政策。可以说,我们的治安问题是与政策导向有连带关系的。如今,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威胁大马人的头号危机,当政的部长先生与他们的家人们也都不能置身事外,可就是看不到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出台,为什么呢?

四、垄断传媒: 政府的工作是要主持公道,避免垄断,促进竞争,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以便人民能有更多的选择。我们不明白的是,当政的马华不单没有做到以上的基本责任,反而变成促进垄断的推手和主角。不管民间如何反对,他们还是一意孤行,造成了如今一言堂的媒体生态。难怪国内的知识份子都转向电子传媒,不愿意被奴化,被愚化。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到,马华失利的州属的选民都是知识层次比较高的。这跟媒体的垄断有直接的关系。以上种种都证明,马华对其作为一个当政者的角色极度模糊,常常出现错位、缺位的行为,因此才会被人批评“不务正业”。

马华今天的困境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角色扮演出现错位。三八大选结果撼动了马华五十年的政治根基,但是我们却听到马华领导人说,“这是大势所趋”。事实上,这个音讯早已写在墙上,说重点,这是一个存亡的临界点;说轻点,过去三十的政策造成的瓶颈,把马华紧紧地塞在瓶颈正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我们观察,评述马华政策的朋友都在为它焦急不已。 因为,时代早已不同。痛苦指数直线上升,马来西亚国内能列入希望之表的元素正逐日减少。难怪没有人再有耐心去听那过时的老调……

马来西亚要冲出发展的瓶颈,种族主义的政治必须转型。今天的政治局面尚在变化中,但还谈不上种族政治的终结。只是今天以种族利益为导向的诉求难以再站住脚了。高明的做法是,以全民利益为诉求( National interest, common interest),选用与选民较接近的种族代表( Ethnic Candidate)来取得胜利。这是我们走出过去以族群利益为导向的政治的第一步。

下面要问的问题是,马华会不会改?如果会的话,该怎么样改?由谁来改?

首先,马华要重拾选民的信心,他必须证实他有治理国家的愿景,有能力与其他友族政党有效地合作,尤其是与马来人的关系。马华公会仍是一个发展华人竞争力和文化实力的政治组织,这与国家方向没有抵触,因为华人与华人的文化构成马来西亚国家文化的一部份。但是,应放弃以华人利益为导向,而是一个以全民福祉为依归的政治组织,因为全民族利益也就包括了华人的利益。这样,种族的色彩才能淡化,才不会有那种你赢我输的坏情绪。马华公会仍然拥有华人党员,中长期内则可以逐步开放给那些能说华语的马来西亚人。小心处理,千万不能有种族沙文主义者的影子。这是今天的大势所趋,也是大时代推动的转型。

黄氏公会和天兵战略

谁可以带动马华转型,哪一位马华领袖能有必须的道德勇气、魄力、能力与魅力?马华一百二十万党员,以及其支持者能否走出过去的习惯,建立新的政治文化,试问他们的政治热情,政治理想能感动,能激励有为的年青人?这新马华的领袖,必须有大时代的使命感,方能创造大马民族的新格局。他(她) 要有邓小平的坚持,不屈不饶,有朱镕基先生的坚定,果断,有前总统里根的个人魅力,能吸引和凝聚各路英雄,与其他的族群打交道时,能传达诚意但是也能做到不卑不亢。 当今会长是不是要为大选惨败而辞职,是一百二十万马华党员的家事。黄家定被指责把MCA(马华公会)变成WCA(黄氏公会),在非非常时期,他的天兵天将战略也可能被歌颂为造成马华年轻化换血的伟大行动。可是黄总会长的运气不好,选择的时机不对,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那么新局要怎么开创?全球化的巨浪,超级资本主义的重炮,中国、印度、越南崛起之时,马来西亚要站在什么位置?过去几年,我们不仅经济成长停滞,前瞻思考也停滞。疏于与竞争对手比较,更疏于认真研究国内真实的现况,马来西亚自己边缘化了自己。我们向上成长的生命力也停滞了,虽然民间叫苦连天,政府不但没有及时察觉危机,反而不断地派发“他们无饭吃,叫他们吃蛋糕“这类止痛药。这类消极情况必须停止,并要迅速地调整过来。时机是不会等待那些不自爱的民族的。

马华基业深厚,转型未尝不可

马华有很深厚的基业,我们对于马华的转型寄予厚望,一百二十万党员是四分之一的华社。应该能够凝聚力起来直面现实。三月八日的结果是马来西亚民主的一个突破。马华应该感谢这一个历史性的发展,给马华敲响了转型的警钟:今天的局面很有可能

会创造一个新的时代。要掌握这个时代的契机,马华必须重新定位,。转型的工作充满挑战,重要的我们必须知道,如果这个开始不是马华基业终止的开始,马华同仁必须勇敢去面对真相,去做对的事,去说对的话,重新找回自己的正确角色。凭借着马华丰富的资源,广泛的联络网,除非他无法在思想上变革,否则,他比国内任何一个政党都更有条件给自己 赋予新的政治生命 。

我们在翘首盼望着真正的变化,期望马华有开创新局的生命力。一个能够转型的马华是马来西亚人的福气,因为人民想要得是真正的选择。

(编按:冯久玲是亚洲大趋势研究所创办人和所长,著有《亚洲的新路》和《首相先生,我们要好好谈谈》。)

Wednesday, April 02, 2008

家泉兄,知行要合一

郑名烈

马华总秘书黄家泉在去年9月份曾对媒体表示,来届大选马华所面对的挑战将有如1969年大选般艰巨。而身为门外人的我当时却不以为然,认为黄家泉的话也太严重了。

我当时举证,1969年马华在国会议席共派出33人,结果仅有13人中选,胜利率为39.39%。2004年大选,马华配得40个议席,其中所赢取的31议席之中,有22席为华裔选民少于50%的安全区。我斗胆推断,第12届大选即使马华在获得分配的18个华裔选民超过50%的选区全军覆没,另22个非华裔选区应当可高枕无忧,马华的获胜率最差也不会低过55%。

过度乐观的选前推估
大选投票前,我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更大胆预测,除了22个华裔选民未过半的安全区之外,再加上柔佛州的峇吉里、居銮、振林山及古来等华人区可说是十拿九稳的铁票区,整体而言马华最差也能保住40席当中的26席,胜率可达65%以上,远超过1986年的53%及1990年的56%。

然而,3月8日开票结果,马华仅夺得15席,胜率仅有37.5%,战绩比1969年的39.39%还糟糕,证明黄家泉在大选前的顾虑不是多余的,而大选前对马华的成绩做出过度乐观的推估亦证明在下对政治的理解能力的不足,我欣然接受别人对我在这方面的批评。

家泉知"难"却不能行"变"
话说回来,身为马华总秘书的黄家泉,对换人动作太大、竞选策略拟订的空洞化、马华政治生态失衡等问题,没看清楚就说不过去。尤其黄家泉在担心马华在本届大选战绩不佳的时间,距离大选举行有半年之久,我对家泉兄的"知"与"行"不能契合的障碍,实在好奇。

当然,1995到2004年间,三次大选取得狂胜的成绩让马华高层信心爆棚,对选民可能的反应失去了判断力。马华两大巨头,蔡细历因光牒事件下台,陈广才大选提名日前突然宣布不参选。这种情况或许是某些人错估形势,趁势大动作换人,误以为使出打铁趁热是屡试不爽的老招,能帮助自己在大选后的党选先建立优势。这些马华内部的角力问题拖累马华在本届大选战绩,或许是黄家泉先前难以预料。但是,党选比大选对某些人而言更为重要的说法,已留给外界许多想象空间。

党中央过度干预上阵人选,则是马华在多数票上全面溃败的因素主因,如果马华内部上下团结一致,在大势上虽不能抵御强劲的反风,但是像胡亚桥、陈财和、姚长碌等重量级中央领袖也不至于败北。纵使是自1995年以来不曾输掉一个议席的柔佛州马华,本届大选竟然丢失1国3州,差一点连东甲和彭加兰两个州议席也一并奉上。而峇吉里国会议席方面,因党中央执意派出另一区会领袖以天兵姿态上阵,结果仅以区区700多张票落败,不难看出是自家人在奋力扯后腿的结果。

强化斗争理念,清理不良党员
再者,大选前有人大声的嘲讽胡渐彪是好人进错党。我倒认为,马华的创党理念应值得肯定,但是到后期,接受了太多对党的强大没有太大贡献的党员,才是造成马华走向没落的要因。从支会、区会、州联委会、甚至党中央领袖,都存在着不懂政治理念为何物,入党只为谋取个人利益的投机政客。

马华公会目前拥有超过4000个支会,党员人数多达120万,但这些都是空虚的,并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马华需要的是有战斗力、认同创党时期的斗争理念的生力军。若真有心振作,在基层方面亦必须重新整顿、甚至党员重新登记。举凡对党不忠者、对党无所期盼者、对党的发展不能做出贡献者、乐于继续担任橡皮图章者,都应该放弃。

大选成绩之糟远超乎想象,大选后要求的改革的声浪也随之而起。光要求领导人下台,这种马后炮的政治思维对马华的改革没有帮助,马华更迫切需要的是明确的改革大蓝图。唯有找对的人,做对的事,再要求把事做对,马华才有重新出发的希望。否则,纵使沦为在野党,也难把反对党角色扮演好,长期勇于内斗的结果,下场将和后李登辉时代的台湾国民党一样,要等到对手的表现更烂的时候才有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