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9, 2008

马华输到只剩一条内裤

潘永强

《路透社》在3月7日一篇选前分析中认为,这一次的大选“任何事都可能发生,除了出现新政府”。此言的确没有说错,可是,3月8日马来西亚却是出现了一场颜色革命,红潮绿潮并起,国阵虽保住中央政权,但意外失去四个州政权,势力被迫退到南马。总体上,民政党彻底崩盘,马华公会重伤瘫痪,印度国大党惨遭唾弃,巫统摔得折损内伤,人民进步党则终于收档。

巫统的胜选只是惨胜,它事实上已经被打败,大选结果表明,一个新时代来临了。不只华裔和印度裔选民倾力发出求变声浪,马来选民也有明显与清楚的转向,无论是投票行为与政治版图已出现巨变。巫统霸权已进入倒数的垂死前夕,像民政和马华输到脱裤子到来不及,就是马来选票转移的直接结果。

对阿都拉政绩的不信任票
巫统在阿都拉领军下,选战遭受重挫,其政治地位与生涯也面临挑战。首相在槟州的家乡输掉政权,而吉打州、雪兰莪州也一夕变天,最新消息则指霹雳州也宣告沦陷,在吉兰丹州则与回教党拉大距离。一连串败讯传来,无疑就是对阿都拉政绩的不信任投票,也是对国阵的政治否决。严格而言,国阵的政治基础已经不在西马,而是落在东马。

如今,国阵已失去华裔和印度裔支持,过去一党独大的巫统,既失去农村马来选民,也流失城市马来中产阶层,而且,不管是具宗教情结还是世俗主张的马来选民,也同时向巫统发出异议。阿都拉在紧接下来的巫统党内派系生态,将面临重重挑战与压力,他极可能提早下台。

公正党成为替阵重要枢纽
现象的局面是,巫统再也不能宣称代表马来人和回教徒,马华公会不能宣称代表华人,印度国大党不能宣称代表印度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可能来临。

经此一役,大马政治上产生了剧烈的政党重组。公正党已在大马政坛上确立其牢固地位,不会泡沫化,而且是替代阵营中的重要枢纽与桥梁,具有不可取代的角色,安华重回国会更是指日可待。

行动党应考虑与公正党合并
长期奋战的民主行动党取下槟城政权,也是大马民主政治的重大福音,选民明确地以选票还给安华和林冠英一个公道,往后的委托就是责任。基于政治改革和族群关系考虑,我们呼吁,行动党未来应该严肃考虑与公正党合并事宜,以为2013年竞逐联邦执政权,铺好道路。

国阵的重挫,正是多年来滥权贪污、失政败德、愚弄媒体、操纵族群关系的结果。马来西亚选民如今已经发出历史上最强烈的声音,要求政治改革。国阵常年来只图以发展和金钱来收买选民,但各族公民追求的尊严、平等、公正和权利,却长久受到忽略,国阵和巫统的傲慢终于尝到苦果。

事实上,当强人马哈迪下台后,阿都拉拥有难得的历史机会,去挽救和修补马来西亚各种政经机制上的崩坏,但他显然错失了绝佳与关键的机遇,反而纵容亲信和党要营私喧嚣,终于为巫统党国体制带来万劫不复的后果。

大马族群政治方式质变
在此次大选中,最令人振奋与欣慰的,尚有马华公会的崩败。马华的受挫在选前已有迹象,但败绩至此地步,则使人意外和惊讶。马华不只在华人选区惨败,一些躲在混合区的领袖政客也难逃落选厄运,显示过去大马族群政治的方程式已发生质变,马华公会依附生存的政治大环境已经不存在。

马华公会不只输到脱裤子,它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说是输到只剩一条内裤。

面对如此败局,空头政客黄家定究竟还有何尊严与颜面“代表华人”?自主的华人选民发出清晰讯息,拒绝空头政客、拒绝伪善政客、拒绝无能政客,以及拒绝擦鞋政客。如果黄氏两兄弟不是投机地躲到安全区侥幸过关,将会同样被选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马华公会不只在国会议席中折损甚多,在槟州、霹雳、雪州的州议席中,也兵败如山倒,这些都是华人集中的城镇地区。华人选民的强烈反弹,马华公会能推卸责任吗?华人选民的明确讯息,难道黄家定的空头政治路线,没有错误没有过失吗?

为此我们不得不严肃地建议,黄家定必须认真地思考个人去留,为马华公会败选负起政治责任,堂堂正正地辞去总会长一职。如此一来,才是健康政治文化的表现,也为马华公会的重生和改革提供出路。

黄家定多年来收编华团、控制媒体、逃离政治、买空卖空、伪善作状,当下选民终于用手上一票表达他们的愤怒与讉责,让马华输到只有一条内裤。黄家定对华人社会的伤害与打击,恶绩昭彰,败将再也不能言勇,他必须为本身多年来拑制媒体言论、收购南洋报业、腰斩《马来西亚华人史新编》等恶行,向全体华人社会负罪道歉。

在狂风卷起之时,如果不思检讨、不思进退,黄家兄弟的最后一条内裤,未来能否保得住,还真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