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9, 2008

马华输到只剩一条内裤

潘永强

《路透社》在3月7日一篇选前分析中认为,这一次的大选“任何事都可能发生,除了出现新政府”。此言的确没有说错,可是,3月8日马来西亚却是出现了一场颜色革命,红潮绿潮并起,国阵虽保住中央政权,但意外失去四个州政权,势力被迫退到南马。总体上,民政党彻底崩盘,马华公会重伤瘫痪,印度国大党惨遭唾弃,巫统摔得折损内伤,人民进步党则终于收档。

巫统的胜选只是惨胜,它事实上已经被打败,大选结果表明,一个新时代来临了。不只华裔和印度裔选民倾力发出求变声浪,马来选民也有明显与清楚的转向,无论是投票行为与政治版图已出现巨变。巫统霸权已进入倒数的垂死前夕,像民政和马华输到脱裤子到来不及,就是马来选票转移的直接结果。

对阿都拉政绩的不信任票
巫统在阿都拉领军下,选战遭受重挫,其政治地位与生涯也面临挑战。首相在槟州的家乡输掉政权,而吉打州、雪兰莪州也一夕变天,最新消息则指霹雳州也宣告沦陷,在吉兰丹州则与回教党拉大距离。一连串败讯传来,无疑就是对阿都拉政绩的不信任投票,也是对国阵的政治否决。严格而言,国阵的政治基础已经不在西马,而是落在东马。

如今,国阵已失去华裔和印度裔支持,过去一党独大的巫统,既失去农村马来选民,也流失城市马来中产阶层,而且,不管是具宗教情结还是世俗主张的马来选民,也同时向巫统发出异议。阿都拉在紧接下来的巫统党内派系生态,将面临重重挑战与压力,他极可能提早下台。

公正党成为替阵重要枢纽
现象的局面是,巫统再也不能宣称代表马来人和回教徒,马华公会不能宣称代表华人,印度国大党不能宣称代表印度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可能来临。

经此一役,大马政治上产生了剧烈的政党重组。公正党已在大马政坛上确立其牢固地位,不会泡沫化,而且是替代阵营中的重要枢纽与桥梁,具有不可取代的角色,安华重回国会更是指日可待。

行动党应考虑与公正党合并
长期奋战的民主行动党取下槟城政权,也是大马民主政治的重大福音,选民明确地以选票还给安华和林冠英一个公道,往后的委托就是责任。基于政治改革和族群关系考虑,我们呼吁,行动党未来应该严肃考虑与公正党合并事宜,以为2013年竞逐联邦执政权,铺好道路。

国阵的重挫,正是多年来滥权贪污、失政败德、愚弄媒体、操纵族群关系的结果。马来西亚选民如今已经发出历史上最强烈的声音,要求政治改革。国阵常年来只图以发展和金钱来收买选民,但各族公民追求的尊严、平等、公正和权利,却长久受到忽略,国阵和巫统的傲慢终于尝到苦果。

事实上,当强人马哈迪下台后,阿都拉拥有难得的历史机会,去挽救和修补马来西亚各种政经机制上的崩坏,但他显然错失了绝佳与关键的机遇,反而纵容亲信和党要营私喧嚣,终于为巫统党国体制带来万劫不复的后果。

大马族群政治方式质变
在此次大选中,最令人振奋与欣慰的,尚有马华公会的崩败。马华的受挫在选前已有迹象,但败绩至此地步,则使人意外和惊讶。马华不只在华人选区惨败,一些躲在混合区的领袖政客也难逃落选厄运,显示过去大马族群政治的方程式已发生质变,马华公会依附生存的政治大环境已经不存在。

马华公会不只输到脱裤子,它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说是输到只剩一条内裤。

面对如此败局,空头政客黄家定究竟还有何尊严与颜面“代表华人”?自主的华人选民发出清晰讯息,拒绝空头政客、拒绝伪善政客、拒绝无能政客,以及拒绝擦鞋政客。如果黄氏两兄弟不是投机地躲到安全区侥幸过关,将会同样被选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马华公会不只在国会议席中折损甚多,在槟州、霹雳、雪州的州议席中,也兵败如山倒,这些都是华人集中的城镇地区。华人选民的强烈反弹,马华公会能推卸责任吗?华人选民的明确讯息,难道黄家定的空头政治路线,没有错误没有过失吗?

为此我们不得不严肃地建议,黄家定必须认真地思考个人去留,为马华公会败选负起政治责任,堂堂正正地辞去总会长一职。如此一来,才是健康政治文化的表现,也为马华公会的重生和改革提供出路。

黄家定多年来收编华团、控制媒体、逃离政治、买空卖空、伪善作状,当下选民终于用手上一票表达他们的愤怒与讉责,让马华输到只有一条内裤。黄家定对华人社会的伤害与打击,恶绩昭彰,败将再也不能言勇,他必须为本身多年来拑制媒体言论、收购南洋报业、腰斩《马来西亚华人史新编》等恶行,向全体华人社会负罪道歉。

在狂风卷起之时,如果不思检讨、不思进退,黄家兄弟的最后一条内裤,未来能否保得住,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Friday, March 07, 2008

让马华输到脱裤子

潘永强

连日来,反对党在马来半岛各华人城镇选区的造势晚会,都掀起强烈旋风,反对党旗帜所到之处,无不人潮蜂拥。有选情评估认为,国内选民经过近日短暂的"民主黄金周"激励之后,极可能在明日的投票中激起反风。如果这是人心所向,民意所趋的结果,那么由空头政客黄家定领导的马华公会,就很可能面对重大选战挫败。

一般推估,马华公会在华裔居多的选区,因选情低迷,绝不可能重演上届大选的战果,问题只是还要输多少席次而已。在情势吃紧的州属,则要设定停损,输少当赢。

我认为,如果选民只令马华公会折损几个国会议席,是绝不足够的,也是意义不大的,至少还要让它在槟州、霹州、雪州、森州和甲州输掉一连串州议席,才能起到教训马华、惩罚巫统的政治作用,而选民的意志才能被突显和放大。

马华不重伤,国家无转机
华裔选民必须清楚认识到,国阵并不可能在这次选举中失去三分之二多数席,也不容易在以上州属丧失州政权,于此,在选后政局与形势都必定稳定与安宁的情况下,如果选民只是让马华公会皮肤轻微擦伤,损失三五七个国州议席,而不伤及骨骼筋脉,对未来政策调整和监督施政,实无太大效果,只要一经休养之后,马华仍旧可以继续安枕无忧,充当巫统的保镳、打手兼跑腿。

唯有让马华公会在华裔选区大输大败,才可以让巫统惊醒过来,令它清晰掌握到选民对马华空头无能、巫统滥权失政的反弹讯息。如此一来,未来五年国家前途才有转变的契机,一如1990年大选国阵受挫才有"小开放"的松绑。马华之败,毫不足惜,除非大败,否则难有转机。

换言之,不只要马华输,还要马华输到脱裤子,才有改变的希望。唯有如此,3月8日就不再是"民主黄金周"的结束,而是吹响改革集结号的起点。

国阵弊端的总结算
事实上,2008年大选,本来就是一场回顾型投票(retrospective voting),有利于反对党得票率的反弹回升。在回顾型投票中,选民是对执政党过去的施政和政绩,进行检视和评估,通过选票作出回应。由于巫统和马华过去几年来的执政劣绩、丑闻频传,遇上这种投票态势,显然十分不利。

过去几年,除了政府治理的种种弊端之外,巫统刻意激化族群关系,在在令华裔选民愤怒沮丧。然则,马华公会面对如此危局,新任领导层反而选择逃离政治,态度犬儒虚伪,玩弄道德修辞,且之收购南洋报业,毁坏媒体独立,又无力重开白小,解决文化宗教争议,反一心埋头搞其不知所云的党校与"终身学习"。非但如此,马华公会空头政客还陷入连场党争恶斗,耗损社会元气,建立家族政治。如此马华,除非让它输到脱裤子,绝不会有正视民意,反省检讨的一日。

华人固然需要在政府内有声音有代表,但需要的是怎样的代表,怎样的力量?若然巩固的竟是一群空头政客,一群伪善政客,一群偷窥同志做爱的政客,以及一对处心积虑创建家族皇朝的野心兄弟,这对华人政治有何意义?今日马华公会黄家定之流,并没有把国家前途与族群权益放在重要议程中,反而把大选当成党选前哨,基于派系利益,竟用自毁自残的方式一举歼灭两位本党的内阁部长。这种做法如果尚可称为"巩固在朝力量",那么它在巫统面前,充其量只是一群虚弱、贪婪、毫无尊严的卑鄙政客。安华早说过,黄家定只是内阁的应声虫,投马华,就是巩固内阁应声虫。

启动政党逆向重组
自1995年以来,华人政治实已经历过一次局部的政党重组(party alignment)过程。较之九十年代之前华裔城市选民对反对党的政党认同强烈,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华人政治对反对党的政党依附感(party attachment)有了一个持续移转的迹象。从政党得票率的角度,民主行动党的得票比率从1990年17.61%猛跌至1995年的12.06%,这种趋势持续三届选举,至2004年大选,更创下9.94%的历史新低。在这段期间,华人选民基于各种理由,对马华公会和民政党的政党认同度有明显增长,由倾向反对党转为偏向执政党。

但是,过去十余年华人政治上的政党认同与偏好对象,却有可能在本届大选中发生变化,从而遏止乃至扭转这一轮的政党重组现象。一旦出现这种发展,则说明既有的一波政党重组已经告终,而进入另一波反向的重组现象。按目前选情而言,马华公会大败,由反对党开启另一波逆向重组的工程,是极有可能的结果。

华裔选民必须在3月8日的投票中,发出明确讯息,投马华公会不信任票,才能教训空头政客,惩罚巫统跋扈。而要达到这种效果,让马华小输是不够的,必须让它大败,才能产生政治上的扩大效应。华裔选民也得紧记,不要国州议席分裂投票,要把两张选票集中起来,才能创造最大的政治冲击效益。

自1995年以来,华人政治是"只反贪官,不反朝廷",最后反为朝廷招安,结果代价惨重。这回不必担心出手太重,会让马华瘫痪不起,反正马华败绩如何,巫统赏赐的官职都不会减少。但是,如果选民还有一丝怜恤之意,对马华太仁慈的话,到头来就是对国家和族群前途太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