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蔡细历会运筹帷幄反扑吗?

庄迪澎

原任马华公会副总会长蔡细历在2005年的党选中,第一次竞选副总会长,就以第二高票胜出,成为马华公会权力核心的一颗新星;就在人们都在研判他会不会在今年八月党选挑战署理总会长陈广才,甚至直捣总会长黄家定之际,却在2008年除夕闹出他在酒店偷情被偷拍的丑闻,并在短短三天内辞去所有官职和党职,的确令人始料不及。

尽管国阵兼巫统主席阿都拉巴达威及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等人都说,蔡细历是自愿辞职,但是单看蔡细历过去几天向媒体发表的话中有刺的言论,不难窥探出蔡细历在记者会上落落大方的姿态,无法完全遮掩他心中对这次“被拉下马”的怨怼。

蔡细历在1月2日的宣布辞职的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却也意有所指地说,健康的政治文化不只是“做完三届任期便下台”这么简单,而偷拍性爱影片的手段毁掉一个领袖,是一种不健康的政治文化。人们只要想起,正是黄家定就任总会长后,修改党章限定“总会长”职位只能连任三届九年,蔡细历这句话的确留下了很大的联想空间。

蔡细历自愿辞职?
蔡细历说了另一句话:“我的道歉并没有效,他们认为我是个负担,因为政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干净的。”尽管阿都拉说内阁没有讨论蔡细历事件,但官方新闻社马新社却报道,是内阁要蔡细历辞职。

一项未经证实的消息说,蔡细历在2008年元旦公开承认是偷情光碟主角后,“一些巫统的部长把他臭骂一顿,骂他为什么这么笨去承认”;无独有偶,蔡细历在1月2日的记者会上,也未点名地说:“也有一些人骂我说,为什么你这样傻?为什么你不否认?因为没有人可以证明是你,也没有报业(章)公开的说是蔡细历医生。”

他自1979年参加马华公会后,在老家柔佛州苦心经营了25年之后,2004年终于才以接近花甲之年(57岁)首次当选国会议员和出任内阁部长,2005年党选更是以高昂斗志竞逐中央,结果以第二高票当选副总会长。

但是意气风发的蔡细历,似乎忘了收敛些许锋芒,也似乎忘了,“老二”尚且要懂得“老二哲学”才能存活,更何况他最多也还只是“老三”――冯镇安虽然以最高票当选副总会长,但此人已无足轻重。蔡细历当选副总会长后,媒体曝光率提高很多,也讲了很多话,其中有两句话肯定令一些人吃不消:一是接受报纸专访时说陈广才只是工作伙伴,二是说时机到来时,不排除竞选更高党职,包括总会长职。

蔡细历如此肆无忌惮,并不出奇。蔡细历在柔佛州当了14年的行政议员,当行政议员之前,他在巴株吧辖行医;凭着他的从政资历、专业人士背景,还有很强的自我意识(ego),以帮总会长提公事包出身的现任总会长黄家定和被嘲讽为“收藏红楼梦书籍专家”的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不可能高到哪里去;更何况,在2005年党选,黄家定虽然当选总会长,却只得大约65%的选票,而陈广才更糟,经历“苦战”才仅得56.24%选票当选署理总会长。

高层暗斗非秘密
尽管马华公会领导人纷纷否认,蔡细历这次摔跤乃政治阴谋的结果,现在也没有人可以断定究竟是谁设计偷拍,但蔡细历和黄家定、陈广才之间的暗斗、角力,早已不是秘密。

蔡细历和黄家定的一个主要战场,就是柔佛州;虽然两个人都在吉隆坡,但在柔佛州却各有自己的心腹打代理战――柔佛两个州议员郑修强和黄日升,各位其主,彼此不咬弦由来已久。

去年七月间,蔡细历的人马、柔佛州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闹出“公寓门丑闻”,以及前年12月至去年1月间推选县市议员的纠纷,处处显示蔡细历和黄家定暗斗的痕迹。

蔡细历普遍被视为前总会长林良实嫡系的人马,当选副总会长及卫生部长后,勤于和各地“诸侯”结盟,再加上他本身在柔佛州的强大势力,在今年八月党选挑战署理总会长乃至总会长,并非绝无可能。

《独立新闻在线》曾报道,蔡细历出任卫生部长之后,全国“走透透”,藉着访问各地医院之便,亲走基层,建立人脉、拉拢结盟,蓄势待发竞选总会长。蔡细历昨天在记者会上也承认,在三年半里访问了不少过100家医院及50家卫生设施,并顺道和马华公会基层会面,“以致有人造谣说他有政治目的,因此有人要把他从政坛上拉下来”。

姿态强悍锋芒太露
持平而论,同样是内阁部长,但在公务上蔡细历的确给人较为深刻的印象;时事评论人唐南发就如此评价道:“马华公会高层领袖当中,在偶尔敢怒敢言的翁诗杰之后,就属其形像最佳,比黄家定和陈广才都具有领袖魅力,除了去年因为黄明志事件处理不当而失分之外,在党内倒是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地方。”

不过,姿态强悍的蔡细历也许跑得太快,并不是处处都受欢迎;至少在推选柔佛州县市议员人选时,就被批评要拔出黄家定派系的人马,甚至要“吃到完”。他最近因偷情光碟事件下台,马华公会柔佛州一名基层党员就幸灾乐祸的对《独立新闻在线》说:“我要买烧猪拜天官!”

蔡细历闹出偷情光碟事件后,谁将有机会当上部长,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人们普遍认为,两个最热门的人选,当属黄家定的哥哥黄家泉及“独行侠”翁诗杰,其中又以黄家泉出线的机会最高。

黄家泉入阁指日可待
在目前仅存的三位票选副总会长是冯镇安、翁诗杰及林祥才,冯镇安在2005年党选以最高票(1496)当选,翁诗杰居次(1301),林祥才殿后(1225);冯镇安已经是内阁部长,翁诗杰是副高教部长,而林祥才则是副旅游部长。轮形象,翁诗杰升任部长的可能性自然比林祥才高很多。

不过,可能性更高的人选是参加2004年大选败北,却仍被委任为马华公会总秘书的黄家泉。

黄家泉出任总秘书之前,是全国组织秘书,曾任霹雳州行政议员,在2004年大选“弃州攻国”,竞选华都牙也国会议席,却以近八千张票数差距败给民主行动党的冯宝君。在大选中落败的黄家泉并没有因此失去党职,除了续任霹雳州联委会主席,更从全国组织秘书跃升为全国总秘书,并出任马华公会党校校长。

黄家泉目前并无官职,在来届大选若能当选国会议员,以总秘书的党职出任内阁部长,在马华公会里名正言顺。黄家泉之前的总秘书陈祖排曾官拜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

不过,马华公会今年的党选会有什么变数呢?蔡细历虽然因偷情光碟所累辞去所有官职和党职,甚至也说无意再追就究竟是谁设计偷拍他,但是政治人物在台面上说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以当真呢?

一名观察蔡细历性格的政治人物就对《独立新闻在线》说:“他是那种‘你打他不死,他反过来一定打死你’的人。”马华公会2005年党选,人们普遍认为前总会长林良实的幽灵犹在,而蔡细历这个刚卸下官职党职、赋闲在家的政治老鸟,难道无法运用多年来建立的人脉与掌握的资源反扑,教训他口中的“政敌”?

蔡细历在宣布请辞的记者会上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不会是第一个(被偷拍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马华公会里面那些“身有屎”的领导人,能高枕无忧吗?

一句话说完:江湖从此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