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马华的楚霸王?

杨凯斌

蔡细历因性爱光碟呈辞的事件,看似输掉了官职和党职,但是他在短时间内主动承认是光碟男主角以及一口气辞去所有官职位和党职的举动,赢得了“勇于承担”、“负责任”和“敢做敢为”的口碑和尊敬。

蔡细历也一举攻占连日来的报章和媒体头条,并持续发表吐露心声,其率直又深具冷嘲热讽的谈话,极力打造出“悲剧英雄”的形象。此举显然已经成功卸下本身的所触犯的性丑闻道德问题,并反把注意力转移到马华当权派身上,尤其是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和总会长黄家定身上。

颠覆政坛作风反占道德高地
蔡细历透过勇于承认本身是光碟的男主角,并以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辞去所有职位包括国会议席的举动,已经颠覆了过去大马政治人物拖延敷衍的回应丑闻模式,形塑出其刚烈的个性。

吊诡的是,他不但没有因为性爱光碟而遭受严峻批判,反而更在各主流媒体和国阵领导人一片赞美惋惜声中,占据了道德高地。而蔡细历耐人寻味的“健康政治文化不止限制官职任期”所批判的对象,更是呼之欲出。

有人戏称,他犹如自刎的楚霸王项羽,并凸现出其政敌采用如同汉高祖刘邦般的流氓手段所害。当然蔡细历“红毛直”的率直作风,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崛起又遭人用 难以料到的卑鄙手段陷害坠落,也折射出大马政坛,甚至马华公会本身政治文化的堕落和不择手段。在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集权体制里头,敢于讲真话和表露内心想 法的性情中人,处于一个拉帮结派,巴结权贵往上爬的制度里头,自然是难以生存。

有者指出,在蔡细历呈辞后,马华的党争风暴刚刚才开始,这恐怕是运用偷拍手段对付蔡细历的幕后黑手,所始料不及的事情。蔡细历输掉了第一个回合的官职和党 职的“里子”,但是却赢了第二个回合的媒体造势和形象“面子”。媒体界人士也为此形容,蔡细历的确是把其“剩余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

陈广才首当其冲
首当其冲的是卷入46亿令吉巴生自由贸易区丑闻的陈广才,在野党已即刻声讨他被指滥权发出三封担保信的举动,并要他向动作干净凌厉的蔡细历看齐,以附和首相阿都拉所标榜的“文明回教”以及黄家定所倡导的“健康政治文化”旗帜。

另一方面,在柔州频频传出黄家定派系与蔡细历派系,却针对县市议员提名和新支部遭冻结而爆发角力,甚至闹上去年的马华代表常年大会。当时一脸不悦的蔡细历还声称此举犹如“脱裤子给人看”。不料过了几个月后,他真的是“没穿裤子时遭逮个正着”,更因而丢官。

不过,马华公会当权派,也成了千夫所指和众所矢之的对象。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就发表文告讥讽马华会长理事会接纳蔡细历呈辞,极之“虚伪”,并指责其中一名成员就是幕后黑手。蔡细历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频频发表的弦外之音,也不忘重申这是一项政治阴谋。

黄氏皇朝甚嚣尘上
而黄家定派系作为这次风波的最大受益者,包括兼任卫生部长以及被传出将代掌柔佛州联委会主席职,也会遭到更多的舆论监视和压力。尤其是黄家定极力安排其胞兄黄家泉接班,以避免本身在3届9年任期后期变成跛脚鸭,进而在马华公会里头形成“黄氏皇朝”的说法,更是甚嚣尘上。这对黄家定极欲倡导的“健康政治文化”来说,犹如掴了本身一巴掌。

有者认为这部早就偷录的性爱光碟,选择在大选前的时机和蔡细历大本营的柔州派发,与马华在来届大选或因华社吹反风蒙受重挫,引起基层反弹冲击有关。因此, 坊间揣测其党内政敌通过“先发制人”的手段,先行砍掉最大的一个野心勃勃地方诸侯,可避免因大选成绩恶劣,引发烽火连天党争争夺资源的局面。

诚如评论员陈利良所言,蔡细历遭偷拍被推翻的作法,已经掀开“潘多拉”的盒子,更颠覆了马华公会党争的游戏规矩,包括过去不揭露个人私生活,以及不在大选前率先开打闹阋墙的底线。如同蔡细历所言,他不会是最后一个因光碟而遭伤害的人士,言下之意,接下来马华党内权斗的恶化可期。

从蔡细历呈辞后其充满冷嘲热讽和怨气的谈话来看,他对本身被迫结束政治生涯感到愤愤不平。从其呈辞当日,还有近7成的柔佛州区会领袖、11个吉兰丹马华区会,以及吉打州马华6区会领袖的声援,其基层实力不容小觑。而其勤力奔跑全国引来他人猜忌的说法,看来并非毫无事实基础。

健康政治文化沦收编旗帜
虽说人走茶凉,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被视为林良实旧部一员的蔡细历阵营,是否会与同样遭冷落的林祥才,以及高调挺他的林良实公子林熙隆,还有一直在旁虎视眈眈的蔡锐明等各股旧势力汇集,成为党内一股暗流,在党选时才挑战主流派,受人关注。此外,虽然蔡细历口口声声在本身辞职后,不准备巡回全国,将结束活跃的政坛生涯,但是政坛人士和马华党内中人却难以置信以其刚烈的个性,会就此俯首称臣或罢休,不排除他在幕后操盘,派遣代理人上阵的可能性。

对目前占上风的黄家定阵营而言,接下来的收编自然不在话下,并可以委派大选上阵的大权,来招降原属蔡系的国州议员领袖。但是马华公会自2003年AB队的内讧痕迹让人印象深刻,如今主流派又藉最大的其中一股地方势力领袖蔡细历的落马,来瓦解各地诸侯势力,势必会上演另一场的权力大洗牌,再次印证了“3年一小乱,5年一大乱”的党争生态循环。

黄家定自2003年上台以来,除了持续林良实时代的“逃避政治”、“修修补补”以及“渗透华团”的政治路线之外,建树并不多,之所以打出“健康政治文化”和“年轻化”的旗帜,其实是在耗费许多精力来收编党内各派系,诚然只属一种毫无向外拓展的内卷化现象。

就此分析,马华党争不会因为蔡细历的黯然引退而平息,反而会因为遭排挤和冷落的阵营,不得不做最后反扑而白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