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8, 2008

论马华改革之可能

黄业华

研究选举的黄进发,日前发表“投马华一票等于投巫统一票”一文,以选票数据分析马华公会如何扮演附庸党的角色,协助巫统巩固一党独大的地位,乃至拥护三次举剑恐吓非马来人的巫青团团长希山慕丁。

这些针针到肉的批判,数日未见马华领导层回应与驳斥,委实令人不可思议。须知,潘永强讥嘲马华逃离政治,马华至多有失职守,愧对支持者;而今黄进发批评马华附庸于巫统,助纣为虐,损害支持群众的利益,照这种说法,马华是压迫者的帮凶。当有人被巫统剥夺政治、经济利益,马华有一份功劳和分羹;当有人感觉被希山慕丁的马来剑威胁,马华有磨剑和捧鞘的汗水功劳。无法抓贼和帮贼人行劫,有天渊之别。

马华丧失理想,是不争的事实。半世纪来,马华公会一直沿用创党初期陈祯禄维护本土华人权益的论述,视己为华社代表,以争取华人权益为宗旨。

马华公会在1949年成立的时候,只是一个福利组织,协助华人不被驱逐出国及建立新村的工作,直到1952年才改组成政党。独立前后,除了和董教总联合提呈的华文教育备忘录之外,马华并无鲜明的斗争目标和纲领,往后的李三春即使提出了一系列发展计划,也只不过尝试舒缓华社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对政治平等和公民平等却一概不提。

马华政治手腕50年不曾提升
马华的政治斗争,五十年以来,不曾超过巫统紧紧限定的框架,不管面对怎样的屈辱,协商路线仍是唯一途径,马华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和手腕,五十年来可说不曾提升。

马华虽然人才济济,有多年前务边竞选的知识份子,有多年后意欲上阵的中文系教授,有文采一流政海扬帆的副总会长,有前大学辩才电台名嘴,还有无数博士硕士。可是谁在思考和拓宽马华的政治论述?谁能跳脱“华人政党为华人”的模式,以及华人人口减少的焦虑,提出另一个可行的愿景和政纲?

九大政纲显得马华“华团化”
视野决定了格局。何启良80年代已经指出马华缺乏“科学的政治理论和实际的意识形态”。二十年后回顾,马华的政治论述几乎一成不变,新鲜出炉的九大政纲,只显得马华越来越“华团化”。

马华的主体性在哪里?马华在国阵内部,乃至马来西亚政党政治的位置在哪里?试以三种论述解释之:

第一,协和式民主(Consociational democracy)的其中一个支柱(Pillar)。何启良曾经在《族群动员与官僚参与》一书以这个理论解释马来西亚的族群政治。协和式民主理论认为,在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协和主义是化解冲突的有效政治模式。协和主义的四个要素:来自不同社群的精英组成联合政府,每个社群都拥有相互否决的权力,公共服务领域必须反映社群人口比率,以及各个社群对本身的事务拥有高度自主性。

现实中,国阵只符合协和民主的形式——各个社群组成联合政府,其它诸如相互否决的权力,公共服务反映社群人口比率,社群有高度自主权,在巫统庞大的魅影之下只能变成私底下的怨言,怨社群给予的支持力量不够,怨社群的繁殖率太低。

瑞士是协和式民主的一个典范。同样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瑞士境内许多区域都是单一语言社群居多,例如说德语社群和法语社群。根据该国传统,国家最高行政机构——联邦委员会的七个委员,除了由四大政党选出,还规定必须有两位信奉天主教,两位德语非母语的成员。

马华党校拜访瑞士取经
瑞士境内不同语言社群能够长期和平共处,有赖于承认及尊重多元文化的并存,从官方语言有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支罗马语四种语言可见一斑。其26个郡长期的自治传统和公民投票的直接民主方式,使社群之间的纠纷能有效解决。1979年法语社群居多的汝拉郡要求脱离伯尔尼郡,就是通过公民投票和平解决。

借鉴瑞士,马华应该发问:“为什么瑞士的不同社群能够和平共处?为什么马来西亚的政客要举剑恐吓人民?如果一些政治制度和文化因素为瑞士带来了成功,哪些因素是什么?我们如何学习并应用在国阵内部?”建议马华党校组团拜访瑞士各个政党,了解及学习瑞士的政党政治生态和民主理念。

第二,保守政治联盟的成员党。在西方,政治保守派被视为维系政治稳定的基石,传统价值的守护者,例如说经济政策上的保守方针,捍卫传统社会文化和政治制度,以及拥护基督教的核心价值。保守派虽然内部的批判和改革缓慢,却对国家安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国阵虽然不停玩弄种族情绪,企图对国内各社群分而治之,推动各种名目的发展计划惠及朋党,浪费国家资源,但是数十年来奉行西敏寺政治制度,保留了英国政治的良好治理模式,制定中庸务实的外交政策,引入外资带领国家向制造业转型,对国家稳定也确有贡献。

马哈迪执政22年,摧毁了独立的司法系统,鼓吹发展主义纵容朋党与贪腐文化,残酷镇压监督执政者的反对党和新闻媒体,推动回教化的过程侵蚀了世俗政治体制等等。阿都拉政权延续了马哈迪的政策,也没纠正马哈迪任内所造成的错误。马华和所有国阵成员党最大的责任,无疑是阻止良好政治制度的继续崩坏。

联合其他成员党制衡巫统
作为国阵--保守政治联盟的成员党,马华该维护什么样的社会文化和政治制度?马华该捍卫什么样的传统价值?要达成这个目标,作为第二把交椅的马华,应当联合其它成员党,制衡巫统霸权,提出改良计划,使国阵成为一个互相尊重,平等对话,以理性宽容,人民利益为依归的协商平台。

再进一步,马华若能领导国阵,推动国阵重整为单一多元种族政党,禁绝所有玩弄族群情绪的种族主义文化,开拓一个保守政治的新局面,肯定是“功在凌霄”。是的,谁说多元种族政治的落实,一定要由人民公正党来完成?民政党的马袖强已经提出这种看法,马华总会长黄家定,你呢?

第三,马华旅台作家黄锦树曾经提出一个开创性的概念,把传统沿用的“马华文学”改变成“华马文学”。前者指华人以华文创作的文学,后者指华人以任何语言创作的文学。所以不管马来西亚华人以华文、马来文、淡米尔文、英文、法文创作的文学,都被归类成“华马文学”。

华人政党只能捍卫华人权益?
同理,马华作为“华人政党”,为什么只能捍卫华人权益?不能扩及到其他族群?为什么其他族群要由巫统和国大党来照顾?如果马华提出比巫统更吸引人的论述,让每一个公民认为,马华比其它政党更能照顾他们及发展经济,换票还有何意义?

何启良在他先前的研究已经指出,马华在各选区都是靠马来票胜选,而非华人票,华人倾向投票给行动党。如果马华能够做到让马来选民认同并投票给马华,而非靠巫统得来的侥幸胜利,那才是可喜可贺。

当一个“华人政党”不只捍卫华人的权益,当“印度人政党”不只捍卫印度人的权益,当沙拉越和沙巴的原住民政党不只捍卫当地原住民的权益,马来西亚的政治局面肯定完全不同。当这些超越传统群众的成员党离开国阵,举国只剩巫统一个“捍卫马来人权益的马来政党”,巫统还能胜选吗?巫统能不改变吗?

许多不再对政治抱有梦想的人,可能觉得这三个论述是天方夜谭,但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保守政治的改革是可能的,历史已经证明,政治改革有些时候不是由反对党推动,而是保守派或执政党推动变革而完成。

因为对国阵政府失望而唯国阵是反的人们,“盲反”限制了我们的瞻望未来的眼光,也限制了马来西亚政治的可能,如果我们不从政治的各个层面和寻找突破的阿基里斯之脚踵,改革的热情会因偏见和非理性慢慢变成冷却的熔岩,民主化的目标也更加遥不可及。

或许,保守联盟的改革或崩解,会是我国民主化的必经之路,谁知道呢?

Friday, January 18, 2008

投马华一票等于投巫统一票

黄进发

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宣称,投民主行动党支持票,并非投巫统反对票,因为民主行动党所竞选的都是马华公会的选区。这种说辞显然是要与巫统切割,希望华裔选民在憎恨巫统之余继续支持马华公会。

可是,马华公会及其他巫统附庸党可能和巫统切割吗?马华公会和其他巫统附庸党的议员有独立于巫统的意志吗?选民有可能支持马华公会与其他巫统附庸党而不造成巫统的强大吗?

真相是,巫统能有今天的强大,马华公会与其他巫统附庸党绝对功不可没。在过去六届大选中,巫统只在全国得到30%-36%的选票,但是除了1990年与1999年,其议席却一直超过45%,2004年时更单独过半。换句话说,巫统在上一届大选完全可以单独组织政府。明乎此,九位非回教徒部长被逼收回宗教权力备忘录的奴颜婢膝,难道让人意外么?

为什么巫统可以这样强大?是因为马来人占了马来西亚选民的一半以上吗?这只是一部分的事实。诚然,巫统“让出”了不少马来人居多的选区给马华公会、民政、印度国大党上阵,如果把这些选区的巫统支持者算进来,巫统的潜在得票率会比事实的票率更高。然而,这个差距未必太大,因为如果巫统单独上阵,它也几乎不可能得到任何非马来人选票。

巫统对轿夫无感激之情
另一部分的事实是,这是马华公会、民政党、印度国大党等巫统附庸党鼎力支持巫统的结果。事实上,就算巫统得到马来人/回教徒选票中的七成,以马来人/回教徒占半岛选民不到六成而言,它最多也不过只能得到四成选票,遇上1999年的烈火莫熄更要注定没顶。

马华公会等附庸党支持巫统有两种做法。第一种做法是,选举时为巫统抬轿,让巫统得到非马来人的支持而击败回教党、公正党或过去的四六精神党、人民党的候选人。

由于附庸党的支持是无条件(或者说,不敢谈条件)的,巫统对轿夫不见得会有一丝感激之情,甚至以践踏轿夫的手法往上爬;最典型的例子当然是2004年时,非马来人占选民51%、回教党只取得12%支持的森布龙(Sembrong) 区。取得全国第二高支持率(仅次于布城)的希山慕丁(右图中),其实是非马来人选出来的――如果各族投票率接近,而回教党的支持全来自回教徒,那么巫统的每十张票中接近六张是华人或印度人所投,而希山慕丁对此的回报是连续三年亮剑向非马来人示威。

今天,黄家定企图在中英文报把马华公会和巫统切割,但按照黄家定“支持行动党,不代表反对巫统,因为行动党不对垒巫统”的逻辑,巫统支持者为什么也不能达到“支持巫统,不代表反对行动党”或者“支持巫统,不代表支持马华公会”的结论呢?

如果《马来西亚前锋报》把这个大做文章,黄家定敢不敢坚持媒体没有错误引述呢?大选来时,森布龙区的马华公会、马青团和马华公会妇女组敢拒绝替Keris剑客助选吗?他们恐怕甚至抽后腿都没有胆量。为什么?因为附庸党大选时在其他选区还是要靠巫统的支持票“食糊”。

选区划分附庸党功在凌霄!
事实上,附庸党在选战中为巫统摇旗呐喊的支持,对民主的伤害还不算可怕,因为到头来要不要接受附庸党的宣传,毕竟是选民的权利。如果选民喜欢支持巫统,我们就必须尊重。附庸党为巫统所作的第二件事才可怕:不断重划选区,让巫统未战先胜!

看看巫统议席的成长纪录(表一),我们就可以发现巫统壮大的秘诀,在于最短八年一次可以做一次选区重划。1984年的选区重划,表面上虽然让巫统所分配的议席稍跌,却改善了其选区形势,让巫统能够在得票率降低0.65%的情况下依然增加了1.44% 议席(13席)。

1994年的选区重划更是伟大,配合了巫统东进沙巴,巫统在1995年所获分配竞选的议席首次过半(53.13%)。2004年的选区划分再接再厉,不但巫统所获分配的议席稳定维持在53%,最后巫统所掌握的议席更空前成长13% 至50.23%,虽然其得票率只成长一半(7%)至35。63%。

表一:巫统因选区重划而壮大

1984、1994、2002年这些伟大的选区重划,请问是巫统自己独立重划的吗?《联邦宪法》规定,国会选区重划需要国会半数同意(注)。到2004年为止,巫统从来不曾单独取得多数,所以,巫统在国会的壮大,包括黄家定在内的巫统附庸党议员全都功在凌霄!

黄家定在和巫统切割时,没有提醒我们:2008年根本是一场买一送一的选举,因为新国会很可能会在2010年再次重划选区。在印裔选民奋起反抗巫统之后,巫统必然对混合区更无信心,而会制造出许多马来人占多数的迷你选取。因此,我们每选出一个国阵议员,巫统的壮大就多了一张支持票,让他在2012年再次取得2004年般的大胜!

在主子倒行逆施时,不敢发出诤言,宁非不忠?在主子成为过街老鼠时,赶快划清界限,宁非不义?如果连划清界限也是虚张声势,宁非不诚?而知道主子扬威耀武的危险,却仍然假意切割来为主子护航,不管国家祸福,宁非不仁?

巫统今天还不够强吗?我们还要让他们继续举剑威胁我们多十年、八年吗?由于有一个以确保巫统万年执政为目的的选举制度,不管我们怎么投在野党,未来还是会有很多剑客进入国会。我们还需要支持不忠、不依、不诚、不仁之徒,让种族主义剑客更加强大吗?

注:一般州宪法的规定比较完善,州选区重划需要三分二通过。因为州选区不能跨越国会选区,所以如果前者不能重划,后者的重划也就失去意义。因此,如果在野党能够脚踏实地在每个州力求否决国阵三分一,不但可以制止巫统在州议会的扩大,也可以让国阵重划国会选区的计划功败垂成。

黄进发是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比较民主化博士候选人、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主席。

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黄家泉接班障碍清除不少

潘永杰

1月2日可能是前卫生部长蔡细历人生中其中一个难忘的日子,那天既是他的生日,却也是他宣佈从政治顶峰退下的日子,为30年的政途划上句号,留给国人的则是连串惊叹号。

不过,蔡细历在政坛的终站,对马华公会其他各派系领导而言,却是他们逐鹿中原的起点;蔡细历这次的春(宫)风(波)已经为马华公会今年八月的党选吹皱一池水,未来势必牵动党内派系重新洗牌。

按照马华公会党章三届九年的任期限制规定,今年党选将是黄家定最后一次寻求连任的机会。所以对黄家定来说,如何在后黄家定时代,让自己属意的接班人选占据有利的接捧位置,从而在2011年更上一层楼铺路,2008年党选会是关键的一战。

扫除黄家泉接班障碍

外界普遍认为,黄家定所属意接班人就是时任总秘书的胞兄黄家泉(右图),而蔡细历在党内的实力,足以在今年党选打乱黄家定的如果算盘。在蔡细历辞职已成事实之后,似乎为黄家泉的接班之路扫除了不少障碍。

同样地,对陈广才来说,蔡细历是极可能在今年党选挑战署理会长一职,蔡细历下台,无异于除掉了一大劲敌,让目前政治处势不妙的他,有暂时喘息的机会。

环顾马华公会这种党内派系生态背景,再对照蔡细历在承认是性爱光碟男主角的记者会上,直言是一宗政治阴谋,隔天辞呈又针对性的向媒体表示,打造健康文化,不只是“做完三届任期便下台”这么简易,就不得不让人揣测,这次蔡细历性色光碟的流出,是党内派系恶斗的结果。

派系缠斗的血淋琳序幕
因此,蔡细历的鞠躬下台,谢谢收看后,为“后黄家定时代”的党内派系缠斗揭开了血淋淋的序幕。所以,今后三年将是马华公会从后黄家定时代过渡到黄家定以后的时代的政治时期。

目前,值得观察的是马华公会党内派系走向。首先,蔡细历失势,足以让党内派系失衡,党内派系在不愿看到一派坐大的情况,是否选择相互结盟以便共同牵制敌对派系,还是西瓜偎大边,向主流投诚靠拢,以图保留实力。

其次,以曝光侵犯隐私的性爱光碟的做法来斗倒政敌,可能无法让党内基层接受,从而在党选上引起反弹,也许会得不偿失。

从马华公会党争历史看来,除了陈祯禄、陈修信父子和林苍佑的政争,真正关乎政治路线分歧以外,其余者皆是无关政见,纯粹是为了人事权位的争夺。蔡细历事件也不例外,不同是这次政争的手法,比过往更骯脏、恶劣和低级。

蔡细历会运筹帷幄反扑吗?

庄迪澎

原任马华公会副总会长蔡细历在2005年的党选中,第一次竞选副总会长,就以第二高票胜出,成为马华公会权力核心的一颗新星;就在人们都在研判他会不会在今年八月党选挑战署理总会长陈广才,甚至直捣总会长黄家定之际,却在2008年除夕闹出他在酒店偷情被偷拍的丑闻,并在短短三天内辞去所有官职和党职,的确令人始料不及。

尽管国阵兼巫统主席阿都拉巴达威及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等人都说,蔡细历是自愿辞职,但是单看蔡细历过去几天向媒体发表的话中有刺的言论,不难窥探出蔡细历在记者会上落落大方的姿态,无法完全遮掩他心中对这次“被拉下马”的怨怼。

蔡细历在1月2日的宣布辞职的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却也意有所指地说,健康的政治文化不只是“做完三届任期便下台”这么简单,而偷拍性爱影片的手段毁掉一个领袖,是一种不健康的政治文化。人们只要想起,正是黄家定就任总会长后,修改党章限定“总会长”职位只能连任三届九年,蔡细历这句话的确留下了很大的联想空间。

蔡细历自愿辞职?
蔡细历说了另一句话:“我的道歉并没有效,他们认为我是个负担,因为政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干净的。”尽管阿都拉说内阁没有讨论蔡细历事件,但官方新闻社马新社却报道,是内阁要蔡细历辞职。

一项未经证实的消息说,蔡细历在2008年元旦公开承认是偷情光碟主角后,“一些巫统的部长把他臭骂一顿,骂他为什么这么笨去承认”;无独有偶,蔡细历在1月2日的记者会上,也未点名地说:“也有一些人骂我说,为什么你这样傻?为什么你不否认?因为没有人可以证明是你,也没有报业(章)公开的说是蔡细历医生。”

他自1979年参加马华公会后,在老家柔佛州苦心经营了25年之后,2004年终于才以接近花甲之年(57岁)首次当选国会议员和出任内阁部长,2005年党选更是以高昂斗志竞逐中央,结果以第二高票当选副总会长。

但是意气风发的蔡细历,似乎忘了收敛些许锋芒,也似乎忘了,“老二”尚且要懂得“老二哲学”才能存活,更何况他最多也还只是“老三”――冯镇安虽然以最高票当选副总会长,但此人已无足轻重。蔡细历当选副总会长后,媒体曝光率提高很多,也讲了很多话,其中有两句话肯定令一些人吃不消:一是接受报纸专访时说陈广才只是工作伙伴,二是说时机到来时,不排除竞选更高党职,包括总会长职。

蔡细历如此肆无忌惮,并不出奇。蔡细历在柔佛州当了14年的行政议员,当行政议员之前,他在巴株吧辖行医;凭着他的从政资历、专业人士背景,还有很强的自我意识(ego),以帮总会长提公事包出身的现任总会长黄家定和被嘲讽为“收藏红楼梦书籍专家”的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不可能高到哪里去;更何况,在2005年党选,黄家定虽然当选总会长,却只得大约65%的选票,而陈广才更糟,经历“苦战”才仅得56.24%选票当选署理总会长。

高层暗斗非秘密
尽管马华公会领导人纷纷否认,蔡细历这次摔跤乃政治阴谋的结果,现在也没有人可以断定究竟是谁设计偷拍,但蔡细历和黄家定、陈广才之间的暗斗、角力,早已不是秘密。

蔡细历和黄家定的一个主要战场,就是柔佛州;虽然两个人都在吉隆坡,但在柔佛州却各有自己的心腹打代理战――柔佛两个州议员郑修强和黄日升,各位其主,彼此不咬弦由来已久。

去年七月间,蔡细历的人马、柔佛州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闹出“公寓门丑闻”,以及前年12月至去年1月间推选县市议员的纠纷,处处显示蔡细历和黄家定暗斗的痕迹。

蔡细历普遍被视为前总会长林良实嫡系的人马,当选副总会长及卫生部长后,勤于和各地“诸侯”结盟,再加上他本身在柔佛州的强大势力,在今年八月党选挑战署理总会长乃至总会长,并非绝无可能。

《独立新闻在线》曾报道,蔡细历出任卫生部长之后,全国“走透透”,藉着访问各地医院之便,亲走基层,建立人脉、拉拢结盟,蓄势待发竞选总会长。蔡细历昨天在记者会上也承认,在三年半里访问了不少过100家医院及50家卫生设施,并顺道和马华公会基层会面,“以致有人造谣说他有政治目的,因此有人要把他从政坛上拉下来”。

姿态强悍锋芒太露
持平而论,同样是内阁部长,但在公务上蔡细历的确给人较为深刻的印象;时事评论人唐南发就如此评价道:“马华公会高层领袖当中,在偶尔敢怒敢言的翁诗杰之后,就属其形像最佳,比黄家定和陈广才都具有领袖魅力,除了去年因为黄明志事件处理不当而失分之外,在党内倒是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地方。”

不过,姿态强悍的蔡细历也许跑得太快,并不是处处都受欢迎;至少在推选柔佛州县市议员人选时,就被批评要拔出黄家定派系的人马,甚至要“吃到完”。他最近因偷情光碟事件下台,马华公会柔佛州一名基层党员就幸灾乐祸的对《独立新闻在线》说:“我要买烧猪拜天官!”

蔡细历闹出偷情光碟事件后,谁将有机会当上部长,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人们普遍认为,两个最热门的人选,当属黄家定的哥哥黄家泉及“独行侠”翁诗杰,其中又以黄家泉出线的机会最高。

黄家泉入阁指日可待
在目前仅存的三位票选副总会长是冯镇安、翁诗杰及林祥才,冯镇安在2005年党选以最高票(1496)当选,翁诗杰居次(1301),林祥才殿后(1225);冯镇安已经是内阁部长,翁诗杰是副高教部长,而林祥才则是副旅游部长。轮形象,翁诗杰升任部长的可能性自然比林祥才高很多。

不过,可能性更高的人选是参加2004年大选败北,却仍被委任为马华公会总秘书的黄家泉。

黄家泉出任总秘书之前,是全国组织秘书,曾任霹雳州行政议员,在2004年大选“弃州攻国”,竞选华都牙也国会议席,却以近八千张票数差距败给民主行动党的冯宝君。在大选中落败的黄家泉并没有因此失去党职,除了续任霹雳州联委会主席,更从全国组织秘书跃升为全国总秘书,并出任马华公会党校校长。

黄家泉目前并无官职,在来届大选若能当选国会议员,以总秘书的党职出任内阁部长,在马华公会里名正言顺。黄家泉之前的总秘书陈祖排曾官拜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

不过,马华公会今年的党选会有什么变数呢?蔡细历虽然因偷情光碟所累辞去所有官职和党职,甚至也说无意再追就究竟是谁设计偷拍他,但是政治人物在台面上说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以当真呢?

一名观察蔡细历性格的政治人物就对《独立新闻在线》说:“他是那种‘你打他不死,他反过来一定打死你’的人。”马华公会2005年党选,人们普遍认为前总会长林良实的幽灵犹在,而蔡细历这个刚卸下官职党职、赋闲在家的政治老鸟,难道无法运用多年来建立的人脉与掌握的资源反扑,教训他口中的“政敌”?

蔡细历在宣布请辞的记者会上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不会是第一个(被偷拍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马华公会里面那些“身有屎”的领导人,能高枕无忧吗?

一句话说完:江湖从此多事!

马华的楚霸王?

杨凯斌

蔡细历因性爱光碟呈辞的事件,看似输掉了官职和党职,但是他在短时间内主动承认是光碟男主角以及一口气辞去所有官职位和党职的举动,赢得了“勇于承担”、“负责任”和“敢做敢为”的口碑和尊敬。

蔡细历也一举攻占连日来的报章和媒体头条,并持续发表吐露心声,其率直又深具冷嘲热讽的谈话,极力打造出“悲剧英雄”的形象。此举显然已经成功卸下本身的所触犯的性丑闻道德问题,并反把注意力转移到马华当权派身上,尤其是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和总会长黄家定身上。

颠覆政坛作风反占道德高地
蔡细历透过勇于承认本身是光碟的男主角,并以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辞去所有职位包括国会议席的举动,已经颠覆了过去大马政治人物拖延敷衍的回应丑闻模式,形塑出其刚烈的个性。

吊诡的是,他不但没有因为性爱光碟而遭受严峻批判,反而更在各主流媒体和国阵领导人一片赞美惋惜声中,占据了道德高地。而蔡细历耐人寻味的“健康政治文化不止限制官职任期”所批判的对象,更是呼之欲出。

有人戏称,他犹如自刎的楚霸王项羽,并凸现出其政敌采用如同汉高祖刘邦般的流氓手段所害。当然蔡细历“红毛直”的率直作风,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崛起又遭人用 难以料到的卑鄙手段陷害坠落,也折射出大马政坛,甚至马华公会本身政治文化的堕落和不择手段。在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集权体制里头,敢于讲真话和表露内心想 法的性情中人,处于一个拉帮结派,巴结权贵往上爬的制度里头,自然是难以生存。

有者指出,在蔡细历呈辞后,马华的党争风暴刚刚才开始,这恐怕是运用偷拍手段对付蔡细历的幕后黑手,所始料不及的事情。蔡细历输掉了第一个回合的官职和党 职的“里子”,但是却赢了第二个回合的媒体造势和形象“面子”。媒体界人士也为此形容,蔡细历的确是把其“剩余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

陈广才首当其冲
首当其冲的是卷入46亿令吉巴生自由贸易区丑闻的陈广才,在野党已即刻声讨他被指滥权发出三封担保信的举动,并要他向动作干净凌厉的蔡细历看齐,以附和首相阿都拉所标榜的“文明回教”以及黄家定所倡导的“健康政治文化”旗帜。

另一方面,在柔州频频传出黄家定派系与蔡细历派系,却针对县市议员提名和新支部遭冻结而爆发角力,甚至闹上去年的马华代表常年大会。当时一脸不悦的蔡细历还声称此举犹如“脱裤子给人看”。不料过了几个月后,他真的是“没穿裤子时遭逮个正着”,更因而丢官。

不过,马华公会当权派,也成了千夫所指和众所矢之的对象。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就发表文告讥讽马华会长理事会接纳蔡细历呈辞,极之“虚伪”,并指责其中一名成员就是幕后黑手。蔡细历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频频发表的弦外之音,也不忘重申这是一项政治阴谋。

黄氏皇朝甚嚣尘上
而黄家定派系作为这次风波的最大受益者,包括兼任卫生部长以及被传出将代掌柔佛州联委会主席职,也会遭到更多的舆论监视和压力。尤其是黄家定极力安排其胞兄黄家泉接班,以避免本身在3届9年任期后期变成跛脚鸭,进而在马华公会里头形成“黄氏皇朝”的说法,更是甚嚣尘上。这对黄家定极欲倡导的“健康政治文化”来说,犹如掴了本身一巴掌。

有者认为这部早就偷录的性爱光碟,选择在大选前的时机和蔡细历大本营的柔州派发,与马华在来届大选或因华社吹反风蒙受重挫,引起基层反弹冲击有关。因此, 坊间揣测其党内政敌通过“先发制人”的手段,先行砍掉最大的一个野心勃勃地方诸侯,可避免因大选成绩恶劣,引发烽火连天党争争夺资源的局面。

诚如评论员陈利良所言,蔡细历遭偷拍被推翻的作法,已经掀开“潘多拉”的盒子,更颠覆了马华公会党争的游戏规矩,包括过去不揭露个人私生活,以及不在大选前率先开打闹阋墙的底线。如同蔡细历所言,他不会是最后一个因光碟而遭伤害的人士,言下之意,接下来马华党内权斗的恶化可期。

从蔡细历呈辞后其充满冷嘲热讽和怨气的谈话来看,他对本身被迫结束政治生涯感到愤愤不平。从其呈辞当日,还有近7成的柔佛州区会领袖、11个吉兰丹马华区会,以及吉打州马华6区会领袖的声援,其基层实力不容小觑。而其勤力奔跑全国引来他人猜忌的说法,看来并非毫无事实基础。

健康政治文化沦收编旗帜
虽说人走茶凉,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被视为林良实旧部一员的蔡细历阵营,是否会与同样遭冷落的林祥才,以及高调挺他的林良实公子林熙隆,还有一直在旁虎视眈眈的蔡锐明等各股旧势力汇集,成为党内一股暗流,在党选时才挑战主流派,受人关注。此外,虽然蔡细历口口声声在本身辞职后,不准备巡回全国,将结束活跃的政坛生涯,但是政坛人士和马华党内中人却难以置信以其刚烈的个性,会就此俯首称臣或罢休,不排除他在幕后操盘,派遣代理人上阵的可能性。

对目前占上风的黄家定阵营而言,接下来的收编自然不在话下,并可以委派大选上阵的大权,来招降原属蔡系的国州议员领袖。但是马华公会自2003年AB队的内讧痕迹让人印象深刻,如今主流派又藉最大的其中一股地方势力领袖蔡细历的落马,来瓦解各地诸侯势力,势必会上演另一场的权力大洗牌,再次印证了“3年一小乱,5年一大乱”的党争生态循环。

黄家定自2003年上台以来,除了持续林良实时代的“逃避政治”、“修修补补”以及“渗透华团”的政治路线之外,建树并不多,之所以打出“健康政治文化”和“年轻化”的旗帜,其实是在耗费许多精力来收编党内各派系,诚然只属一种毫无向外拓展的内卷化现象。

就此分析,马华党争不会因为蔡细历的黯然引退而平息,反而会因为遭排挤和冷落的阵营,不得不做最后反扑而白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