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7

黄家定搭便车

余福祺

单看这篇文章的标题,你一定以为我又要调侃黄家定重施搭地跌,然后幕僚安排记者刚巧碰见他顺道帮他拍照上报的戏码了。

你错了。这一次我要谈的不是他特地故作亲民的生硬桥段,他也不大可能做些什么“共车计划”来疏解雪隆地区拥挤交通状况或有利环保的动作,因为最近阿都啦和其它巫统诸公还没关心起空气污染指数或环境危机的议题,爱看巫统当权者风向行事的黄家定不会做这种没有机会借机向巫统上司示好的闲事。

是的。你可能已经猜对了一半或至少摸出了端倪:我要“弹”的是黄家定明哲保身,等待我国首号人物阿都啦或巫统次号领袖纳吉对某项涉及公共利益却异常敏感的议题作出决定和宣布后,他才跟在后头表态,大发四平八稳的公关辞令,在不开罪各方的情况下,抬一抬国阵上司的轿子,顺便沾一沾热门新闻的光上报、出镜!

这便是黄家定最拿手的官场绝活——“搭便车”了!

11月17日的《八度空间》八点正华语新闻,以及《星洲日报》夜报全国版第三版图文并茂的大块新闻,皆不约而同(还是黄总的新闻秘书特地精心安排的?)的报导黄家定透露内阁成员一致通过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林甘司法短片丑闻的详情。

在电视新闻的镜头里,黄家定大义凛然阐述对我国司法公信的关心,以及对首相即将成立之皇家委员会的信心,俨然对国家三权分立的建制十足的推崇和由衷地捍卫。不知道黄家定在首相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之前的言行者,一定以为这一番义正言辞的宣告是黄总一贯的公开立场,你知、我知、全体马来西亚公民皆知。

《星洲日报》更是把黄家定大谈司法危机议题的新闻照片和访谈内容编排在于我国司法界享有崇高声誉的前首席大法官敦沙列阿巴斯(Tun Salleh Abas)的新闻之上,隐隐让人觉得黄家定在司法议题上与敦沙列的齐名,甚至他评论司法危机的新闻价值比敦沙列更高哦!

咦,慢着!直到首相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林甘司法短片丑闻当日,黄家定从来都没有公开表达过任何对我国司法危机的关注;素来与马华公会交好,并与马华A队有策略伙伴关系的中文报当然也不会贸贸然对他们景仰的黄家定抛出对本国司法制度之看法的敏感问题,因为大家都心照--“这不可说、不可说.....”。一旦在未经许可下不慎让黄家定与司法公正的议题扯上边,轻则让黄总不愿置评的态度遭到反对党戏谑为“怕事”、被评论人和网民调侃“逃离政治”,重则害黄总踩到国阵上司的痛处,让上司忌讳的敏感议题无端的被报章报导,让舆论界高调发挥。

这些日子以来,中文报的言论版不时刊载一些大力表扬黄家定忧国忧民、为华社作出极大贡献的“读者投书”;不少与黄家定和黄家定的幕僚交好的青年朋友,也不时不经意流露出对黄家定致力整顿马华腐败文化、大刀阔斧革除风评不佳的“前朝人马”以重振马华声威和政治作为的好感。

然而,我还是忍不住想提醒这些“勤于笔耕的读者/评论作者”,以及自我感觉良好的朋友们:一个政治人物到底有没有政治担当,有没有足以在历史留名的政治家风范,甚至配不配让人们赞不绝口的推崇,是必须从他是否言行一致,前后一贯;能否在关乎国家建制、社会公义和人民福祉的危机演化至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及时作出公开的表态,以求在大是大非的原则上对得起选民和社稷的从政勇气来检验的。

我们当然不敢奢望每个政治人物在任何重大的公共议题爆发之时,都能一马当先登高一呼,并得以单凭一己之力及时匡正时弊;我们不会强求也是血肉之躯,也是常人一个的政治人物时时刻刻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圣贤境界。

但是最起码,一个有担当、有抱负、有理念的政治人物会尽可能时时秉守自身党团或至少自己个人的公义底线。而政治人物是否谨守公义底线的评断标准与一般平凡百姓的不同。由于政治人物是公众人物、是人民代议士,他的道德勇气不仅仅要做到,而且还要让人们看得到。如果一个政治人物可以抱有或甚至说出“时机不成熟,不适合表态,以免打草惊蛇”,那么我建议他不必从政了,改行当私家侦探或申请加入皇家警察刑事调查组好了!

你有听闻历史记载推翻腐败满清政权的孙中山或达致解放黑奴功业的美国总统林肯,甚至争取我国独立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乃至独立初期为我国华社谋取公民权的马华创党人陈祯禄等人特意强调必须低调行事,以免“让极端分子坏了好事”,以致功亏一篑的滑稽借口吗?

这一次,黄家定突然破天荒公开谈及我国司法危机的课题,虽然大多是起因于正好遇到“时事习题”可以及时发挥、赶着挖新闻交差的记者刚巧提问,我想,这也与黄家定的其中两名幕僚吴健南以及郭义民同是法学本科出身的因素有关。只是,吴氏和郭氏只足以让老板在阿都拉从善如流作出正面表态后才姗姗来迟的事后孔明,他们作为幕僚帮上司紧扣热门议题以便顺势彰显正面政治关怀的角色是成功的,不过,作为协助黄家定具体落实不时挂在嘴边的“堂堂正正做人”之“健康政治文化”和《九大政纲》却是不及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