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来届大选不利马华

郑名烈

由希山慕丁举剑开始到黄明志事件,巫统已成了在行动党和公正党在来届大选的超级助选员,但马华却只能忍气吞声,仅能消极的向华社再三强调有限的功绩,诸如增加多华小学额、争取多少大专奖学金,希望来届大选不会遭华社唾弃。

然而,从电台与电视的现场叩应节目,倘若讨论课题关系到马华时,除了少数或是马华党员与支持者在立场上稍稍偏向同情马华或替马华做宣传之外,大多数民众播电表达看法时都对马华在政治上的表现感到极度失望,呈现出怨气冲天的现象,并向全国观众宣达对马华的不满。倘若观众的电话代表着对政党表现的满意度,可推断华社在来届大选的投票趋向对马华相当不利。

当巫统由阿都拉掌舵、马华步入黄陈时代开始,巫统的气势就不断压向马华。对马华而言美其名是顾全大局,说得好听点可解释为忍辱负重,说得不客气些又可说成懦弱无能任人欺。因为现有体制没有保障制度健全性,彼此一直未能针对原则达成共识,才创造了协商的空间。然而,协商是最没效率的工作方法,协商应是制度建立之初针对不妥之处进行改善的过程,长期采取协商才能解决问题对庞大的组织群而言是不健康的现象。好比一家成立了五十年的大集团,做行事条例仍然模糊不清、下情不能上达,中间做手瞒天过海,行政人员依然乖离原则为所欲为,这样的公司破产收档是早晚的事。

高度依赖马来票,自然难说不
扣除马华应当无望胜出的华裔民超过70%以上的选区,马华需要巫统配票才能力保在马来选区和混合选区过关(这样的国会选区占了22席),并且在华裔选民略占多数的选区打败对手(如亚沙、沙登、峇吉里、居銮、古来及振林山),同时才有望保住马六甲市区、八打灵北区及金宝三个华裔选区。如此对巫统高度依赖的情况下,马华自然难以对巫统说不。但是,当巫统不顾情面的要马华去做代罪羔羊,马华不应坐以待毙。反之,应适时做出反击,才能赢回华社的信心。否则,愈是依赖巫统的配票,马华就愈处于被支配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