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2, 2007

马华领袖别专挑安全区上阵

郑名烈

股票指数创新高、公务人员大幅加薪,大选看来已不远。当然,马华领袖想必也开提起精神备战。但是,在党中央居高位者看来仍会“老神在在”,因为都在安全区上阵,已没有落选的可能。

马华领袖的勇气如何,逢大选就可看得出来。唯一算得上勇者,看来只有李三春一人。1982年大选,李三春直捣行动党全国主席曾敏兴盘居多年的老巢,结果带动马华士气,把行动党打得落花流水,行动党在西马半岛由1978年的15席输到仅剩6席。

林良实掌政时期,除了1986年的总秘书黄俊杰在巴生区上阵,以600票惊险击败黄朱强之外,后李三春时代历经陈群川、林良实到黄家定领导的马华公会,每逢大选马华领导层职位越高者,就越懂得选择在越安全的选区上阵。尤其具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可自由选择在国阵分配给马华的的选区上阵。而副总会长、州主席副会长、总团长、总秘书、妇女组主席等高职或担任州主席者,亦可在中央高层的决定下,派往任何国阵商议后给马华的选区竞选。

副部长选区华裔选民皆不过半
当然,少数与州巫统关系良好者,亦能靠着巫统的护航下威胁要挟马华中央接个人的出线资格,基于不愿承担因窝里反而导致败选的责任,一般上马华中央都会迫于无奈而“尊重”这种“另类”的候选人的出线权。仔细看一看现有马华中央领袖的所属选区,根据2004年的选区选民结构数据,所有副部长级的资深领袖,竟然没有一人的选区的华裔选民超过50%。而翁诗杰、胡亚桥、陈财和及江作汉的选区竟然马来选民还过半。

马华领袖与所出战选区选民结构如下(挂弧内为官职):

蔡细历-拉美士: 华48.7%,巫34.9%( 部长)
黄家定-丹绒比艾: 华48%, 巫50% (部长)
廖中来-文冬:华48.3%,巫40.7%(副部长)
韩春锦-芙蓉华:48.1%,巫38.9%(副部长)
黄锦鸿-峇央峇鲁华:47.8%,巫40.3%(副部长)
陈仪乔-巴生: 华47.3%,巫33.1% (政务次长)
林祥才-八打灵南区华: 46.4,巫%36.9%(副部长)
黄燕燕- 劳勿: 华43.5%,巫47.7% (副部长)
翁诗杰-班兰:华42.6%,巫51.4%(副部长)
陈财财-敦拉萨: 华40%,巫51.1%(副部长)
陈广才-士拉央: 华39%,巫43.9%(部长)
姚长禄- 旺沙玛朱: 华38.2%,巫52.7% (政务次长)
胡亚桥- 关丹 :华36.8%,巫58.2%(副部长)
冯镇安-阿罗牙也: 华31.1%,巫56%(部长)
江作汉-红土坎:华26.8%,巫67%(副部长)

事实上,若以胜出选区华裔选民的比率高低来论功行赏,周美芬、王乃志应当出任正部长,何襄赞、林时清等人更应让得到更高官职,而丘思东、叶炳汉、吴绍阀、蔡锐明、曾亚英都至少可分配到副部长。因为他们都是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选区胜出。

Saturday, May 05, 2007

黄家定奉行老二原则

leearv

“黄总会长也表示,就是因为保校成员每每在补选区到处派发白小保校宣传单,而造成马华公会努力争取重新使用白小原校的努力功亏一篑,而间接影响马华公会声誉…总会长表示他会去协商,他也强调没有把握的事,他不会随意公布,这是他的处理方式…”

各位看到了吗?如果这位白小原校家长的话属实,就摆明了黄家定奉行的是老二哲学,一切只能委曲求全,等到老大心里高兴了,才分那么一丁点猪骨头给你。既然是在政府里面,就应该要有担当,要有决策权。显然黄家定没有,否则他不会说什么“没有把握的事不会随意对外公布”之类的话。请问各位读者,你们在哪一个国家会见到这么光怪陆离的事?教育是国之根本,你有听说过哪个国家的政府对建学校没有把握的吗?再说,要求马华在政府里面争取重开白小是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为什么要偷偷进行?为什么不能张扬?就算跟在野党走在一起,也是我们民主的选择啊!为何非要认同你马华公会的路线,才是“正道”?

我真的很不明白,我们华人究竟身上带有什么样的原罪,不能像巫统的党要那样,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争取我们民族教育的权利?黄家定总会长,你如果真的代表我们,何苦要表现得如此委屈,让我们的族群这么抬不起头?你扪心自问,当巫统的基层要求建回教堂和宗教学校,他们的呼吁常常马上得到认可,RTM和TV3也大肆宣传,内阁部长主持奠基开幕更时而有之,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低调”?为什么我们就必须顾及他们的感受?这种待遇,就是你们国阵常常挂在嘴边的“权力分享”吗?

黄家定又说“试问如此的方式来打压,那一个政府会妥协呢?”,其实道尽了马华的苦衷。我看不肯妥协的是巫统的极端份子,还有死要面子的首相等人。而且,黄家定这句话真是像广东人说的,“打横来讲”。白小工委会小小的一个民间组织,势单力薄,如果不是政治需要,在野党也不会看它一眼。还好这些年来有许多华团和社会人士默默支持,否则也不会称到今天。它何德何能可以“打压”政府和马华公会?黄总会长,你也太看得起白小工委会了。我想,是你友党的领袖们不爽罢了。

这就是马华公会和民政党的悲哀,永远要仰巫统鼻息。黄家定唯唯诺诺,我个人向来不敢对他有期望。他对白小家长的谈话,只不过印证我对他为人的看法。

至于林敬益,平常面对记者的问题稍有不爽就破口大骂,但一面对巫统的极端份子,也变得噤若寒蝉,内阁里面就数他和三美威鲁最凶,连巫统的部长都没有这么嚣张。又或许巫统的部长知道自己的党掌握实权,不必像马华,民政或国大党那样,对外人摆出一副凶悍的表情来掩饰本身老二的地位。

追根究底,是我们纵容了这些马华的领袖们。我们不懂得用选票教训他们,得到一点好处就选票回流,难怪纳吉会说我们华人是“务实”的。我们恐怕也务实得过头了。

最后,我劝请白小工委会站稳立场,不要随便就被黄家定的甜言蜜语欺骗,更不能被收编,千万不好得到马华高层几次接见交流,就以为事情得到解决。我们不能忘记,就算解决了白小原校的问题,全国依然面对华小不足的困境,这个局面不改变,以后还是会有更多类似白小的问题。我们要的,是不卑不亢,不屈不挠的精神,争取教育平等,以及从制度上根本解决华小不足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