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7

黄家定搭便车

余福祺

单看这篇文章的标题,你一定以为我又要调侃黄家定重施搭地跌,然后幕僚安排记者刚巧碰见他顺道帮他拍照上报的戏码了。

你错了。这一次我要谈的不是他特地故作亲民的生硬桥段,他也不大可能做些什么“共车计划”来疏解雪隆地区拥挤交通状况或有利环保的动作,因为最近阿都啦和其它巫统诸公还没关心起空气污染指数或环境危机的议题,爱看巫统当权者风向行事的黄家定不会做这种没有机会借机向巫统上司示好的闲事。

是的。你可能已经猜对了一半或至少摸出了端倪:我要“弹”的是黄家定明哲保身,等待我国首号人物阿都啦或巫统次号领袖纳吉对某项涉及公共利益却异常敏感的议题作出决定和宣布后,他才跟在后头表态,大发四平八稳的公关辞令,在不开罪各方的情况下,抬一抬国阵上司的轿子,顺便沾一沾热门新闻的光上报、出镜!

这便是黄家定最拿手的官场绝活——“搭便车”了!

11月17日的《八度空间》八点正华语新闻,以及《星洲日报》夜报全国版第三版图文并茂的大块新闻,皆不约而同(还是黄总的新闻秘书特地精心安排的?)的报导黄家定透露内阁成员一致通过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林甘司法短片丑闻的详情。

在电视新闻的镜头里,黄家定大义凛然阐述对我国司法公信的关心,以及对首相即将成立之皇家委员会的信心,俨然对国家三权分立的建制十足的推崇和由衷地捍卫。不知道黄家定在首相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之前的言行者,一定以为这一番义正言辞的宣告是黄总一贯的公开立场,你知、我知、全体马来西亚公民皆知。

《星洲日报》更是把黄家定大谈司法危机议题的新闻照片和访谈内容编排在于我国司法界享有崇高声誉的前首席大法官敦沙列阿巴斯(Tun Salleh Abas)的新闻之上,隐隐让人觉得黄家定在司法议题上与敦沙列的齐名,甚至他评论司法危机的新闻价值比敦沙列更高哦!

咦,慢着!直到首相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林甘司法短片丑闻当日,黄家定从来都没有公开表达过任何对我国司法危机的关注;素来与马华公会交好,并与马华A队有策略伙伴关系的中文报当然也不会贸贸然对他们景仰的黄家定抛出对本国司法制度之看法的敏感问题,因为大家都心照--“这不可说、不可说.....”。一旦在未经许可下不慎让黄家定与司法公正的议题扯上边,轻则让黄总不愿置评的态度遭到反对党戏谑为“怕事”、被评论人和网民调侃“逃离政治”,重则害黄总踩到国阵上司的痛处,让上司忌讳的敏感议题无端的被报章报导,让舆论界高调发挥。

这些日子以来,中文报的言论版不时刊载一些大力表扬黄家定忧国忧民、为华社作出极大贡献的“读者投书”;不少与黄家定和黄家定的幕僚交好的青年朋友,也不时不经意流露出对黄家定致力整顿马华腐败文化、大刀阔斧革除风评不佳的“前朝人马”以重振马华声威和政治作为的好感。

然而,我还是忍不住想提醒这些“勤于笔耕的读者/评论作者”,以及自我感觉良好的朋友们:一个政治人物到底有没有政治担当,有没有足以在历史留名的政治家风范,甚至配不配让人们赞不绝口的推崇,是必须从他是否言行一致,前后一贯;能否在关乎国家建制、社会公义和人民福祉的危机演化至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及时作出公开的表态,以求在大是大非的原则上对得起选民和社稷的从政勇气来检验的。

我们当然不敢奢望每个政治人物在任何重大的公共议题爆发之时,都能一马当先登高一呼,并得以单凭一己之力及时匡正时弊;我们不会强求也是血肉之躯,也是常人一个的政治人物时时刻刻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圣贤境界。

但是最起码,一个有担当、有抱负、有理念的政治人物会尽可能时时秉守自身党团或至少自己个人的公义底线。而政治人物是否谨守公义底线的评断标准与一般平凡百姓的不同。由于政治人物是公众人物、是人民代议士,他的道德勇气不仅仅要做到,而且还要让人们看得到。如果一个政治人物可以抱有或甚至说出“时机不成熟,不适合表态,以免打草惊蛇”,那么我建议他不必从政了,改行当私家侦探或申请加入皇家警察刑事调查组好了!

你有听闻历史记载推翻腐败满清政权的孙中山或达致解放黑奴功业的美国总统林肯,甚至争取我国独立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乃至独立初期为我国华社谋取公民权的马华创党人陈祯禄等人特意强调必须低调行事,以免“让极端分子坏了好事”,以致功亏一篑的滑稽借口吗?

这一次,黄家定突然破天荒公开谈及我国司法危机的课题,虽然大多是起因于正好遇到“时事习题”可以及时发挥、赶着挖新闻交差的记者刚巧提问,我想,这也与黄家定的其中两名幕僚吴健南以及郭义民同是法学本科出身的因素有关。只是,吴氏和郭氏只足以让老板在阿都拉从善如流作出正面表态后才姗姗来迟的事后孔明,他们作为幕僚帮上司紧扣热门议题以便顺势彰显正面政治关怀的角色是成功的,不过,作为协助黄家定具体落实不时挂在嘴边的“堂堂正正做人”之“健康政治文化”和《九大政纲》却是不及格的。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来届大选不利马华

郑名烈

由希山慕丁举剑开始到黄明志事件,巫统已成了在行动党和公正党在来届大选的超级助选员,但马华却只能忍气吞声,仅能消极的向华社再三强调有限的功绩,诸如增加多华小学额、争取多少大专奖学金,希望来届大选不会遭华社唾弃。

然而,从电台与电视的现场叩应节目,倘若讨论课题关系到马华时,除了少数或是马华党员与支持者在立场上稍稍偏向同情马华或替马华做宣传之外,大多数民众播电表达看法时都对马华在政治上的表现感到极度失望,呈现出怨气冲天的现象,并向全国观众宣达对马华的不满。倘若观众的电话代表着对政党表现的满意度,可推断华社在来届大选的投票趋向对马华相当不利。

当巫统由阿都拉掌舵、马华步入黄陈时代开始,巫统的气势就不断压向马华。对马华而言美其名是顾全大局,说得好听点可解释为忍辱负重,说得不客气些又可说成懦弱无能任人欺。因为现有体制没有保障制度健全性,彼此一直未能针对原则达成共识,才创造了协商的空间。然而,协商是最没效率的工作方法,协商应是制度建立之初针对不妥之处进行改善的过程,长期采取协商才能解决问题对庞大的组织群而言是不健康的现象。好比一家成立了五十年的大集团,做行事条例仍然模糊不清、下情不能上达,中间做手瞒天过海,行政人员依然乖离原则为所欲为,这样的公司破产收档是早晚的事。

高度依赖马来票,自然难说不
扣除马华应当无望胜出的华裔民超过70%以上的选区,马华需要巫统配票才能力保在马来选区和混合选区过关(这样的国会选区占了22席),并且在华裔选民略占多数的选区打败对手(如亚沙、沙登、峇吉里、居銮、古来及振林山),同时才有望保住马六甲市区、八打灵北区及金宝三个华裔选区。如此对巫统高度依赖的情况下,马华自然难以对巫统说不。但是,当巫统不顾情面的要马华去做代罪羔羊,马华不应坐以待毙。反之,应适时做出反击,才能赢回华社的信心。否则,愈是依赖巫统的配票,马华就愈处于被支配的局面。

Tuesday, August 21, 2007

高举宪法和网络力量:左右华裔来届大选倾向?

程嘉乐

在本届的马青大会上,几乎所有代表都不约而同的以点名或是不点名方式批评炮轰巫统和巫青团的高傲。而廖仲莱的别人举剑我们举宪法更是很明显的针对凯利。在马青代表大会上,马青总团长廖仲莱扬言“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引来时评人唐南发的讽刺揶揄廖仲莱切莫向李金狮学习。但是,在一片慷慨激昂的声讨巫统的马华代表常年大会落幕后,马华公会究竟是何去何从?

近年来,马华公会和巫统的常年代表大会几乎都是同样一个模式,代表们都是上到台上就进入忘我境界,利用种族情绪来声讨政府或是批评友族。而这一种文化的始祖就是国阵内最大和最具权威的巫统。这一种变相声讨大会对于一般民众来说,带来极大的不满。但是,对于巫统和马华公会来说,这一种游戏却又是可以逞英雄的良机和捞取政治利益的时刻,因此这两个国阵内最大的政党都乐而不疲。

对马华不满点是滴累积而成
但是,这一次廖仲莱的高举宪法姿态和一众代表的发言是否能平服华社的不满?所谓罗马并非一日筑成,华社对于马华的不满,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一点一滴的累积下来而成的。从凯利高举马来短剑直到今天的黄明志事件,马华公会一再显示出它的懦弱,而他的懦弱导致马华公会根本不能主导任何事情的发生。或许凯利举剑事件是多年前的事情,但是,在最近副首相的回教国言论中,我们也一再看到马华公会领导人根本没有能力纠正事实,更莫说要主导政府的言论。即使是第一个跳出来反驳的马华总秘书黄家泉也不敢以点名方式反驳纳吉的言论。当黄家定推介堂堂正正做人的时候,当黄家定推荐阅读弟子规的时候,难道黄家定没有教导黄家泉“理直气壮”的道理?还是马华高层领袖马华高层没有人知道这一句小学生都会懂的成语?

马华公会自己应该很清楚,回教国和华教问题是华人的要害。如果要华社喊叫的话,巫统只要在这两个课题上轻轻一拨,就可以引发华社很大的反应。当初,马华甚至还以盖天复地的宣传支持行动党等于支持回教国。如今行动党已经和回教党划清界限了,但是突然之间副首相纳吉宣称大马是回教国,那样是否等于支持马华公会就等于支持巫统,等于支持回教国?突然之间,我们华社才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原来马华公会竟然是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刘建明”!如果你已经忘记谁是刘建明,请容许我提醒你,香港电影《无间道》内刘德华所饰演的角色。

下一届大选,在野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可以理直气壮的宣传,支持马华等于支持回教国!不是吗?副首相纳吉已经说明了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而马华虽然祭出国家宪法,仍然不能扭转形势。当然,关键在于在野党是否明白理直气壮真正的意义!

激情过后,马华公会现在应该开始思考,从现在到下一届大选的时间里,马华到底要如何来挽回华社的信心。如果马华公会以为在这样的一个“声讨大会”可以安抚华社,那样马华公会实在是低估了华社。当然华社若认为下一届大选可以让马华公会痛失它在华社的代表性,这的确是有可能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华总会长恐吓华社若是支持在野党,将会导致种族关系进一步紧张,企图利用种族暴乱来引发华社的恐惧感,从而支持马华。

政府正把人民推向网络媒体
从回教国事件,拉惹布特拉被扣留事件,直到今天的黄明志事件,我们都一再的清楚看到,是政府自己把人民推向网络媒体。在回教国事件上,政府不准许国内平面媒体和电子媒体的报道导致人民只能把讨论和心声发泄在网路上。就像拉惹布特拉自己所说的一样,政府对他的调查导致阅读他网站新闻的读者增加几乎两倍!而黄明志事件起源于网路,是一个原本就属于自由的国度,然而,当政府准备利用煽动法令来对付一个非政治人物的时候,杀鸡焉用牛刀?根本就是等于把人民,尤其是华社进一步推向网路世界的发展。

当现实世界马华无法显示自己当家又当权的时候,网路就只能是人民发泄和吸取资讯的另外一个途径。最明显的一点是,黄明志事件发酵以来,本地的两家中文网路媒体的新闻阅读率大量增加。此外,在多个本地的政经论坛,也出现大量的讨论言论。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论坛内的言论虽然是发泄成分居多,却是一反常态的主要针对马华,明显的反映出华社并不满马华公会对此事无能为力。

Tuesday, May 22, 2007

马华领袖别专挑安全区上阵

郑名烈

股票指数创新高、公务人员大幅加薪,大选看来已不远。当然,马华领袖想必也开提起精神备战。但是,在党中央居高位者看来仍会“老神在在”,因为都在安全区上阵,已没有落选的可能。

马华领袖的勇气如何,逢大选就可看得出来。唯一算得上勇者,看来只有李三春一人。1982年大选,李三春直捣行动党全国主席曾敏兴盘居多年的老巢,结果带动马华士气,把行动党打得落花流水,行动党在西马半岛由1978年的15席输到仅剩6席。

林良实掌政时期,除了1986年的总秘书黄俊杰在巴生区上阵,以600票惊险击败黄朱强之外,后李三春时代历经陈群川、林良实到黄家定领导的马华公会,每逢大选马华领导层职位越高者,就越懂得选择在越安全的选区上阵。尤其具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可自由选择在国阵分配给马华的的选区上阵。而副总会长、州主席副会长、总团长、总秘书、妇女组主席等高职或担任州主席者,亦可在中央高层的决定下,派往任何国阵商议后给马华的选区竞选。

副部长选区华裔选民皆不过半
当然,少数与州巫统关系良好者,亦能靠着巫统的护航下威胁要挟马华中央接个人的出线资格,基于不愿承担因窝里反而导致败选的责任,一般上马华中央都会迫于无奈而“尊重”这种“另类”的候选人的出线权。仔细看一看现有马华中央领袖的所属选区,根据2004年的选区选民结构数据,所有副部长级的资深领袖,竟然没有一人的选区的华裔选民超过50%。而翁诗杰、胡亚桥、陈财和及江作汉的选区竟然马来选民还过半。

马华领袖与所出战选区选民结构如下(挂弧内为官职):

蔡细历-拉美士: 华48.7%,巫34.9%( 部长)
黄家定-丹绒比艾: 华48%, 巫50% (部长)
廖中来-文冬:华48.3%,巫40.7%(副部长)
韩春锦-芙蓉华:48.1%,巫38.9%(副部长)
黄锦鸿-峇央峇鲁华:47.8%,巫40.3%(副部长)
陈仪乔-巴生: 华47.3%,巫33.1% (政务次长)
林祥才-八打灵南区华: 46.4,巫%36.9%(副部长)
黄燕燕- 劳勿: 华43.5%,巫47.7% (副部长)
翁诗杰-班兰:华42.6%,巫51.4%(副部长)
陈财财-敦拉萨: 华40%,巫51.1%(副部长)
陈广才-士拉央: 华39%,巫43.9%(部长)
姚长禄- 旺沙玛朱: 华38.2%,巫52.7% (政务次长)
胡亚桥- 关丹 :华36.8%,巫58.2%(副部长)
冯镇安-阿罗牙也: 华31.1%,巫56%(部长)
江作汉-红土坎:华26.8%,巫67%(副部长)

事实上,若以胜出选区华裔选民的比率高低来论功行赏,周美芬、王乃志应当出任正部长,何襄赞、林时清等人更应让得到更高官职,而丘思东、叶炳汉、吴绍阀、蔡锐明、曾亚英都至少可分配到副部长。因为他们都是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选区胜出。

Saturday, May 05, 2007

黄家定奉行老二原则

leearv

“黄总会长也表示,就是因为保校成员每每在补选区到处派发白小保校宣传单,而造成马华公会努力争取重新使用白小原校的努力功亏一篑,而间接影响马华公会声誉…总会长表示他会去协商,他也强调没有把握的事,他不会随意公布,这是他的处理方式…”

各位看到了吗?如果这位白小原校家长的话属实,就摆明了黄家定奉行的是老二哲学,一切只能委曲求全,等到老大心里高兴了,才分那么一丁点猪骨头给你。既然是在政府里面,就应该要有担当,要有决策权。显然黄家定没有,否则他不会说什么“没有把握的事不会随意对外公布”之类的话。请问各位读者,你们在哪一个国家会见到这么光怪陆离的事?教育是国之根本,你有听说过哪个国家的政府对建学校没有把握的吗?再说,要求马华在政府里面争取重开白小是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为什么要偷偷进行?为什么不能张扬?就算跟在野党走在一起,也是我们民主的选择啊!为何非要认同你马华公会的路线,才是“正道”?

我真的很不明白,我们华人究竟身上带有什么样的原罪,不能像巫统的党要那样,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争取我们民族教育的权利?黄家定总会长,你如果真的代表我们,何苦要表现得如此委屈,让我们的族群这么抬不起头?你扪心自问,当巫统的基层要求建回教堂和宗教学校,他们的呼吁常常马上得到认可,RTM和TV3也大肆宣传,内阁部长主持奠基开幕更时而有之,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低调”?为什么我们就必须顾及他们的感受?这种待遇,就是你们国阵常常挂在嘴边的“权力分享”吗?

黄家定又说“试问如此的方式来打压,那一个政府会妥协呢?”,其实道尽了马华的苦衷。我看不肯妥协的是巫统的极端份子,还有死要面子的首相等人。而且,黄家定这句话真是像广东人说的,“打横来讲”。白小工委会小小的一个民间组织,势单力薄,如果不是政治需要,在野党也不会看它一眼。还好这些年来有许多华团和社会人士默默支持,否则也不会称到今天。它何德何能可以“打压”政府和马华公会?黄总会长,你也太看得起白小工委会了。我想,是你友党的领袖们不爽罢了。

这就是马华公会和民政党的悲哀,永远要仰巫统鼻息。黄家定唯唯诺诺,我个人向来不敢对他有期望。他对白小家长的谈话,只不过印证我对他为人的看法。

至于林敬益,平常面对记者的问题稍有不爽就破口大骂,但一面对巫统的极端份子,也变得噤若寒蝉,内阁里面就数他和三美威鲁最凶,连巫统的部长都没有这么嚣张。又或许巫统的部长知道自己的党掌握实权,不必像马华,民政或国大党那样,对外人摆出一副凶悍的表情来掩饰本身老二的地位。

追根究底,是我们纵容了这些马华的领袖们。我们不懂得用选票教训他们,得到一点好处就选票回流,难怪纳吉会说我们华人是“务实”的。我们恐怕也务实得过头了。

最后,我劝请白小工委会站稳立场,不要随便就被黄家定的甜言蜜语欺骗,更不能被收编,千万不好得到马华高层几次接见交流,就以为事情得到解决。我们不能忘记,就算解决了白小原校的问题,全国依然面对华小不足的困境,这个局面不改变,以后还是会有更多类似白小的问题。我们要的,是不卑不亢,不屈不挠的精神,争取教育平等,以及从制度上根本解决华小不足的难题。

Tuesday, March 27, 2007

在野党需向黄家定学习之处

郑名烈

从踏入马华之后至登上总会长宝座,黄家定成功的为自已塑造了亲民勤政的政治风格。每逢有大火灾造成无顾伤亡,不管家属是不是马华党员(即使是行动党或公正党的党员也不打紧吧?),不难发现,黄家定总会在百忙之中抽前往慰问受难者的家属。而近几年华裔优生申请不到政府奖学金或者分配不到想要的学额,在马青费尽奶力争取有成之后,总会让黄家定亲自拨电把好消息传达给那些优秀生。纵使是南马大水灾期间他人在国外,根据网路上的传闻,他的部属也能藉由媒体营造出黄老总人在现场、关心灾情的临场感。

要说他虚伪也好、批评他城府太深也罢、要骂他老奸巨猾爱做秀也不打紧,人家就是能够让受难者的家属感受大人物关怀小老百姓的温暖,让优秀生因奖学金或热门科系的失而复得而把黄家定视为再生父母,而大水灾的灾黎们更把黄家定视为宋江先生转世投胎的及时雨。

已把前恩公林良实比下去
就以上几点,黄家定就把他的恩公前任马华总会长给比下去。再者,他外型上比林良实随和,下巴比林良实厚道,而林良实是二毛子,他却是历任马华总会长当中华语讲的最好的一位。在新村出生与成长,家境清寒,品学兼优,从小学到大学都是模范生,黄家定懂得利用媒体来做报导,给华社中小阶社会的小老百姓对他印象倍加亲切。

但是,形象包装做过头难免有瘕疵,比如,他他那种身高明明不是打篮球的料,却又硬说是篮球高手,还好没说成是“卖狗抓蛋”(“球神”乔丹)的化身。还有,经常演讲都会突然“失声”的他,竟然还被PLP的记者说成他歌声美妙,但这样多年来他在全国观众面前的现场公开演出,印象中只有在当年哗!FM的由李观发主持的发现安全岛上唱了一小段的“母亲您在何方”,而在今年农历年的华语新闻也露了两句“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为了表示和年轻人贴近,或许下一次黄家定会改唱周杰伦的歌,大家可别错过。如果那天黄家定在年轻人的场合大跳“卖裤先生”(麦哥杰森)的热舞、或者学著陈水扁打扮成超人,一点也不需出奇。

更厉害的是懂得拾人牙慧
黄家定还有一个更为厉害的地方就是懂得拾人牙慧。他以不到五十岁之龄就在上届马华党选之前出版了一本“黄语录”(别误会,不是开黄腔的黄色笑话,而是道道地地的黄家定在参政以来所说的金科玉律),但是,当年马华党选以后,某电视台的XX追踪节目其中一集就是在探讨马华党选,现场嘉宾里头有一位拿督级前报人竟然斗胆直指要四十几就出版政语录未免资历太轻,而且他还发现那本黄语录有多处是向毛泽东偷师的。

而前几年他去厦门大学演讲时,他说已准备好了100副棺材,一副留给自己,99 副留给偷官污吏,来回答现场听众关于他如何肃贪的提问。其实这句话的出处应是中国前总理朱熔基的棺材论,不知黄家定有没先缴付版权费给老朱。这件事魏家祥有必要先查清楚,不要随便在某电视台的论坛节目随便发出“放马过来”的豪语。而林良实的爱将李成材也向黄它总学习,前阵子竟然一字不漏地把当年邓小平的“不管黑猫白猫,会捉老鼠的就是好猫”的经典名句拿来解释马华在华小学额不足问题所做的努力,企图鱼目混珠地更把增建华小和迁校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