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如果连厕所清洁女工都在骂黄家定逃离政治...

余福祺

我们的国家有太多的不平事,然而许多人懒得自己摇电话投诉、懒得自己提笔写文章描绘执政党和政府官僚体系的腐败,烧到自己眉毛的混蛋事就找反对党喊冤,看不过眼的鸟事就等着看评论人写文章K政府和执政党。

我觉得,只把改善社会的带头重任寄托在反对党身上,把向当局建言和启迪民智的话语权教托到评论人手上,是不可能成就任何实质社会变革的。

由于我不熟悉反对党的运作,也没投身反对党的动员和宣传工作,所以只打算在这个帖子谈谈评论人的局限。

在马来西亚,各个公共领域的学人和专家本就不多,而肯出来担当发声、指正公共领域疏漏的更少,然而与此同时,各领域出错的机率却又其高,造成了评论圈有一个怪相 ---- 许多评论人似乎都变成了通才,各个领域都要勤找资料来批判和建言。

这种原本由外行的评论人来评析许多非本身专业领域的怪相,久而久之更进一步恶化,让拥有相关学科专业知识,本最先该站出来发言,也最有资格发言的该领域专才找到袖手旁观的借口,凡事都抱着那些“胸怀天下的评论人会出声,不必我来操心的啦”的怠慢心态。甚至有些时候,他们还指指点点的批评非出身自相关领域专业的评论人之论据或说辞有误,却没想到社会需要的是他们这种真正的专业人士和专业权威站出来,给予当权者最有理据和见地的建言啊!

此外,很多时候评论人也面对执政党、利益集团和文棍等人的戏谑,“你看,这些人又再扮厉害,不懂装懂,讲就天下无敌,有本事他们自己来从政或办报啦!”

所以,在这种刻板思维下,评论人的建言即使理据、逻辑和实效再充分,他们的建议已经预先被打折甚至是弃之一旁了。我相信黄家定每次听到潘永强又发表评论马华的文章时,第一个反应一定是,“又讲我们逃离政治了咯”,你说黄家定会不会采纳潘永强的看法?

但是,今天如果黄家定到大学演讲、在菜市场拉票、上完厕所洗手、搭LRT扮亲民时,有中学生、大学生、小贩、阿婆、厕所清洁女工对黄sir说,“作么马华这么没用,整天只会逃离政治,然后又怕华社知道自己没用,所以欺善怕恶的打电话恐吓记者这个不准写,那个不准登,真的是TMD%*$#^#@!!!”我敢保证黄家定一定紧急召见幕僚,或取消本来邀约报馆高层喝茶的饭局,改为吩咐要去机场演戏扮亲民的陈广才、在记者会上骂记者态度没礼貌的蔡细历、在大专青年面前拍胸膛保证本身将会向部长反映人民疑虑的翁诗杰、在马华党校校长办公室恶补《祁黄羊内举不避亲典故》的黄家泉、在教育部和西山慕丁一起数落董教总之不是的韩春锦、在国安部算计要通过什么借口来管制网络媒体的胡亚桥,和在向记者吹嘘马青敢怒敢言的廖忠莱一起聚首商讨如何妥善回应民间诉求的对策。

------------------------------------------------------------------------------------

自90年代黄家定当上副内政部长后,开始有系统的渗透华团、瓦解华社自独立前建立起来的公民社会动员网络,让华社此后在集结民间社团力量来回应官方不平等政策的舆论造势能力上近乎瘫痪;黄家定并在副内政部长任内进一步结合内政部的监控系统和马华党器,威吓中文报在报导民生议题和有损执政党颜面的新闻上自我设限,导致下情不能上达、民间与政府对公共议题的认知产生巨大落差。

虽然黄家定在担任副内政部长任内,有份亲自操刀与定调日后,

1) 马华中级领袖和一般党员潜意识渗透华团

以及

2) 上至部长,下至一般区部领袖和支部马仔,爽爽就兴起致电报馆记者和编辑干预中文报业编采作业的念头,

这双重瘫痪华社公民社会网络的政党运作文化,导致马华本身在体制内无作为的当儿,又力阻华社民间自主自为,以致华社民间社会与马华陷入常年博弈内耗的状况,而使致华社今时今日在正经文教各领域处处受到掣肘、困坐愁城,对国家前景越发充满愤慨和无力感。

然而,我个人认为,我们不必完全唾弃马华。我建议,我们必须继续对有良知的马华领袖、智囊与党员,施加压力,要他们从善如流。

因为他们有机会改过自新,像失去部长职、输掉党选的陈祖排这一年来在国会屡次提出民生课题;叶柄汉也是,他刚于前些时候在国会里提出重开白沙罗新村白小的课题。马华议员胆敢违逆上意,提出马华上下羞于启齿的白小冤案,还是头一遭。

对于从善如流的马华领袖,我们欢迎他们继续对名声议题积极建言,以对逃离政治的当权派形成舆论压力。

当陈祖排和叶炳汉还有王乃志可以敢于对所谓的敏感议题仗义直言,而黄sir、陈sir和蔡sir还在顾左右而言他,在百万马华党员心中,在华社心中双方的高下立判!

另外,白小保校运动对韩春锦和周美芬造成了很大压力,尤其是对韩sir来说。

白小事件发生后,韩sir为了避免影响他在芙蓉的选情,捐助了芙蓉的华校很多钱。一个白小保校运动所带来的实质果实,一直在许多地方结果。

只要白小运动一天没有结束,那么,马华永远必须要资助和弥补更多其他的华教建设,来将功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