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06

马华要如何团结华社

郑名烈

黄家定日前公开表示华人不能再分裂,理由是华裔人口仅占全国总人口的四份之一,继续被分化力量就分散。其实,黄家定的理由是连小学生都懂的标准答案,世界上没有那个群族喜欢任人宰割,华社早就懂得十根筷子捆绑在一起不易被折断的浅显道理。华人团结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团结在一个长达半个世却尚未无能把民族权益纳入完善体制来保护的政党,好比坐上一匹不鞭打就不走动的老马,对华社而言反而是莫大的政治风险。

体制内改革、内部协商争取,是所有执政党最喜欢的政治说辞,因为这对现有体制的冲击最小,字眼上又带有改革的味道。黄老总高呼华人不团结的危机的这翻话,让我想起了1982年全国大选时当时的马华总会长李三春也曾喊出“三结合,华人大团结,给马华一次机会”的口号。选举结果马华把行动党打得落花流水,在全国竞选的28国会议席狂胜24席。除了李三春本人在芙蓉国会选区也击败老树盘根的行动党主席曾敏兴之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吉祥则在马六甲怡力区州议席也意外地败给马华的颜文龙。那时候,华社以为在给予马华空前的支持后,有了强大支持力量做后盾,将有利于马华在国阵的体制内寻求改革。谁知道不出一年半,李三春就突然宣布退出政坛,之后引爆梁维泮和陈群川两个阵营长达20个月的党争,亦引发马化合作社出现挤提后遗症。蓦然回首来时路,许多上了年纪的长辈回忆起马华过去无数不能兑现的承诺,对马华的感受好比爱上一个负心的人。

争取权益何必顾左右而言
马华若真有心要带领华社走出政治困境,该向巫统争取的不是多几席国州议席、多几个部长职位,因事实早已证明巫统以外的国阵成员党多分得几块猪肉,只让政客满足于做官的瘾,对于制度化解决华社政经文教的问题并没有加分的意义。当国阵可以浪费公帑去盖无数人就读的国小,或者把好好的校舍拆除重建,而华小却可怜地等待别人同意点头才能增建那么一间计划内的宏愿小学,而现有华小丁点的拨款却还得面对被骑劫的风险。马华真要华社团结在他旗下,总得拿出基本的政治诚意,让华社多几分安全感。华社要问马华既然大家都是公民,要争取应得的权益又何需顾左右言它?

先要勇于向巫统说“不”
不论是动物或人类都有一种心理特性,如果某一方越表现得处处闪躲、退让、示弱,就会助长另一方习惯性地找机会欺压、占便宜。国阵之所以演变成今日巫统一当独中的政治文化,巫统之外的成员党必须也负起责任。翻开历史,像林苍佑这种领袖马华容不下他。何文翰虽贵为署理总会长但李三春为首的领导层却排挤他。梁维泮在政治良心发现之时中央代表却舍弃他而去选择陈群川。就连今日马华最后一颗良知的翁诗杰也有人在盘如何迫他英年早退。真要吸引华社精英加入马华改革,那么黄家定首先就得塑造出敢于向巫统说”不”的政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