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9, 2006

边缘化马华公会宣言

M仔

我们承认一个事实,在马来西亚这片国土上,一切关于增建华小的历史,都是马华公会斗争的历史:1288所华小是马华公会斗争的成果、一所白沙罗华小是马华公会斗争的成果、一所子文华小是马华公会斗争的成果。

我们承认一个事实,马华公会已经尽其所能,为马来西亚华人争取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下争取增建华小:第九马来西亚计划出炉前他们呈交备忘录给政府、第九马来西亚计划出炉以后,他们成立马来西亚华裔经济咨询理事会研究、研究完毕他们与华团领袖携手同行,把研究报告分段背给首相听。

我们承认一个事实,一百八十分之一是无限的成就:相较于三百六十分之一都没有的淡米尔小学,一所华小是无限。四名马华公会部长只是一名国大党部长的四倍,马华公会却争取了比四倍更多的无限。

谨此,我们向马华公会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忍辱负重--得不到激进派的谅解、成为抗争派被里的敌人、变成犬儒派免费的笑柄,却始终不退缩,即使趴着,也坚持守住自己的岗位。马华公会已经完成了历史的任务,我们要让它从此功成身退。

我们的宣言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批判马华公会
对付破坏最好的答案就是建设,但是批评马华公会绝对不是建设。再多的对话换来谎话,再多的文告亦是徒然,再多的口水战也会蒸发。马来西亚华人不打马来西亚华人,我们枪口永远对外,只要确保子弹不打在巫统短剑而弹向背后白色衣装的前锋队。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歌颂马华公会
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只要成绩不要宣传,我们只要三千变回三万的成绩,不要“礼义廉耻”的宣传。八个良知挽不回两份报纸、百万党员留不住一间白小、一个英雄的一把舌剑,自然也抵不住曲曲折折的马来短剑。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嘲笑马华公会
马华公会的历史,是一部庄严的悲剧。它的总会长输了“铁树不开花”的打赌、一名总会长在华人不被边缘化的新加坡输了官司而坐牢;整个把“公会”变成“政党”的斗争历史,犹如被推上山峰却始敌不了地心吸力而滑落的巨石,终生孜孜不倦却逃不过“去政党化”的命运。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期待马华公会
失望源于希望,我们不要凝固在双眸的希望融化成烫脸的泪水、我们不要满腔的毫言化成无尽的叹息、我们不要从虚夸的浮云坠入绝望的深谷、我们不要守住2097天的保校天数板还天真地相信黄家定在争取白小重开、我们不要增建华小的好消息是五年一间……失望的心情已无从收复,现在开始禁止期待,是心灵最佳的损伤控制(damage control)。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讨好马华公会
对于谋财者,阿南达克里斯南不是因为讨好马华公会而成为首富的;对于谋权者,阿都拉不是因为讨好马华公会而成为首相的;对于想进大学的STPM毕业生,凯里不是因为讨好马华公会而可以到英国牛津念书的……

如果讨好换来的是次等的东西--在次等与堂堂正正之间,我们要选择后者。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谈论马华公会
马华公会不再是一个课题,马华公会的国会议席、州议席、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人数、比例;马华公会的终身学习、邱比特天空、菜篮政治、反跑马机反摇头丸、前锋队……不再是课题。黄家定与廉价屋无关、陈广才与交通阻塞无关、冯镇安与非法外劳无关、蔡细历与医药私营化无关,最接近权力的胡亚桥,也要查一下,才知道是否与发禁令阻止媒体报道有关。

对于容易动怒的市井小民,马华公会不能再成为我们的话题,尤其是未满18岁的孩子在旁边的时候。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研究马华公会
我们研究魔鬼鱼如何刺死鳄鱼先生、我们研究鱼如何先从鱼头烂起、我们研究铁树会否开花、我们研究环保是否与政治有无关、我们研究如何在27岁赚取马币12亿元却不获选马来西亚杰出企业家……

我们不要再花时间、精力、能源研究马华公会,它的生存,只不过是上帝开人类的一个玩笑。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邀请马华公会
宴会省略致词、饭局抽掉口水、活动不必迟到、座谈准时开始、观众不需等待、辩论没有官腔、开幕不必典礼、动土不用彩带、领奖无需哈腰、主人不再陪笑。珍惜时间,爱惜生命--兴革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采访马华公会
纳吉的立场就是黄家定的立场、政府的立场就是胡亚桥的立场、阿都拉的立场就是陈广才的立场、希山慕丁的立场就是廖中莱的立场、廖中莱的立场就是魏家祥的立场--巫统的立场就是马华公会的立场、巫青团的立场,最初也许不,但到最后也会会变成马青总团的立场。

不愿置评、等我了解以后才谈、等报告出来先、不能讲、不要quote我、我在国外、现在开会、电话线不清楚--即使访了、说了、表态了,即使没有报道错误,也可能翻译错误。反正,最后即使不是媒体犯错,也是至少是炒作。

结语
如果连孩子进华小,家长也需要在凌晨三点像难民般在校门前席地而睡;如果连增建华小的要求也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深怕节外生枝--我们实在愧对于总会长黄家定的格言:“堂堂正正作人、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作官”。

我们没有黄家定的一百副棺材,但是我们已经作好准备,让马华公会从此绝迹在地球上。我们不再让它干扰我们的生活、我们不再让它破坏我们的尊严。我们不要下一代口里念着弟子规的时候,却忍不住要用三字经痛骂身边的马华公会领袖。

我们结束不了历史,但是我们可以停止悲哀。我们不是马来西亚的主流,但是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声音,一直是正义的主流。这一天,是悲剧的终结;这一天,是马华公会被边缘化的开始;这一天,是我们堂堂正正作人的第一步;这一天,是马来西亚华裔最骄傲的一刻!

M仔是马来西亚的新新人类,在花天酒地里敢怒敢言,与华社共存亡之际不忘吃喝玩乐、以和为贵之余偶尔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