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华团领袖揭经询会见首相内幕

黄家定两度打断林玉唐发言
华团消息揭露马华总会长黄家定率领华裔经济咨询理事会(经询会)代表团浩浩荡荡会见首相阿都拉讨论第9大马计划,其实只是一个营造出来的媒体假象。

消息透露,实际上首相原本是准备与华总代表见面,不过马华知悉后却急步跟进,进而骑劫这次的会面功劳。马华更希望在经询会里成立常设研究小组,达致长期主导华团的目的。

继华社资深领袖颜清文在日前的一场讲座上透露当天的会谈的种种不愉快内幕后,华团消息今日也已向《当今大马》证实颜清文的说法。据了解,经询会与首相会面的详情,已经在华团领袖之间广为流传。

颜清文在讲座上表示他曾“道听途说”,了解到经询会代表会见首相时,黄家定安排每位发言代表根据马华准备的讲稿向首相作出汇报,但是华总总会长林玉唐却不依,欲发表自己的意见,导致焦急的黄家定当场表示“你够了吗?”。不过,当时阿都拉却向黄家定表示,“让这位华人大哥讲(Let this Chinese Taiko speak)”。阿都拉也在会谈上表示,其实是华总先要求与他见面,之后才一并牵涉其他团体如马华和七大乡团等。

华总马华会前矛盾不断
华团消息告诉《当今大马》,由于过去华总在面对董教总的要求和华社的不满时,反应较为缓慢,在华社的形象不佳;因此林玉唐希望能够扳回面子,显示华总敢怒敢言,关心华社所面对的问题。

“华总要求见首相很久了,就在会面出现眉目的时候,让黄家定知悉此事,于是马华高姿态介入,派出所有的部长,一心要显示马华也关心华社课题,结果将林玉唐的风头压了下来。”

“黄家定要包装成象是马华所作出的安排,由他带领他们去见首相。”

消息指出,林玉唐除了不满遭黄家定“骑劫”,也对马华拒绝纳入华总的6点建议感到不忿。此外,据说华总经济研究委员会主席郭隆生的直言态度也不为马华所喜。郭隆生代表的是华商的不满意见,认为第9大马计划忽略华商。他们也不满马华一直粉饰太平,欲营造“第9大马计划利惠全民”的假象。

《当今大马》曾报道说,马华本不愿将郭隆生纳入代表团之内,也拒绝纳入华总的6点建议。然而此举却遭到华总的抗议,甚至恫言拒绝出席与首相的会面。

华总提出的6点建议包括:教育课题、股权分配、私营化计划及政府工程招标、雇佣领域重组、回教化和土著政策。在教育课题方面,华总提及华小学生占我国小学生的21.2巴仙,但是华小在第9大马计划下只获得3.6巴仙的拨款。另外,华总也要求政府增建华小及维修破旧的校舍。

最后马华妥协让郭隆生成为代表,但是却规定代表在会面上所发表的谈话,必须皆由马华准备。不过,马华只安排郭隆生宣读有关农业领域的讲稿,明显的不想他触及其他比较重要的课题。

不料,林玉唐在与首相的会面上“胆敢”弃马华的讲稿不用,掏出自己长达6页的讲稿,发表华总的6点建议。由于讲稿颇长,黄家定曾两次阻止林玉堂继续发言,不过阿都拉在黄家定第二次打断林玉唐时,却允许让林玉唐继续发言。

阿都拉会上无明确承诺
但是在会面上,不管是马华草拟的内容或林玉堂的脱稿演出,阿都拉皆未作出明确的回应或许下任何承诺。

一些中文报章曾报道,该会面已达致积极成果并将宣布“好消息”。林玉堂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也要求各方静候有关方面公布会面的成果。不过,一些人士推测所谓的“好消息”只不过是华团领袖自吹自擂罢,目前只是向华社有所交待。

针对董教总批评马华欲边缘化华教组织的批评,华团消息人士进一步披露,马华原本担心若只带华总前往会见首相,将被指为排挤董教总,因此才另外纳入了其他两个亲马华的华团,既商联会与七大乡团,并以经询会只讨论经济课题为由,企图名正言顺地将董教总拒于门外。

马华欲借研究小组主导华团
此外,华团消息人士更透露,马华要求华团“捐献”5万令吉充作研究第9大马计划经费的举动,背后的议程是要成立一个由马华主导的常设研究小组,企图达到长期控制华团的目的。

“林玉堂对此有所保留,而(七大乡团主席)吴德芳则是因为5万令吉的经费有所怨言,(商联会总会长)钟廷森则无所谓,反应不大。”

无论如何,消息人士表示,上述华团领袖都不愿向媒体透露或证实与首相会面的内容或经询会的运作内情,因为他们担心一旦得罪马华,将蒙受到强大的压力,只能选择私下抱怨与放话,“一方面是宣泄自己的不满,另一方面则企图力挽自己在组织内的形象和威望”。

《当今大马》之前曾多次针对经询会事件,致电林玉堂和出席会面的华团领袖询问会谈内容和经询会的内情,不过他们皆避重就轻,不愿正面回应。

Monday, August 21, 2006

光打落水狗未能展现马华政治威信

郑名烈

日前黄家泉在报章上公开表明,马华不盲目做”英雄”,在争取华社权益上,马华总是等待最好的时机。黄家泉的这番话一再印证马华高层自陈修信以来所倡导的内部协商争取、忍辱负重的回避政治文化,在马华已成奉为圭臬政治指导大原则。

如此说来,过去马华上下常挂在嘴边的“誓死捍卫华社权益,与华社共存亡”等感人的政治口号,似乎与“等待时机去争取有成果的实绩”存在著很大的矛盾,尤其在“重视成果与等待时机争机”出自掌握党内最高政治机关的黄氏兄弟口中,看来往后马华各阶层领袖在高呼取悦华社的政治口号之时,应当如是修正“马华誓死等待时机,在适当时机向政府争取华社权益,实践只问结果不看过桯的政治议程”。

舍弃透过健全的制度是一劳永逸纠正行政偏差,资源分配不公的最具效益的政治斗争原则。反之推崇迂回的逃离政治文化,纵然拥有过百万的党员人数,也无法形成一个强而有力的政治力量。兵不在多,贵在其精,领兵者的智慧与威信更决定了整个团队的势力。正所谓虎率群羊羊易虎,如果带头的是只奉行机会主义的无牙老虎,那么对头的几只小猫动不动就会肆无忌惮地在无牙老虎面前撒野,而窝囊的无牙老虎也不是没有发威的时候,不过对象必须是头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