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4, 2006

语录作秀掩饰不了三年苍白

《高层藉“公寓门丑闻”角力黄家定一石二鸟“吃定”蔡细历》、《“公寓门”提早点燃党选烽火蔡细历蓄势待发挑战黄家定?》、《马华权争另一可能性 黄家泉林熙隆隔代接班?》等分析评论发表以后,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与副总会长蔡细历的关系在媒体镜头前显得“惺惺相惜”,似乎要印证蔡细历揶揄“记者爱挑拨离间”的说法。

黄家定天在柔佛州麻坡为马华公会柔佛州联委会第29届常年大会主持开幕时,突如其来引述蔡细历的话驳斥“黄氏皇朝论”。根据《东方日报》报道,黄家定说,无论是外举,还是内举,他一律採取开明、民主的作法,这就如同柔州联委会主席蔡细历所说,这是因为党的敏感度、透明度提高了,党的民主程度也提高了。

根据《星洲日报》报道,蔡细历在同一个场合里说,博特拉大学《种族关系》(Hubungan Etnik)书本是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在内阁经过辩论及说服后,才让首相同意宣布收回的。

事实是否真如此,我们不得而知。然而,马华公会网站“放眼天下”栏在7月19日的一则报道,却可以为《种族关系》课程这起争议事件作个注脚。该报道写道:“询及马华是否希望政府收回有关课木本,黄家定说:‘周二国会有辩论这个问题,我们要看高等教育部有什么进一步的答复,我们才发表进一步的评论。’”【点击《放眼天下》:种族关系课本不能传错信息,黄家定:须顾各族感受】

去年马华公会党选前,民主行动党政策研究员刘镇东撰文评论《勤政亲民:黄家定语录》一书时,就以“何国忠自称最喜欢《黄》书第七页的照片,而我最喜欢的倒还是黄家定在第149页及150页的成绩单”作调侃,讽刺黄家定在政绩上交白卷(该书第149与150页是空白的)。

本文无意延伸讨论马华公会领袖间的权力角斗,而是著墨于黄家定自2003年5月23日凭着所谓的“和平方案”就任总会长之后的表现与政绩。

中文报章独缺黄家定负面新闻
马华公会前任总会长林良实在任17年,甚无让人印象深刻的政治主张。政治评论人潘永强与魏月萍主编的《民间评论系列二 华人政治思潮》一书中,就这么评价林良实:“……但他出任马华公会总会长近17年的长时间,所流露和散播的僵化意识形态和虚无心态,却对社会带来整体保守化的影像。他提过华人边缘化的‘少数民族论’,他对许多重大国政议题选择了不发言、不介入的远离回避,他使马华公会的政党功能退居为政治化的社会动员组织。最后,他对政治改革和制度建设毫不在乎、漠不关心,更少见热情。”

马华公会收购南洋报业之前,中文报无论在报道、评论尺度相对开放,林良实“99.9%华人支持马哈迪”、“塞车是国家繁荣的象征”等信口开河的谬论,都成为中文评论人大力鞭挞、奚落调侃的对象。

然而,《南洋商报》与《中国报》在2001年5月28日“沦陷”以后,报章上对马华公会或马华公会领袖不利的新闻与评论,就逐渐少了。黄家定就在报殇两年后出掌马华公会,若非《东方日报》创刊崛起,这三年来直接批评黄家定的评论,以及其负面新闻,恐怕要在中文报章里蒸发、绝迹。

这并非意味着受华文教育的黄家定,其政治表现较林良实更为出色。潘永强在2004年撰写的《逃离政治与躲避崇高》一文中,就抛出这么一句话:“……继起的总会长,总给人一蟹不如一蟹之感。”

政绩平庸宣传手法粗劣
2001年身处A队阵营支持收购南洋报业的黄家定,对数年后非主流网络媒体的涌现、继而突破传统主流报章重围的趋势,也许始料不及,自然也就无从应对。从他在政府宣布燃油涨价后,到轻快铁站去安排记者采访、拍照作秀的粗劣宣传手法,可见一斑。

黄家定在党选前推出《勤政亲民:黄家定语录》的动作,就被资深双语作者李万千喻为“乡村姑娘涂上很浓的脂粉”。无论如何,若翻开该书第26页与现实对照,黄家定的“坦然告白”就变得极其虚伪。黄家定在2004年6月20日表示:“我从政这些年来,着重的不是宣传,而是成绩。”

但是,问题的重点在于,黄家定掌政马华公会以后,究竟交出了什么具体的政绩?我们不要忘记,去年党选时,黄家定在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推出《新政治、新愿景、新马华》竞选宣言造势以后,才狼狈地联合当时署理总会长候选人陈广才,在提名日发表一份长达三页的“声明”(黄家定坚拒承认那是竞选宣言),后来那份“三页的声明”还被蔡锐明讥讽道:“风吹都会走”。

黄家定在那份声明中“含糊”列举自己与陈广才接棒以后,成功处理及解决的华社问题,例如简略地指出“张明添基金”,并未具体、明确地替党员解开“张明添基金”疑团。唯一有数据的是“为超过1400名华裔特优生取得总值约10亿令吉到海外大学深造的公共服务局奖学金”,若稍作计算,就可以得出每名华裔特优生获马币71万4千元的奖学金的“庞大”数额,叫人咋舌。

华人社会关心、在乎的华文教育,并没有在黄家定掌政马华公会的时代中,获得合理的解决。讽刺的是,正当马华公会党籍的副教育部长韩春锦如火如荼地推动“一个都不能少”爱心计划,协助解决青少年辍学问题时,马华公会却对华小“一所都不能多”的“不成文”政策束手无策。

白小保校告示牌:马华脸上的疮疤
马华公会领袖曾在2005年3月10日向媒体表示,将向“政府”呈交备忘录,要求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期间拨款增建华小。随后,巫统领袖、巫青团以及巫统控制的媒体集团便群起而上,大肆攻击马华公会领袖。首相阿都拉更是在3月14日冒出“增建华小不利国民团结”的言论(后来阿都拉澄清非此意),叫黄家定领导的马华公会衮衮诸公不知所措。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却在“首相与马华公会领袖闭门会议”后草草落幕。马华公会副总会长、卫生部长蔡细历当时还说:“此事不在内阁讨论,是因为有关要求来自马华公会领袖”。“增建华小”本是攸关国家教育政策的问题,竟然无法成为内阁会议的议程,华教被边缘在主流之外的现实,夺目显眼。

去年当首相兼财政部长阿都拉在国会宣读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以后,有华团领袖还乐观表示增建华小有望,但事隔数日,黄家定语气便转为低调,回避增建华小问题,只是说:“争取华文教育的策略是整体的,不仅仅只通过增建,其他方式包括搬迁和扩建都是争取方法。”

无法争取到“增建华小”,马华公会只好退居捍卫“华小一所都不能少”。然而,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建筑上高挂的“白小保校运动已经进入第2030天”的告示牌一天没有卸下,就是马华公会脸上,再浓脂粉也掩饰不了的一道疮疤。

无怪乎前马华公会青年团署理团长、2005年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候选人陈思源曾经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就直言:“马华公会领袖高喊‘与华小共存亡’口号其实是自打嘴巴。”

对陈思源而言,今天没有一所不变质的华小。“随着‘2-4-3方案’、‘6-2,3-2方案’出现,还有那一所华小没有变质?马华公会如今已经不敢高唱‘与华小共存亡’了,因为‘与华小共存亡’是与‘不变质’的华小共存亡,而不是与‘已变质’的华小共存亡。”

陈思源坚持:“华小已经变质了,马华公会再唱‘与华小共存亡’这首歌的话,就是自打嘴巴!”

董教总主席叶新田在去年8月上任后,便率团会晤多个政党、华团。然而,董教总的对话会上向马华公会提出11道问题,马华公会除了束手无策,就是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