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5, 2006

马华没有目的当作目的行径

2004年,马华公会推介终终身学习运动,马来西亚着名时事评论人潘永强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讨论马华推广终身学习运动是不是政党不务正业,逃离政治的体现,在马来西亚华文舆论界掀起了激烈的讨论。

马华公会逃离政治的作风体现在马华“没有目的当作目的”(purposelessness for purpose)的种种行径。马华公会很多的行为,都是不带长期目的性,由於格局与结构限制,它已经没有远大的理想,也没有提出政治见解与论述的意愿和能力,更绝无意愿从事任何有目的性的政治建设。

逃离政治的马华公会,早已丧失对政体和政策的介入能力,甚至对现实主流政治的权力分配也无能为力,结果政治语於它而言,只是进行日常的行政或官僚操作、争夺小利私欲,或是在媒体镜头面前惺惺做态而已。所以,马华的政治运作就自然而然退缩至“管理”行为。当政治学变为管理学之後,政党与原有的境界落差何等巨大。

在林良实出任总会长(1986-2003年)的期间,是马华“把没有目的当作目的”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时期。林良实镇对许多重大国政议题选择了不发言、不介入的远离迴避,导致马华公会的政党功能退居为去政治化的社会动员组织。

马华公会逃离政治是有其历史原由的。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起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在面临个人政治生涯的重大波折,发现要重新争取华人支持,已经不能再靠马华公会,所以马哈迪主动出击讨好华人社会,并直接享受来自马来西亚华社的赞美。马哈迪首先是解去政治化,诸如小开放、先进国宏愿、批准堂联成立、乃至高等教育私营化,让华社在不损害马来族权益的情况下,享有更多的国家发展果实。在讨好华社的整个过程当中,充满了马哈迪思维的痕迹,马华只能扮演附庸的政策执行者。

从此,马华公会的角色日渐被取代,其政治生态也被迫循入一种“逃离政治的政治”。结果马华公会已经不必再思考政治,反而各级各級党領袖只是停留在“搞政治”的层次。

由於马华公会逐渐偏离主流且无力重返政治重心,但是它又不能在华人社会中没有角色可以扮演,因此选择了既不会触怒巫统,又能去政治化的社会民生工程,并借此重建马华公会的政治合法性。正如有人指出,马华公会是在政治上“交不到货”才想在类似社团的活动中偷渡过关。

因此,在巫统默许下大事张扬发展拉曼学院,到1993年,林良实更宣布浮罗交怡教育计划,後来还有华社思想兴革运动、反跑马机、反摇头丸,甚至包括丘比得媒人配对,以及不知所云的“菜篮运动”。这些泛社会性活动,有的是闹剧,有的并无太多成效,惟共同之处是:无一与政治、政策、制度有直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