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6, 2006

马华总会长当首相就好了!

去年3月18日大选前,马华在各中文报答广告称:『国阵开明对待华教,大力资助华教发展。』怎么资助?送两把风扇?一打花盆?怎么开明?允许搬迁叫『开明』,那不准新建华小是不是叫『英明』?

首邦市州议员针对增减华小的课题说:只要首相答应就行。此话真是一针见『猫』,增减华小没有马华公会也行,没有民政党也行,建不建华小是首相个人责任,首相要不点头,就算是总会长、内阁华裔部长如何极力、尽力、大力、耗力、费力、致力、全力、肆力、努力、竭力、奋力、鼎力、出力、用力争取也没办法,要怪就怪那个首相。马华请首相吃死猫,增建华小与教育部无关,与内阁会议无关。

既然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的决策人与执行者就只是首相一人,这是制度性败坏的问题,如马华议员李华民所言:『只要首相答应就行』,而首相又偏偏不答应,那么马华必需认真考虑争取由总会长去当首相,一劳永逸解决华小发展的问题,以后也就不必再低声下气出各种『力』去争取搬迁华小了,何乐不为?

华社要米饭不要糖果
教总发布的《从吉隆坡各源流小学统计资料的分析探讨华小不足问题》报告显示:从1980至2004年吉隆坡的华小学生增加了10900人或22.5%,但华小间数却没有任何增加。1968年华小有1332 间,学生人数434914 ,华小存1288间,学生人数却增长至647,647。

雪隆华校董联会向当局提呈的《亟需在雪州八打灵县增建华小教育备忘录》根据政府的人口统计和学校规划标准,估计八打灵县需要57所华小,但现在只有16所华小而已,严重缺乏41所华小。

从以上数据得知,华小数目实际上有减无增。教育部副部長拿督韓春錦指出,一旦國內7所新建的華小和44所獲准遷校的華小成功落成,全國將增加4萬個華小學額。副部長那“一旦”又什么时候?四万个学额算什么?华社要米饭不要糖果,五年一小粒糖果吃了蛀牙不温饱。

迁校批准书是马华救生圈
华社申请迁校的成功率就如比买万字票要中安慰奖一样困难(要中头奖不是没有机会但更渺茫);申请建新华小与华商申请汽车入口AP的机会一样渺茫。别说申请建新华小,就连申请迁校也难如登天,迁校批准书就如马华每五年用来延寿的救生圈。

上届大选前,马华乞求了400万给8 所华校,每间只分得几十万万。五年辛苦哀求就得那几个救生圈,这救生圈原来还是旧轮胎的内胎,波德申海浴场每个出租三块那种。

政府那几十万虽然说好过没有,但是如果将那一版广告费也省起来捐给华小,而华小家长捐助几条旧内胎给马华保命应该不成问题,华族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梯的美德,绝不吝啬救几条烂命。

华小不要和马华共存亡
说实在的,华小也不必靠马华存活,最近单是一间巴生中华小学迁校建校基金就欠缺400万令吉,它坐落的新校地还是由发展商捐献的,真是求政府不如求发展商。

首邦USJ的子文华小建校经费550万,但教育部只给50万,居民被逼这所身为“全津贴学校”的子文华小承担500多万元建校经费及自己购买座椅。华小三机构成员才是真正的极力、尽力、大力、耗力、费力、致力、全力、肆力、努力、竭力、奋力、鼎力、出力、用力找钱盖好一间设备齐全的华小。马华说什么与华社配合?配合开幕剪彩?说什么与华小共存亡?马华要亡自己去亡,别拉华小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