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马华公会在内阁改组略有斩获的隐忧

余福祺

由马华公会投资臂膀华仁控股所控制的《南洋商报》,在首相宣布最新一轮的内阁改组后,迫不及待的在南洋网中刊登廖忠莱受委为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的新闻,明示马华在内阁当中获得了多一个副部长官职的席次。《独立新闻在线》却“忧心忡忡”的在头条新闻标题当中加入“马华公会重夺副国安部长” 的字眼,中文版的《当今大马》随后也补上“马华多获一副部长职”标题,似乎都在暗喻着马华是这次内阁改组的赢家。显然不管媒体喜欢与否、立场如何,都得承认马华公会是这一次毫无惊喜之内阁改组的赢家。或者我换一种说法,马华同仁是此次内阁改组当中唯一感到惊喜的群体。

为何我会说马华增加了一个副部长官职,以及从民政党手中重夺国安部副部长一职,只有马华同仁感到高兴呢?敢怒敢言的翁诗杰调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不正是另外一项企盼挣开大专法令枷锁的大专青年的天大喜讯吗?抱歉,我高兴不起来,我还想警告各位,马华在这一次内阁改组当中略有斩获,华社很可能是最大的输家。

国阵精神除了全体马华同仁大力推崇的“私下闭门协商”之外,还有一项沿袭自古代封建帝王制度的“论功行赏”。马华从民政党手中夺回重要的国安部副部长职,以及获得一个额外的副部长官位;相反的,民政党不但拱手让出国安部副部长席位,原任者谢宽泰被调任为副新闻部长,就连民青团团长马袖强也从国际贸工部调往较为次要的农业与农基部担任副部长。此前,马华中央领袖一致支持政府推行第二阶段的英文教授数理科方案;民政党署理主席许子根却公开发表支持以母语教导数理科的谈话,而民政党上下没有人在巫统领袖强烈谴责许子根的威吓时 “收回立场” ,或在许子根背后插刀以换取巫统的赏识。这不禁令人猜测,这会不会是巫统领导层借此次内阁改组进行论功行赏,镐赏马华、惩戒民政,以传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一党独大意志?

如果论功行赏真的是国阵成员党分配权力的方式,那么靠度让华小以母语教授数理科目权力的妥协,赢得巫统从另外一个华基政党身上割取转让的小恩小惠,不值得华社高兴。

如果自称代表全体大马华社的马华,在内阁中增加代表比率以增加发言权的方法,是在关键的民族平权议题上通过更多张嘴巴以更高的分贝来喊话依附巫统的意志,并以更多的官口来说服华社接受马华代表华社向巫统妥协民族平权的协商产物,那么,多一席副部长席次等同于多一个骑劫华社民意向巫统投诚的合法基础,反而加剧了华社的隐忧!

除了母语教育的危机,华社还必须密切坚督调任至重要部门的马华部长的言行。

受委为高等教育部副部长的翁诗杰,除了象征性负责高教事务外,还同时肩负着为大专法令守门的任务。此前,担任此职的胡亚桥在处理马大世界大学排名下跌,以及促请大学生在大专法令被正式修改前必须遵守大专法令的言论遭到知识界的大力抨击,显得有点招架不住。然而,处理青年事务手法娴熟的翁诗杰,在与大专生交手时,不难凭其“拍胸担保” 和往年努力营造的“愤怒中年” 的形像,“感化” 和打发来犯的大专青年。

至於受委为国安部副部长的胡亚桥,则承担了执政当局监控中文媒体的职责。一向深获中文媒体好评,被誉为好好先生的他在“辅导” 和“劝告” 中文媒体删改不为执政集团所喜的新闻和言论时,其软性操控中文媒体的风格可能较诸之前的华裔副部长更加无往不利。

2004年全国大选后,首相出乎意料将此前一直由马华次线领袖担任的副国安部部长(在2004年内政部一分为二之前称为副内政部部长)一职交托给民政党新锐谢宽泰,令人大跌眼镜。在大选过后的一年间,许多华社评论分子皆称赞首相阿都拉放宽对媒体管制的开明作风。我个人倒不这么认为。我反而怀疑,那是大多数自称精通三语,实际上却只局限在中文阅读世界的中文评论人,以自己片面的中文阅读经验来评断马来西亚的总体言论空间比马哈迪时代更趋开放的幻像。其实,中文媒体较其他语文媒体的相对松绑,很可能是不谙华文的谢宽泰无法全面审查中文媒体的大胆评论和越界报导所致。

首相当初把副国安部部长一职交托给民政领袖,必然有其深入的考量;不足两年,首相却又匆匆将此职交回给马华领袖,必然有其更精细的盘算。在《中国报》错误引述扣留所裸蹲女郎国籍和《砂拉越论坛报》转载亵渎先知漫画事件引发国阵领袖和巫统党营媒体呼吁加强管制言论自由的噤声氛围下,马华的副国安部部长此时“临危受命” ,不得不令关心中文媒体的朋友们再三思量个中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