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3, 2005

数理课立场背离华社 马华无实权

章瑛

英文词汇课可帮助学生?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质疑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在英语教数理课题上的立场,并非议马华公会在国阵阵营里力量薄弱,当家不当权。

她在文告中表示:“马华总会总拿督斯里黄家定所要的兼顾华小特征与课程衔接的双赢方案,就是以华语教数理,包括英文词汇,不需再找寻,也不需要规定要用多少节学英文词汇,让老师根据学生的学习能力自行决定。”

章瑛指出,马华公会在国阵政府里的身份是代表华社,在这课题上应比巫统部长更加的了解华社的需求与意愿,因此,在影响华社的课题上,如华小数理科的教学与考试媒介语的问题,马华公会τ凶詈蟮木龆ㄈā?br>
“这就如在回教课题上,巫统肯定不会由马华公会做决定,而是本身做最后决定一样。黄家定如果要重振马华党威,在国阵里‘当家当权’,他首先必须在华小数理科的教学和考试媒介语课题上真正代表华社,与华社站在同一立场,负起在政府内代表华社的责任,据理力争;否则马华就不应再以代表华社的身份存在国阵里。”

章瑛进一步指出:“马华公会在1990年大选失去多个议席后声称没有在国阵政府里据理力争的本钱,可是它在1995、1999、及2004年大选一连三届赢得比行动党多很多的议席后,其在国阵内的影响力并没有相对的增加。”

“相反的它还与民政党和人联党在1999年大选过后出尔反尔,要华社收回《华团大选诉求》,及在数理科媒介语妥协,制造了243英语教数理,足於摇动华小根基及影响数理水平的双输政治方案。”

“非常明显的,人民给予马华公会与国阵过多的议席并没有为人民带来任何的好处,相反的,过於强大的政府已导致严重的腐败,及剧烈的权利斗争,其所带来的后果,人民首当其冲。”

希山慕丁言论无基础
章瑛认为,教育部部长希山慕丁以初中评估考试的成绩为基础,证明反对英语教数理的理由不成立,是毫无根据的。“这与反对在小学阶段以英语教数理完全没有关连,因为在初中能以第二语〔英语〕学习并不表示在小学能有同样的效能。”

她表示,许多闻名于世的出色科学家,如1957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中国的杨振宁和李振道、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德国人〕和居礼夫人〔法国人〕皆以各自的母语受教育;华小培育的物理博士丹斯里许子根小时候也接受母语数理课、这些例子足於证明,名族母语,包括华语都有能力培育出出色的数理人才,不一定自一年级起就以英语学习数理。

“其实,欲提高英语的水平,就应该增加英语的学习时间,甚至强制性的规定英语必须达至一定的水平才准予毕业;以英语取代母语做为小学阶段的数理教学媒介语绝不是好策略。”

“世界上已有许多研究结果显示,在小学教育最初几年,母语或在家里所用的语言,是最隹的学习媒介语,它能令孩子达至较高的心智潜能,也能让孩子在学习第二种语文时,取得更好和成绩。”

Monday, December 05, 2005

搞电脑课程更实际

杨白杨

马华公会搞终身学习运动,我总觉得这是一个主题空泛的运动。终身学习,学什么呢?领袖们讲来讲去,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但是这几句话,和小学老师对小学生的训话没什么不同。终身学习推展仪式上,是领袖们千篇一律的训话式演讲词。仪式后是报章大事报导,还有歌功颂德的评论。我曾在报章上看到这种仪式,马华召一大班华团领袖来捧场,仪式上,年青的马华领袖对着六、七十岁甚至七、八十岁的华团领袖讲终身学习的大道理,告诉他们要活到老学到老,我觉得有点滑稽。

老实说,我活到这把年纪,也教过书,但我只敢训导我的学生或幼辈们什么“学无止境,你们要活到老学到老”的大道理,对我的长辈,即使他们不是华团领袖,我都不敢有这样大的口气,我脸皮薄。假如我是马华总会长,你硬推我上台,我也不敢在华总会长林玉唐或者福联会会长童玉锦这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面前长篇大论讲终身学习的大道理。我那里好意思?

还好这些老人家有涵养。你看,他们学习到老,终于有成,却还是那么谦虚,百忙中可以花几个小时端坐在终身学习运动推展礼上,听年青的政党领袖口沫横飞地讲解终身学习的大道理,咀角没有轻蔑的冷笑,一副虚心向幼辈学习的模样,令人钦佩。

搞一个主题泛泛、以大道理为口号的运动,其结果,必然像当年搞华人思想兴革运动一样,不了了之。终身学习这种运动,真的要玩,可以玩出终身诚实运动、终身奋斗运动、终身博爱运动、终身爱党运动、终身爱国运动等等,谁曰不宜?这些运动,都可以和终身学习运动等量齐观,有者甚至比终身学习有更大的道理。比方终身爱国运动,可以玩出很多花样,推动全国人民不分种族唱国歌、种国花、插国旗、喊国号等等,都可以成为终身爱国运动的压轴好戏,比起搞终身学习运动,更有看头,更有宣传价值,更能够获得友党友族的支持和称赞。

我看到马华妇女组主席黄燕燕为马华妇女组搞的一个“智性女性终身学习电脑课程”主持开幕,觉得搞电脑课程就比搞终身学习运动实际和具体得多了。电脑课程就是电脑课程,根本不必挂上“终身学习”的招牌。马华党员,懂电脑的有几人?我们知道百万马华党员,大部份只会读党所控制的报纸,他们不会上网读<当今大马>、<独立新闻在线>等等电子报,听不到另一种声音.可能黄燕燕本身都没有上网读这些电子报,所以她在处理妇女在警局受辱事件时,比行动党的郭素沁慢了几拍.

参加电脑课程,肯定比参加终身学习运动推展礼实际得多。我建议,不只是妇女组,百万马华党员都应该参加电脑课程,至少学会上网阅读党的报纸里所看不到的新闻和评论,这样才不会只听一面之词,才可以知已知彼,战胜敌人。同志们,今天就报名参加电脑课程吧。上一堂电脑课,好过听党领袖吹一百次活到老学到老的大道理。

终身学习运动改为电脑课程,名堂虽然缩小了,但是实际作用扩大了,对党和对同志们都有无限好处。最后,不瞒同志们说,我提这个建议,是还有一点私心,我是希望同志们学会上网之后,会上<当今大马中文版>看杨白杨的<天下太平>专栏。看了之后,同志告诉同志,帮我宣传,让天下太平的讯息传遍天下。谢谢同志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