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05

逃避课题违背民意

杨白杨

人不在位,其言也善。马华前总秘书陈祖排公开吁请党中央在解决教育问题时,必须基于华社广泛的意愿及符合他们的要求,千万不要违背民意。他说,第二阶段英语教数理的课题,引起广泛的关注。他赞同华社普遍的看法和意愿,即要求当局检讨和宣布详情。他强调,华社的要求,既符合民主,也合情合理。教育部长无须对此过度敏感,应以心平气和的态度看待及处理这课题。

在第二阶段英语教育数理课题上,马华现任领导层和董教总谈商过,落得个普通会谈的局面,其后马华领袖们对这课题敬而远之,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比较马华党选前的几个月和党选后的几个月,是两幅完全不同的景象。党选前那几个月,全党都动起来,领袖们全国上下日夜奔波,声嘶力竭,好像国家和华社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天天打开报纸,一大版接一大版的报导、专访、特写、评论、图片和专讯等等,电台和电视台也纷纷凑热闹,真的是极尽宣传之能事。

党选之后,全国人民焦急地等待第二阶段英语教数理的进展,党选前英勇奋战的马华领袖们一个个那里去了?现在陈祖排公开促请马华中央领导层开诚布公,向华社及全体党员解释党的立场。他强调党对此课题立场必须鲜明,切勿模棱两可,党领袖更不应动不动就以敏感为藉口,避而不谈此课题。陈祖排所指责,正是党选后马华领袖们的作为。党选期间敢怒敢言的新型领袖们,有谁还关心英语教数理课题?党选前千方百计争先恐后求上报纸的领袖,有谁还为了英语教数理课题上报纸讲话呢?

当然不只是英语教数理课题,国家的经济大课题有谁提出他们的真知灼见呢?当大专生站出来反对大专法令时,党选时敢怒敢言的马青同志们的反应是怎样的?当行动党的林吉祥和巫统的纳兹里站出来反对警察滥权事件时,马华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国州议员等等高层领袖都在忙什么?当行动党女将郭素沁连日来为女郎在警察局被凌辱事件日夜奔走的时候,马华妇女组姐妹们都那里去了?马华妇女组接收张碧芳和永乐多斯的宣传,能盖得过郭素沁为妇女受辱事件奔走的功绩吗?

就在今天的南洋商报第五版,整半版是马华妇女组主席黄燕燕为一家看起来是休闲公司开幕的彩色广告,有着黄燕燕和公司老板站在公司招牌两旁的漂亮大照片。照片的上面是近日大新闻后续故事,大标题是“数警同谋惩女扣留犯”,广告左边的新闻标题是“郭素沁被传召问话提供详情”。我想作为马华控制的报纸,南洋商报里政治意识还清醒的同志,作了这样有意思的编排,目的是要提醒黄燕燕医生,不要只是看到自己为公司开幕的漂亮广告照片而欣喜,眼前就有有关妇女被凌辱的课题要处理!看看你旁边这两则有关女扣留者和郭素沁的新闻罢,不要怪我们没有提醒你。

马华领袖们党选前后判若两人,整个党党选前后判若两党。难怪陈祖排要站出来讲那番话了。党领导同志们要紧记陈祖排的谏言:不要违背民意,不要模棱两可,不要动不动就以敏感为藉口,避而不谈重要课题。眼前重要课题一箩箩,你们不要都避到吉兰丹拉票去了!如今东北季候风吹,吉兰丹那里正淹水哩!现在几个重大课题在全国热到火起,你们就不要避到远远有水的地方去吧,远水救不了近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