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05

逃避课题违背民意

杨白杨

人不在位,其言也善。马华前总秘书陈祖排公开吁请党中央在解决教育问题时,必须基于华社广泛的意愿及符合他们的要求,千万不要违背民意。他说,第二阶段英语教数理的课题,引起广泛的关注。他赞同华社普遍的看法和意愿,即要求当局检讨和宣布详情。他强调,华社的要求,既符合民主,也合情合理。教育部长无须对此过度敏感,应以心平气和的态度看待及处理这课题。

在第二阶段英语教育数理课题上,马华现任领导层和董教总谈商过,落得个普通会谈的局面,其后马华领袖们对这课题敬而远之,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比较马华党选前的几个月和党选后的几个月,是两幅完全不同的景象。党选前那几个月,全党都动起来,领袖们全国上下日夜奔波,声嘶力竭,好像国家和华社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天天打开报纸,一大版接一大版的报导、专访、特写、评论、图片和专讯等等,电台和电视台也纷纷凑热闹,真的是极尽宣传之能事。

党选之后,全国人民焦急地等待第二阶段英语教数理的进展,党选前英勇奋战的马华领袖们一个个那里去了?现在陈祖排公开促请马华中央领导层开诚布公,向华社及全体党员解释党的立场。他强调党对此课题立场必须鲜明,切勿模棱两可,党领袖更不应动不动就以敏感为藉口,避而不谈此课题。陈祖排所指责,正是党选后马华领袖们的作为。党选期间敢怒敢言的新型领袖们,有谁还关心英语教数理课题?党选前千方百计争先恐后求上报纸的领袖,有谁还为了英语教数理课题上报纸讲话呢?

当然不只是英语教数理课题,国家的经济大课题有谁提出他们的真知灼见呢?当大专生站出来反对大专法令时,党选时敢怒敢言的马青同志们的反应是怎样的?当行动党的林吉祥和巫统的纳兹里站出来反对警察滥权事件时,马华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国州议员等等高层领袖都在忙什么?当行动党女将郭素沁连日来为女郎在警察局被凌辱事件日夜奔走的时候,马华妇女组姐妹们都那里去了?马华妇女组接收张碧芳和永乐多斯的宣传,能盖得过郭素沁为妇女受辱事件奔走的功绩吗?

就在今天的南洋商报第五版,整半版是马华妇女组主席黄燕燕为一家看起来是休闲公司开幕的彩色广告,有着黄燕燕和公司老板站在公司招牌两旁的漂亮大照片。照片的上面是近日大新闻后续故事,大标题是“数警同谋惩女扣留犯”,广告左边的新闻标题是“郭素沁被传召问话提供详情”。我想作为马华控制的报纸,南洋商报里政治意识还清醒的同志,作了这样有意思的编排,目的是要提醒黄燕燕医生,不要只是看到自己为公司开幕的漂亮广告照片而欣喜,眼前就有有关妇女被凌辱的课题要处理!看看你旁边这两则有关女扣留者和郭素沁的新闻罢,不要怪我们没有提醒你。

马华领袖们党选前后判若两人,整个党党选前后判若两党。难怪陈祖排要站出来讲那番话了。党领导同志们要紧记陈祖排的谏言:不要违背民意,不要模棱两可,不要动不动就以敏感为藉口,避而不谈重要课题。眼前重要课题一箩箩,你们不要都避到吉兰丹拉票去了!如今东北季候风吹,吉兰丹那里正淹水哩!现在几个重大课题在全国热到火起,你们就不要避到远远有水的地方去吧,远水救不了近火的。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马华领袖在忙什么?

杨白杨

国内多数华文报章在昨天都以近日最热门的警察滥权课题作为头条新闻,而不是什么“枕头压脸剪刀猛捅胸口。好赌男子口角杀妻”的头条血腥新闻,可见华文报还要维持一点专业,这是好现象,也可见这个课题是全国人民所关心的切身问题。

傅子君因为举报警员贪污反被警员控告诽谤罪,以及中国女郎被警方羞辱事件,几天来闹得风风雨雨,早已成为轰动全国的大新闻。昨天首相署部长兼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纳兹里挺身而出,在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等人陪同下召开记者招待会,痛斥警方这种目无法纪的行为,甚至警告这种问题继续发生的话,我们的国家将变成警察国。

这等国家大事,巫统和行动党领袖都现身处理了,国阵第二大成员党马华有站出来说一点话吗?昨天连首相阿都拉都出声讲话了,马华全党上下百多万党员同志还静鸡鸡的视若无睹。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从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告诫全党同志不要锋芒太露之后,马华同志们就连这种全国人民关注的大事都一声不出了吗?

昨天的星洲日报头条新闻是“警员变相威胁投诉者。纳兹里今带入内阁讨论”,南洋商报的头条是“2受辱中国女郎指遭秋后算帐。警员半夜敲门干扰”,东方日报的头条是“纳兹里:秋后算帐违公众利益。警不可控告举报者”。这几则新闻完全无关马华,马华领袖的名字一个都没有出现在这些大新闻里头。

然而不是说马华当天没有活动。星洲日报和东方日报的封面大照片都是纳兹里、林吉祥和傅子君等人的合照。南洋商报封面大照片却是林苍佑的挂像出现在马华总部,和历届总会长的照片并列的镜头。第四版有一篇许国伟针对马华领导层挂上林苍佑照片而写的即时评论。这篇题为<新作风破禁忌>的评论说:“这显示了,马华新届领导层不仅有打破禁忌的勇气,而且更有面对历史的成熟。马华最近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我们不难发现新届马华领导人有心有力,从内而外由上而下,为这个超过50岁的老政党注入新活力。”

我想许国伟这篇赞颂马华新届领导人的文章登在马华控制的南洋商报,当然是很正常的事,读者都可以理解。但是在全国人民都关注警方滥权事件的时刻,许国伟是否注意到有心有力的新届领导人大刀阔斧改革之后的马华,有了新的活力,但是其四位部长、六位副部长、百多位国州议员,各级领袖甚至百万赏党员,都没有为这几件警察滥权事件出过声,讲过一句话?难道新届领导人有挂照片的大件事要做,没有时间兼顾警察滥权这种小事?

至于马青领袖呢,他们更忙,当纳兹里和林吉祥老人家忙着召开记者招待会质疑马来西亚是否快要变成警察国的时候,这班年青小伙子忙着筹备马青50周年纪念晚宴,正在拜会马青元老李三春呢。他们忙碌而充实的生活着,那里有时间去看报纸上的封面头条到底是登什么新闻呢?对这些乐观派的年青人来说,报纸封面头条登的是“警员变相威胁投诉者”或者“男子枕头压脸剪刀猛捅胸口杀妻”,都没有差别,都是小事情来的。同志们,大家一条心,大家不要理那么多,办好我们的50周年纪念最要紧,警察国不警察国,那种小事,留给林吉祥和纳兹里这些失意的人去搞罢!

Saturday, November 05, 2005

马华不应继续自欺欺人

李万千

我国种族政党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声称代表和维护有关族群的意愿和利益。可是在实际上,它们时常乖离、甚至把有关政党的意愿强加在它们所声称代表的族群上。这些种族政党的立埸,往往是“政治妥协”的产物。马华对华小以英语教数理科目的最新立埸,再度证明了这一点。

董教总、华总、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校友联总、留台联总、南大校友会及全国校长职工会等八大华团在2005年10月26日所达致的,坚持华小的数理科必须以母语教学及考试的共识,可说是最具代表性的华社意愿。

八大华团会后所发表的共同文告,明确表明:
· 以英文教数理,不但无法有效提升学生的英文能力,反而影响学生学习数理的教育素质和造成心理压力。
· 若小学六年级评估考试,数理科以英文做为考试媒介语,将导至华小只剩下华文科以母语做为教学和考试媒介语;华小将丧失以母语做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本质。
· 支持政府提高国人掌握英文的努力,但需依据语文教学的原理。

八大华团的上述共识,基本上是根据董教总坚持母语教育的立埸为出发点。由于董教总已经先后和民政党及马华,就华教课题进行交流,马华应该十分清楚华社上述共识。如果马华一如它所声称的,代表和维护华社的共同意愿,它就有义务和责任根据八大华团的上述共识,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

可是根据11月5日传媒的报导,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却宣布了马华对有关政策的所谓“非常鲜明和明确”的立埸:
· 华小数理科,无论是1至3年级或是4至6年级,都应以华语为主要的教学媒介语。
· 真正符合华小本质的,就是确保华语是华小的主要教学媒介语,这是不容质疑的。
· 在确保华小不变质的同时,兼顾华小生升上中学时,能够克服英语教数理的挑战。

马华的所谓“非常鲜明和明确”的立埸,其实是它的妥协性的“2-4-3方案”的延续,是乖离了八大华团的“坚持母语做为华小数理科的教学和考试媒介语”的共识的。

因为马华主张“以华语做为华小数理的主要教学媒介语”,事实上就是有如“2-4-3方案”一样,以华、英两种语文作为华小数理的教学媒介语。马华对考试媒介语避而不谈,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因为教育部除了曾经表示过在2008年,华小数理科将以英文出题之外,并没有答应过以华英双语出题,学生可选择华文作答。

马华说过“以什么语文教学,就以什么语文考试”,要华社相信华小现在是以华、英双语教数理,所以2008年将以双语出题,届时华小学生可以选择以华语作答。可是,教育部似乎有另一套想法,他们把“2-4-3方案”当成是过渡性的方案。当局认可的只是以英语教学的部分,以达致和国小、淡小在课程和考试的统一,当然也包括和国中衔接的问题。

如果教育部坚持在2008年各源流小学数理以英文统一出题,那么马华声称的以华文为华小数理科的主要教学媒介根本就无法实行。因为可以预见,“功利”的家长们将会要求学校以英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确保孩子们能够应付英文出题的试卷。

结果不论各有关方面如何为本身的方案辩解,华小的实际做法,很可能还是逐渐移向以英语课本和媒介为主,以华语课本和媒介为辅,进行效率不高的翻译教学或重复教学。最后,也很可能还是要乖乖地去参加以英文出题的数理考试,因为巫统坚持的事,马华公会或民政党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

家定说:“我们认为,真正符合华小本质的,就是确保华语是华小的主要教学媒介语,这是不容质疑的。”这话可圈可点,因为这正是我国教育法令所定义的华小的本质。对国小和淡小而言,也同样适用。

当年马哈迪心血来潮,在我国推行中、小学数理科以英语教学,其实是违背我国教育法令所赋予各源流母语学校,以母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权利。当年马华不敢以我国教育法令的规定为根据,为我国各源流母语学校请命,而是大搞妥协、折衷的“非驴非马”的“半天吊”方案,是埋下目前两难困境,及可能过不了2008年大限(指华小数理科考试媒介)的根本错误所在。

现在马华的总体策略,应是回归华社的共识,以我国教育法令所赋予的权利,坚持各源流母语学校以母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包括数理科在内。不能设想,国小和淡小数理科以母语教学的权力失守,华小反而可以保得住。正如很难设想,当国小和淡小必须以英文作为数理的考试媒介的时候,华小独能以双语出题,而学生则可选择华文作答。

坚持各源流中、小学数理科以母语教学和考试,才是真正“鲜明和正确”的立埸。以这立埸为出发点的解决方案,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任何“2-4-3方案”的延续,任何“折衷”、“兼顾”的一厢情愿,最终都可能过不了2008年的“大限”。因此,在这关键时刻,马华不应该继续“自欺欺人”了!

根据以上的简要分析,华社维护母语教育,是不能依赖马华的。目前更为重要的,是唤醒各族人民关于我国教育法令赋予各流源母语教育的权利。联合各源流学校的有关方面,进行联合抗争,也许更为有效。除了发文告,开研讨会之外,是否可以考虑一些新的斗争方式?

例如是否可能从各源流小学中,各找出一间小学,联合起诉有关当局,指它侵犯教育法令所赋予各源流母语学校以母语作为主要媒介语的权利?如果独大有限公司当年可以起诉政府,为什么现在不能呢?何况我们的出发点是母语教育,而不止是华文教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