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0, 2005

奴颜卑膝是马华的悲哀

马华在国阵中不过是摆设的花瓶,毫无自主能力,任何政治议题,都须看巫统行事。马华党内政治圈无时无刻,或明或暗的权力恶斗,根本就容不下任何的良知行为。问题并非在于马华领导人是否秉持良知,而是国阵和马华整个制度都无法容纳任何良知,而对巫统的盲目效忠才是最高指导原则。马华必须奴颜卑膝来讨好巫统,以跟国阵里面的其他成员党尤其是民政党争宠。

马华被巫统当作“以华制化”的工具是一个历史和现状的既定事实。马华曾发生因党争而必需由巫统来“委任”总会长,显示马华在国阵里头沦落为巫统附庸党的地位。可想像而知,任何对马华在政治洗牌后能更有力捍卫华社权益的期望,最终只是天方夜谭。如果马华连捍卫本身“委任”新总会长都无能为力的话,那么华社要如何冀望马华为他们伸张正义?

马华整个党和领导层的战略定位不正确,把整百万党员都变成毫无民族政治原则的民族汉奸。一个党和另一个党结盟。应该基于一些原则。假如另一党违反约定。有骨气的政党应该退出联盟。不应该被别人利用。不幸的是马华的领导层根本就是毫无政治道德的一群腐败份子。没有党格,更没有原则。

更可悲这个腐烂透的领导层还无耻的洋洋得意,毫不感到羞耻。这个对上只能奴颜卑膝,委屈求全的政党,已经失去民众的尊敬,也给友党看不起。这不但是马华的悲哀,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这样的政党能为人民办事,能够领导民族,国家在新世纪里面走出一条光辉的道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