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4, 2005

马华公会岂会不解华教困境?

【《独立新闻在线》社论】

董教总一行人分别在本月6日及10日浩浩荡荡地和民政党及马华公会对话,这两场对话都引起中文媒体关注,但是会谈“没有取得具体成果”,而中文报章惯例式“正面报道”双方会晤气氛融洽,对解决争议性的英语教数理措施“有妥善方案”,则都是早在许多人预料之中。

董教总这次主动和马华公会及民政党约谈,是董总新任主席叶新田自今年八月履新后的第一项要务;在新旧交替之际,无论此行是否能有丰硕成果,对董教总秘书处应都有重新开步走的激励意义。持平而论,无论此行结果如何,都不能以“成败论英雄”的标准评价董教总,毕竟华文教育的兴亡并不仅仅系于董教总这两个没有掌握行政权力和国家资源的“民间教育部”。

董教总要和民政党及马华公会对话,无可厚非,通过对话可以明确提醒总是在媒体上自诩代表五百万华人的政党:“你做不好的事,我们还没忘记!”不止提醒,也还要有要求;无论是董教总,或关心华文教育前景的普罗大众,都应该对这两个政党以什么态度和董教总对话,有所要求。

虽然和董教总对话的两个政党都是执政成员党,但是对待马华公会应有的表现,我们必须要有更高的标准,原因是:一、相对于民政党,马华公会是所谓的“国阵第二大成员党”,在内阁有四个部长,而且在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各有一个副部长;二、民政党虽以华裔党员居多,但毕竟还是个多元族群政党,马华公会是百分百的华基政党,而且自诩为“唯一纯华人政党”、“其成立与存在的目的就是要维护华人的权益”,以及矢言“与华小共存亡”。

可是,董教总和马华公会的对话,最终还是沦为“不汤不水”、让公众看笑话的“秀”――搞“政治秀”是从政者累积政治资本的管道之一,搞“秀”搞得精彩,推高从政者的声望;反之,若画虎不成反类犬,就只有徒添笑话。

为什么是笑话?董教总会见民政党及马华公会时,提出四个主要议题:(一)英语教数理、(二)华小董事会主权、(三)增建华小和拨款问题、(四)重开白沙罗华小(原校)。虽然这些议题,有些是今年的个案(英语教数理、白小),但是我国华文教育遭遇的种种难题(例如华小所得拨款,少得可怜),数十年来周而复始重演,性质类似,只是个案不同。马华公会长期侧身国阵,也有代表担任副教育部长,对华文教育一路走来崎岖坎坷的命运,岂会不知、岂能不知?

因此,马华公会既然接见董教总,就应该有更充足的准备;所谓更充足的准备,就是至少要有承诺和担当重任的胆识和决心,对董教总提出的若干华校危机,至少要有能够和“与华小共存亡”相呼应的行动和承诺,而不是像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以一句“马华公会出席对话会只是要听听董教总的意见”便要敷衍塞责。

董教总秘书处长期面对、处理华文教育的奇难杂症,不是发表研究报告,董教总领导人也经常向华社和媒体报告董教总对华文教育问题的立场。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都说过,他每天阅读16份三语报纸,办公室、车内和家中都有报纸,“从早到晚,见缝插针地阅读”;而且,黄家定及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在今年八月的马华公会党选期间,试图藉突出他们是“华校出身”的背景争取选票;既然是华校出身、从政多年,又是内阁部长,对国家资源分配和政策拟定实况,肯定比董教总更清楚。马华公会还需要等到“听听董教总的意见”,才能理解华文教育的窘境吗?真是不可思议。

因此,马华公会和董教总会谈,应该是交出成绩单,让董教总“听听马华公会正在做些什么”,还要有勇气承诺可以有更好的成绩单,让董教总“听听马华公会还会做些什么”。

其次,陈广才说马华公会和董教总对话“只是普通的会谈”时,就揭橥了马华公会不重视这场对话会的事实;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无故缺席对话会,更是凸现此事实。董教总和民政党的对话会,虽然民政党也是由第二把交椅许子根接待;但是马华公会如果重视董教总的看法和华文教育问题,黄家定就不应依样画葫芦、摆小格局的官架子,而是要展现大党的风范,才能服众。如果连这点自觉都没有,黄家定还能有什么大格局可言?

董教总和马华公会的对话沦为不汤不水的“秀”,马华公会无法许下任何具体承诺及展现担当重任的风范,说明了“排排坐、吃果果”的国阵式族群政治模式,已经行不通了;华人社会若还奢望继续沿着过去数十年来的族群协商模式维护权利,以及一厢情愿寄望“华校出身”、深切感受与体验华校困境的政治领袖能无畏无私地捍卫华文教育,无异于缘木求鱼。反之,如何开创超越族群的新政治模式来捍卫“公民”而非仅仅是“华人”的教育权益,才是华人社会的当务之急。或许这正是马华公会与董教总对话时表现不济,所能带给华人社会的“积极成果”吧?(2005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