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05

白蚁腐蚀了马华的良知

M仔专栏

今天不是六四,也不是528,但我还是要为马华公会平反。华社真的很不公平,白蚁只是腐蚀了吉华K校的地板,你们就闹到沸沸扬扬,害到总会长忙着种大红花爱国之际,还要担心你们不懂理性看待问题,不会踏踏实实做事,将清清白白的蚂蚁政治化。

虽然近来媒体一窝蚁般涌现,但是记者的水准却远远比不上白蚁。就像副教育部长“Datuk”韩春锦讲的,这些记者们大肆渲染白蚁课题,破坏家长对华小的印象,以为白蚁特别喜欢蛀蚀华小,这样下去还有谁敢把孩子送进华小?没有了华小,以后就没有人拿借书申请表格来给“Datuk”签名,上门欠“Datuk”人情。然后你们又怪“Datuk”坐着摇脚没事做,等到闹出人命才出来发应景文告?

话说回来,记者跟人民,讲不好听一句,都是盲的。马华公会的良知遭白蚁腐蚀这么久,害到《南洋商报》与《中国报》踩空跌死,你们也只是假惺惺来哀悼,然后在麻将桌上终身学习吃喝玩乐。四年后作祭,当初五百个送殡团队如今剩下家定与广才手指头配起来都算不完的十六只脏兮兮的小猫,还有那个当年带头哭丧的老大,这次却在众人千呼万唤下,才不甘不愿地挂上电话,露张哭脸。至于踩空后跌下的白小,如今半身不遂,搞到每年还要摆宴筹款,资付五年来上百万元的医药费。

听众打电话到电台说,翁诗杰在打生打死的党选中从旁杀出,证明马华还有良知。不倒翁当年与臭鱼头对着干,一下子挖张明添基金、一下子挖幽灵党员、一下子挖黑金,大家都说他在自掘坟墓。后来坟墓挖好了,幸好翁诗杰知道自己是马华公会的良知,葬了自己马华就不再有良知,于是忍痛将南洋报业推进记忆的深渊,摇摇头:“既然泥土都已经埋了,再挖出来也是臭的。”一句话,对着干的时代已经过了。

然而往事并不如烟,道貌岸然强调对事不对人的拿督翁诗杰,在老马领走臭鱼头以后,似乎就选择性失忆,忘了马华收购南洋报业这件“事”。可能把窝巢建在不倒翁胸口左边的白蚁,就是吃木身不吃木皮的那种,但是不倒翁越却是白蚁蚀得越深,他越是坚固的那种树桐。

就因为这样,我一直相信,有了翁诗杰马华就不会倒。即使倒,也不会因为是白蚁,而是酒精。很多年前日落洞之虎卡巴星说,要建立回教国,请先越过我的尸体。现在老虎老了,昔日英勇,别再提起。进入林氏二世时代,我们有摇晃着酒瓶的隆隆,杯里的酒如女人扭荡的软臀,对着胡子苍苍的聂阿兹与面目凶悍的哈迪阿旺,冷冷道:回教国?No way!等我醉倒后,回教国与“世俗”女郎手牵手,双双走进来吧!

有人担心,危楼让华教踩空跌死,陆庭谕如其所预言般,成了华教的送终人。这些时评人嘴没好话,闭了四年的臭嘴开起来一样臭,活该报馆封杀他,要他沿街卖书,偶尔给野狗追咬,作直销、卖蜈蚣珠都没那么冤枉。无论如何,经过四年洗礼以后,希望他看清楚什么是社会的现实、政治的残酷,我想这就不枉马华的用心良苦了。如果他愿意关心马华被白蚁腐蚀的良知,把卖书的钱捐出来,一元对一元,维修马华的良知,我想,总会长这个虔诚的佛教徒,一定会为他超度,让他再次脱离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