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4, 2005

马华党选的政治文化意含

刘镇东

政治文化是不容易清楚交待的概念。“文化”一方面很难量化,另一方面,政治学者常把难以用其他方式解释明白的观察,以“政治文化”一概而论。不过,文化也不是凭空想象的。文化现象往往是政治制度和经济条件的表征。

马华6年来第一次、20年来最精彩的党选,从支会、区会、州团与州妇女组,到中委会选举,接近大半年一路闹了下来,总算告一个段落。媒体对本届马华党选的报道,尤其电视台与电台的参与程度,可说史无前例。这是一场戏剧性成分很浓的党选,媒体全面报道、电台甚至“全民论政”,马来西亚的全体华语华文人口,只要阅纸听电台看电视,怎么也避不了。

意义何在?
如今剧场落幕,且让我们省思片刻,马华党选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政治文化讯息?耗尽整个社会的媒体资源,以及大众全神贯注的时间,除了一起看一场肥皂剧、除了2300名马华代表得以投选党领袖、除了少数几个人得到官职,我们的社会得到什么?

马华“逃离政治”、只是“搞政治”,在国家政策制定过程中缺席,已经成为常识,并且在本届党选中一再证明。如果不是蔡锐明的介入,并公布竞选宣言,挑战黄家定辩论等动作,整个党选几乎没有议题论辩可言。

任何的选举,候选人当然重要,但是,候选人代表的价值观、政策、方向,选民必然会关心。我们的社会有太多的公共议题需要思考和讨论,更何况马华的政治包袱,如南洋报业和白沙罗华小等课题仍然悬而未决,在党选中却不见得获得充分的讨论。

没有脸孔的机器政治
没有议题的党选,剩下的只是政治人物之间的竞争。然而,吊诡的是,大多数竞争中的人物却又没有个性/人格特质(personality)可言。当选中委的前五名,除了周美芬,其他都是张景云先生所谓的“没有脸孔”(faceless)的政治工作者,靠组织战和菜单胜选。据个例子,高居榜首的江作汉虽贵为联邦政府副部长,走在吉隆坡的街上,大概没有多少人认得,因此就曾发生报馆忘了他的存在,而在照片上闹出笑话。在电视时代的民主国家,党魁的个人魅力,是党选的重要因素。因为选出的党魁需要面对选民的民意检验,唯有人气和民望最高的才有机会出线,台湾国民党党选就是一例。

由于马华在国内选举政治命运,主要视国阵政府的施政表现和首相的政治魅力,基本上与马华本身的表现没有太大的关系,更何况大部分领袖都在马来选民超过50%的选区胜出,因此,该党领袖是否有选举魅力、是否具有民意基础,并不是中央代表关心的事情。

组织战和菜单横行,加上议题的匮乏,衍生的问题是,剧场、论政、全线追踪报道,与票箱开出来的结果没有什么关联。也就是说,除了2300名马华中央代表,其他人只有看的份儿,社会普遍民意和马华党选无关。戏看完以后,社会并没有任何向上提升的迹象,马华也没有任何改变的契机。青年以手机短讯投选Academia Fantasia电视节目的候选人,至少还能影响赛果,马华这种民意没有参与空隙、社会没有参与感的政治制度,必然加剧民间的政治冷感。

无功受禄
此外,前总会长敦林良实的两名公子在马青胜出,尤其“儿子对臣子之役”,不曾经营党务、也不曾展现才华的林熙隆,凭父荫击败追随林良实多年、也在马青活跃十余年的卢诚国,是政治上的错误示范。

林夫人王维娜在选后接受报章访问,以林熙隆在英国留学时常请同学吃饭为例,“证明”林熙隆是“好人”,社会误解了他。请客吃饭、吃喝玩乐,其实不需要怎么学习,只要袋子有钱就可。马青团当中,比林熙隆请客请得多、请得久的人还可真不少。

政治世家并非罪恶,也不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现象,但是,完全不曾努力却赢得高位,对于认真工作的马华马青领袖,必将造成心灵创伤和侮辱。也许,“吃喝玩乐”是马华未来“逃离政治”最佳的政治文化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