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05

华人政治的未来: 告别马华 重返政治

黄凌风

政治评论人潘永强认为,华人政治的未来必须告别“马华”,放大视野以及重返政治,才能够突破现有的格局。他解释,“马华”拥有两个意思,即广义的马来西亚华人以及狭义的马华公会,而华人却必须逃离“马华”,但不逃离政治,才会走出政治的未来愿景。

他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旧的分歧已经逐渐消减,但是新的愿景却难产,华人政治即毫无方向也没有共识,同时在战略家势微,但谋略家抬头的情况下,当前所缺乏的就是正直、热情、具有想象力的政治精英,能够挑战现有的政治格局。

他昨晚是在《东方日报》与雪华青联办的“透视大马华人政治”讲座会上,对华人政治作出剖析。另一名主讲人是《东方日报》总主笔张景云。

选举不一定就是民主
潘永强认为,从最近两场马华与民政党党选来看,选举虽是解决政治冲突的有效途径,但是却别让选举淹没了民主的真正意义。

“在大马的有限民主空间里,人民常以为有选举就是民主。但是有时候选举不一定是民主,很多时候选举都是为统治精英服务,为他们提供权力的正当性。人民不一定是主人,党领袖将尽其所能的扭曲民主,包括制造假党员、不开放党员名单、换票、菜单等等。”

他指出,选举的弱点就是不能以“量”来决定“质”,“例如林祥才是否比陈财和贤能多2票?”他也解释,西方国家的民主与大马不同,因为西方国家政党所注重的是选出党魁,而个别候选人就代表着某种路线或理念,以竞选总统及赢取国家执政权,但是我国的政党却是注重党内的选举,包括大大小小的职位都出现竞选。

“其实在威权的体制下是不容许有充分民主的政党,在国阵的巫统一党独大下,其余的政党根本不用在乎领袖的素质,因为人民选的不是马华或民政党,而是国阵。结果党选变成了为瓜分利益而进行,无关政策和愿景,只是资源的分配。”

派系竞争不是坏事
他认为,党的派系斗争未必是坏事,因为这能够促进党内的竞争和进步,反观日本和台湾,派系斗争并没有妨碍日本及台湾政党的发展,而且这也能够平衡一党独大的负面印象。

“马华过去少许民主上的进步都是派系之争所导致的缘故,因此大家应该成立派系,结合共同的理念一起做事,讨论及推动公共政策。推动光明正大的派系是促进马华民主化的方法。”

华人没有孤立的政治
他指出,华人已经没有孤立存在的政治,从独立时代的联盟协和式民主到513事件之后的威权政治,以及在80年代的华人政治复兴运动,也因为前马华总会长李三春与马哈迪不和下台后就已经结束。

“后来的华人政治运动是在华团与公民社会下推动,但是也在90年代当华团被收编及去政治化后而宣告结束。90年代之后的华人政治就是处于自我逃离与自我抛弃的更年期状态,导致当前副首相安华讽刺马华部长是应声虫时都没有马华部长敢出来反驳。”

他表示,华人的政治已经失灵,马华和民政党只是庞大的政治怪兽,在各方面所展示的都是落伍的政治趋势,而这种现象也包括了行动党在内,而选区划分、回教化风潮、人口比例下降等等使各方面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张景云:华人想改变吗?
另一方面,张景云则提出了一个疑问,“尽管国家论述不断地把非土著边缘化,但是华人想改变现今的处境吗?”他解释,华人不想改变现状是因为他们担心,一旦华人的处境有所改变,但不是变好而是变得更坏,因此华人安于一种与国家主流平行的生活。“华人不想融入国家主流内,因为怕失去更多,因此不愿意放弃与国家主流平行的生活,以保护华人的文化特征。”

国家独立只是一种延续
他也指出,在我国尚未独立前,马来人早已拥有本身的政治体制,马来人把西方的殖民统治视为一种插曲,因此马来西亚的独立并不代表一个新国家的产生,而只是延续了殖民前的历史。

他解释,在这种国家论述下,华人的空间因此越来越被边缘化。他表示,我国的种族政治是无法带领华人走出光明的前景,而且民主也不是一种被施于的礼物,是需要人民向执政者争取的。他说,98年之后有许多年轻人加入非政府组织、新成立的在野党以及网络媒体工作,这些都是一种散播民主种子的重要工作,因为很多事都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而是需要不断耕耘去争取才能够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