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0, 2005

万箭穿心

秋心

简介:
当年陈思源任署理马青团长时,在面对前锋报的指责原本可以华社立场得以平反,却出现某些人落井下石的“糊涂”。 这原本无关“糊涂”的事,但害怕万箭穿心的人岂“不怕”当领袖?

全文:
马华掀起的争战目前未有强势领袖的冒起,不论黄家定或蔡锐明都不算是强者。政治人物在时局不靖时时只有“乱”,“私”,“团体化”。

翻开历史,这党现在正开始集体领导来主导马华,从过去的陈祯禄,陈修信,林苍佑,李三春,陈群川甚至到后期的林良实都是个人理念主导政党,哪怕是个人魅力最不足作为无法引起华社认同的林良实,他也至少做到名副其实的领导,他有他真正他人无法动摇的强势(不幸的,他只运用于个人前途利益)。

黄陈配是否意味是集体领导呢?环顾这短短的两年多,他俩并不能挽救华社地位的江河日下,更甚的不能标榜所谓最高领导人该有的风范和决心。此时此刻,强势的胜选是否意谓黄陈领导是绝配?2M年代就是最实际的考验,当时主要影响国家前景,但黄陈的所谓领导却对华社影响深远。

他们没有发表赢得华社认同及令所有党员有明确的“宣言”。反观蔡锐明的“出师表”却涵盖面和前瞻性高。黄陈配俩人的联合宣言除了政绩和现有的路线,整个党是没有大方向的。他们真的不会思考要点吗?还是他们清楚表示这是他们和蔡锐明提供给华社的两种选择?

不认为马华路线有问题就是马华领袖的最大问题,不能赢得群众谈什么代表性?这一切的实况说明了在马华根本没有人对于时势问题敢敢讲,更无人敢痛陈时弊。自己政党内问题历历在目,政党内根本没有负责任的文化。

从最近马华倡导集体领导集体负责的“笑话”可以看出,所谓集体就像连坐罪般的将所有人都联系一起负责,也如所谓的官官相护的“盗版”。这样只要矛头不必然被指向一人,那些人就不用人头落地,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负责任”。

试问如此的领导,如果有人犯错该惩罚谁?该发言时,你推我,我推你。结果只有在所谓害怕权势下得过且过的苟且偷生。 为何马华出现如此的窘境?就是当年陈思源任署理马青团长时,在面对前锋报的指责原本可以华社立场得以平反,却出现某些人落井下石的“糊涂”。

这原本无关“糊涂”的事,但害怕万箭穿心的人岂“不怕”当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