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9, 2005

馬華的鳥籠民主

刘子健

简介:
馬華今天所呈現的政治行為,或可以自我陶醉,卻根本逃離不了巫統所操控的政治鳥籠。只要一天在這政治鳥籠內,只要這個政治鳥籠無法解除,不管馬華的政治行為是民主或專制,都不會給華社帶來實質的政治義意的

全文:
一隻本來可以自由遨翔於青空的鳥,因貪食掉入陷阱,從此過著鳥籠生活,喪失身理自由。日子一久,這隻籠中鳥非但沒有覺悟到牠已經失去做為鳥的條件,已經不能自由飛翔,反之,卻自我安慰及自我陶醉,詭辯說在鳥籠內多麼的自由自在,不必擔心其他鳥類爭食,不必憂慮被射殺。

更甚的是,在無法擺脫鳥籠牢獄情況下,這隻鳥開始為自己尋找合理化本身窘境的種種理由,呼籲所有其他的鳥都應該以牠為榜樣,學習牠的籠中精神,歡迎牠們都進到籠子裡來住,一副其他鳥不入鳥籠,反而吃虧的樣子。

做為單元種族政黨,信奉種族政治主義,馬華公會從加入巫統宰制的聯盟,到今天的國陣,就註定無法逃離受到種族政治的魔爪,註定要自嚐苦果,被相較更多數的支配性族群,且有效制定霸權政策的政黨所壓抑,猶如被困於政治鳥籠內的政治小鳥。

本週馬華將舉行相隔六年後的黨選,很多馬華領袖與文化槍手都不約而同高贊此次馬華黨選是最民主的選舉,即無菜單,也沒有打壓。持平而論,馬華的黨內選舉相較於其他朝野政黨,暫且不論是否真正民主,或是比較有制度化的。可是,值得商榷的是,馬華為何要強調其黨內民主?馬華民主化能為華社帶來那些好處?又能捍衛或爭取那些華社應有權益?

自卑的人,往往都會透過極端的自大行為來掩飾其自卑心理。長期受到巫統製造的政治鳥籠所宰制,在族裔權益上喪失先機,斷送後天,又礙於陣線的共同政治利益,怯於力爭的馬華,也難逃患上政治自卑症。馬華的所謂最民主黨選,會不會是政治自卑的反映呢?或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課題。畢竟,一個被論者喻為逃離政治,影響華社逃離政治,幾享集體喪失政治思辨能力的政黨,居然突然間變成最民主政黨,是非常詭譎的現象。

不過,馬華今天所呈現的政治行為,或可以自我陶醉,卻根本逃離不了巫統所操控的政治鳥籠。只要一天在這政治鳥籠內,只要這個政治鳥籠無法解除,不管馬華的政治行為是民主或專制,都不會給華社帶來實質的政治義意的。

馬華這種政治鳥籠內的黨內民主,應不會給華社任何信心去相信,透過它的黨內民主化,可以影響到鳥籠外想把馬華困得更牢的鳥籠製造者。某種程度下,評論這種無法發揮民主政治生產力的黨內民主,其實根本沒有多大義意。

換言之,華社若奢望逃離政治,又受制在政治鳥籠內的馬華黨內民主後,能相較以前更有效扮演制衡巫統角色(雖然馬華根本是政府一員),無非如同夢想孫悟空能夠解下金箍咒,逃出如來佛的五指山。

因此,在認識到政治鳥籠才是困境的真因後,華社與其浪費時間去探討馬華的黨內民主,倒不如花更多精神去思考如何沖擊,直到解除這個政治鳥籠。當然,前提是,華社必須要不被把鳥籠政治合理化的話語所蒙蔽,否則,非但無法解除鳥籠之困,還將進一步鞏固鳥籠的堅固。

亦即,政治鳥籠內的鳥不可以誘騙其他鳥兒入籠,因為,一旦入籠後,什麼鳥都一樣了,你不必笑我,我不必譏你,大家都是不能自由遨翔的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