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05

回归政治,不要逃离!

《华社看马华党选》系列访问(一)
郭史光庆

为了了解华裔青年领袖对马华及马青的看法,《当今大马》访问了3位活跃于大专青年组织的年轻领导人,他们是马大华文学会外务处副主席梁志晖、大马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学运)国际事务秘书赖康辉,以及理大华文学会主席蔡依林。

(记者--问;梁志晖--梁;赖康辉--赖;蔡依林--蔡)

问:目前马青给你的印象如何?
蔡:没注意到马青有任何明确的政治理念。自从马华全面推行“终身学习”运动,马华离政治越来越远。马青身为先锋,理应站在政治改革的最前线,可是最近面对巫青团在代表大会提出恢复新经济政策,却没能给予正面回应,着实让人失望。不否认马青有积极地搞基层活动,但真正的使命应该是在政治上,不然和一般社团无异。
赖:没错,除了政治路线模糊,也没有敢怒敢言的形象,严重老化。年轻的都没什么进步理念,只顾本身利益,具有华裔至上的心态。

问:你认为马青是否真的无法吸引年轻人?若是,马青出现了什么问题导致这样的现象?
蔡:不尽然,马青还是有一定“魅力”所在,只是可能吸引到的只是一群缺乏政治抱负、贪图政治名利的党员。在拜金主义的年代,年轻人的政治观念和从前不同,注重个人享乐多于社会公益,加上大专法令的存在,导致大专生在求学时期必须和政治楚河汉界,对于政治的了解贫瘠得可怜,更不用说参政的热情。而真正认识政治的年轻人,期待突破旧体制,创造新的政治格局。马华公会形象欠佳,固步自封,政治路线含糊,不容易吸引有志之士。
赖:我同意,马青仍能够吸引到金钱利益至上、有政客野心的年轻人,以便他们在事业上能够平步青云,很难吸引到有心要改革国家体制和关怀社会的年轻人。
梁:新一代的年轻人是政治冷感的,普偏上认为搞政治是老头子的玩意儿。马青给人的印象是商人赚钱的场合和政治家成名的踏脚石,丝毫不让人觉得是一个为服务社会、培育专才而成立的组织。

问:一些马青候选人认为马青应该扮演类似巫青团敢怒敢言,急先锋的角色,你对于马青应扮演的角色有什么看法?
梁:身为一个执政党青年团,如果面对民生问题不敢怒敢言,反而这个不敢提、那个不可讲的话,那么还谈什么与华社共存亡?
蔡:敢怒敢言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提出像样的政治纲领才行。不管方式是软是硬,还是软硬兼施,重点是立场要够稳,意志要坚定,见风使舵的投机心态终究逃不过人民的眼睛。人民或许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谅一次又一次的天真,但人民最终需要的是三餐的温饱,不只是大选的糖果。当务之急是要重新回到政治、参与决策,制定以全民利益为出发点的政策,摆脱种族政治的框框,真正做到不违背“族魂”林连玉强调的“多彩多姿,共存共荣”。
赖:巫青团敢怒敢言其实是为了让巫统最后可以扮好人来解决问题,也顺便拉拢马来青年。马青想要敢怒敢言必须避免像巫青团般挑起种族主义,反而应该批判政府不民主的地方,让人民的心声可以说出来。

问:一些看法认为马青候选人在竞选期间,并没有针对年轻一代或国家大事提出具体的计划,你赞成吗?为什么?
赖:是的。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马华也没有对国家大事包括母语教育问题等,或有体的计划和行动,马青当然也不会有。配合政府的目的和政策,马青不会鼓励年轻人反对大专法令和私营化。

问:总的来说,对于目前马青候选人提出的竞选宣言或出师表,你有什么看法?
赖:没意见,只是为了捞取选票而已。
梁:千篇一律,毫无新意。

问:马华声称代表全体华社,你对马华目前在解决华社问题上的表现有什么评价?
梁:白沙罗华小至今都还没有重开;森美兰受立白病毒影响的华裔猪农们,到现在都还没得到应有的赔赏;华社担忧的华小数理英文教学也还没解决。这些华社所关注的问题目前都还存在,试问马华在做些什么?或正在解决些什么华社问题呢?
蔡:华人自有名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华社最关心的教育问题,除了志晖提到的英文教数理和白小问题,华文中学改制、独中统考不受承认、宏愿学校计划,到最近的国小为首选学校,1956年《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在这些教育政策里都有迹可寻,马华又做了些什么?除了一再强调将和巫统进行闭门会议,协商解决方案,还有什么具前瞻的表现呢?仍然寄望马华能解决华教问题的华社应该不多了,评价自然不言而喻了。
赖:两个字--糟糕!马华一味逃避其他华社问题,如私营化、华小师资不足、大专生助选而被对付等。

问:目前华社似乎冷眼看待马华党选,你对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党外的华裔青年在马华党选中是否应该扮演一定的角色?
蔡:空头支票开多了,大家多半抱着凑热闹的心态,不管谁当家,也不会有多大改革。我们能扮演的角色,应该就是质疑含糊不清的政治理念,批判欠建设性的政治蓝图,要求候选人针对课题如AP事件,汽油涨价,医疗私营化等发表言论或公开辩论。
梁:对许多人来说马华党选只是一场三个月的连续剧,反正谁胜谁负对华社都不会带来任何利益。
赖:华社可以趁这个时候向候选人提出诉求,谁不支持诉求就是差劲候选人。青年们就向他们提出诉求吧!如:要求正视大专生办活动的自由和基本权利、废除大专法令、教育私营化政策等问题。

问:你对马华来届的领导人有什么期望?
赖:无可药救。他们大都无明显的立场,也没有决心捍卫人民的权益。
梁:谈不上什么期望,只是想赠送来届领导人一句老话,“别问华社能给你什么,问一问你自己能为华社贡献些什么”。
蔡:在目前的种族政治体制里,马华并非无所作为,至少他可以扮演华社与国家机关的权力中介。但是,面对巫统的强势,首先不要矮化自己,因为我们争取的不单是华社权益,也是马来西亚公民的共同福利。《终生学习》可以继续推,《论语》可以继续读,但是马华身为政党,绝对不能不谈政治。政治就是政党的生命,没有了它,公益活动做得再好也是徒然。期望来界领导人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确立清晰路线,言行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