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9, 2005

导读《小黄书》: 黄家定的竞选宣言

刘镇东

本届马华公会党选,精彩有趣奇怪的事情很多。其中尤其别扭的是,经由前首相敦马哈迪于2003年5月23日钦定的“和平方案”出任“代”总会长的黄家定,在选战中一直没有搞清楚到底要“堂堂正正”以“总会长候选人”身份争取代表支持,还是抬出总会长的轿子,装出一幅毫不在乎的必胜姿态,暗地里却紧张兮兮。日前企图用“语录”、“不是竞选宣言的联合竞选声明”瞒天过海,应对蔡锐明的竞选宣言就是一例。

马华的党选,议题论争向来不是关键,权位争夺才是重点。因此,马华党选文化的字典,从来没有“竞选宣言”一字。蔡锐明拒绝挑战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反而突如其来直捣黄龙,破坏黄家定轻松上位的如意算盘,并且率先于7月8日发表长达一万两千字的竞选宣言,让黄家定阵脚大乱。

《勤政亲民:黄家定语录》,共147页,由向来主要经营中小学教科书的彩虹出版社出版,于2005年8月9日在吉隆坡推介,恰好是蔡锐明推介竞选宣言的一个月后。《黄语录》号称收录“黄家定自从1980年代踏入政坛至今所发表过的重要言论。”(见《黄》书封底)黄氏也在推介礼上表示,“看着从政25年说话编辑成册,让更多人看到我是怎样的人,这提醒我,别人对我的期望只有多,没有少。”(《南洋商报》10/8/2005)

黄家定不到50岁就能出版语录,自从《毛语录》问世以来,走遍民主世界到共产国家,大概无人可出其右。我在研究马哈迪与布城的关系时,向钻研政治心理学的老师,学到认真对待研究对象的青年著作,企图通过阅读,理解主人翁内心世界的研究方法。就马哈迪而言,他 20余岁在新加坡求学时发表的报章文章,是重要的参考。以为《黄语录》出版后,可以对黄家定故技重施,通过青年笔迹寻访他的内心世界。

遗憾的是,《黄》书全书只有第37页,于1987年11月21日在青团运新都支领袖训练课程的一段不汤补水的简短谈话,属于1980年代。其余有几篇1990年代的报章访谈,剩余的多属21世纪。

打算购买《黄》书的读者要注意,所谓“收录25年言谈”的广告词并不符实。愚者如我,就是不能明白何以不收录更多黄家定在1980年代发表的代表性看法。归结来看,原因可能有二。其一,黄家定当年可能多数时间花在替当时的总会长林良实提公事包,没有时间写文章或发表政论。其二,编辑《黄》书的指示下得太迟,幕僚们一时之间找不到1980年代的资料。

如果黄家定在1980年代没有“立言”,与1988年在国会发表《华人的困境》长篇演讲的蔡锐明相比,就会显得失色。因为政治的根本,莫过于政治观念和价值观的沟通与说服。如果没有一以贯之的论政历史,黄家定担当大旗的政治论述能力就会受到质疑。

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1980年代黄家定精句语录的匮乏,主要因为《黄》书编辑时间仓促,幕僚无暇追索历史性谈话。

《黄》书的出版一直声称与党选无关,主要不愿承认在竞选宣言一事上,被蔡锐明先拔头筹。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何国忠推介《黄》书时指出,“由于这本书不是强调政治主张(按:读作“竞选宣言”),因此相信这本书不是为了改选”。此外,据报载,黄家定也在同一场合,否认他趁接近马华党选期间推出语录,影响选情。(《南洋商报》10/8/2005)

不过,黄家定的序文却揭露了《黄》书的意图,“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已上任2年多。在这期间,我一直非常尽力地履行职责,并致力整合曾经分裂的马华,同时推动了各种的党务革新计划。无论如何,我也清楚地意识到,至今所做的一切只是基础的建立,未来还有很多方面的工作是要进一步加强的。所以,在未来的任期内,若有机会继续获得党代表的委托(注意:正在拉票!),我将继续在这方面作出更深入和广泛的跟进和努力….”

“热心”的彩虹出版社在马华党选期间,把黄家定“介绍”给大家,多么巧合的安排。说到底,《黄》书根本就是竞选宣言,而且还是被蔡锐明逼出来、却又不能承认的宣言。第65页的彩照写道“育群华文学校新校舍开幕,日期:11-7-2005”。如果早有策划,早就可以推介,怎还会有7月中的照片呢?(提示:蔡锐明的竞选宣言于7月8日推介。)

何国忠自称最喜欢《黄》书第七页的照片,而我最喜欢的倒还是黄家定在第149页及150页的成绩单。一般认真的书评人,通常都会对编辑形式提点意见。写书评我不在行,不过,书评人的良好传统值得效仿。《黄》书147页厚纸印刷,虽然精美,却不方便马华中央代表随身携带,也不利于马华百万党员终生学习一番。此外,黄家定时代以来“清清白白做官”的马华各级领袖最近吃得很“清淡”,没有什么“油水”,要劳烦他们以18元购买语录,有点为难。

彩虹出版社不妨考虑明天赶印“口袋版”的《黄语录》,然后请黄家定安排熟悉的商贾赞助印刷百万本,免费派送给全体马华党员学习学习。至于口袋书的大小,建议仿效文革时期的“小红书”《毛语录》,届时《黄语录》自然而然就叫作《小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