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7, 2005

白小对马华不抱期望

《华社看马华党选》系列访问(二)
郭史光庆

八打灵白沙罗华小原校被关闭,从2001年延续至今已经5年了,是当前华社迫切关注的问题。目前正值马华党选,因此《当今大马》特地走访白小保校工委会执行秘书陈香琴、工委会社区组主任邱俊华,以及白小原校家长林玉秀,谈谈他们对马华的看法和党选的期望。

(记者--问; 陈香琴--陈; 邱俊华--邱)

问:目前正值马华党选,虽然马华声称代表华社,但是候选人却很少提到关于华社的课题,你们对这样的形象有什么看法?
陈:我们不能期待政党的帮助,若没有社区居民的努力,而只等待政党的协助,恐怕白小校地已经被用来作其他发展了。
邱:现在马华领袖再也不提华社的问题,因为他们心中只想着争位子,在许多公开场合里提起白小课题时,他们也只是轻描淡写,避而不谈。
陈:在蔡锐明的对话会上,我们询问了他对白小课题的立场,他却告诉我们“政治是没有不可能的艺术”,这样的回答等于没答。马华领袖让我觉得他们只想争官位,当然我也不排除部分领袖有心协助。
邱:只有一些没有官职,或处于弱势的领袖,才会出席一些华教场合,近来蔡锐明就出席了郭全强主席的欢送会。
陈:你看周美芬现在虽然作官了,那么多年来却从来不曾来过白小了解社区居民的需求,完全没有关心过白小的课题,只是常常将白小课题挂在嘴边。

问:她如何解释白小课题?
邱:她以巫统部长的话来作挡箭牌,表示白小已经搬迁到新校舍去了,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些是巫统领袖说的话,马华领袖不能只让巫统牵着鼻子走,应该从华社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既社区需要华小。

何谓“正确管道”?
问:那目前为止还有继续和马华领袖商谈白小的问题吗?
陈:没有,但是我们时常在一些公开场合,比如蔡锐明的对话会,再三提出白小的问题向他们施压。但他们却将球抛给巫统,表示这是巫统的决定,他们也无能为力,这种推搪方式就是马华领袖时常使用的。 我们每个月仍然会写信给教育部,附件给雪州教育局、教育部副部长韩春锦和首相署,希望他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从来没有得到答复。
邱:马华领袖曾经表示我们要通过正确的管道来解决问题,难道写信给教育部不是正确管道吗?
陈:我们想问马华,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管道?
林:我曾经在《哗!FM》的访谈节目中,询问了翁诗杰关于白小的问题,他表示马华的确有争取,但是由于事件被政治化了,因此最后功亏一篑;胡亚桥则表示白小可以争取成为社区的小学,但是要通过正确的管道,不是去政府部门吵吵闹闹,却没有说明什么是正确管道;周美芬在同一个节目中表示,马华在暗中很努力地去争取,是华社看不到的;黄家定则不断表示白小并非关闭,而是搬迁。胡亚桥和翁诗杰也赞成白小能够成为社区内的一间小学。
陈:我们至今仍然不明白马华领袖所谓的正确管道是什么?我们也写过信,但是问题都不曾解决。
邱:在事件刚发生时,林祥才曾经来过白小,但是看到其他反对党领袖也有出席,便声称课题已经被政治化,最后不欢而散。黄家定早期在拜访新村时,我们也有向他提及这个问题,当时他表示白小的地区不是由他管辖的,便避过了问题。

马华领袖言行不一
问:总得来说,你们认为马华领袖在解决白小课题上,抱有什么样的态度?
邱:虽然他们声称进行了许多争取工作,但是在大选中马华没有一位候选人将白小课题放在竞选宣言内,反而是民政党的候选人胆敢在宣言中提出白小课题,马华领袖也在没有亲身来过白小,却在外发表不正确的言论,说白小面对空气、噪音的污染,对我们造成很大的杀伤力;另外当我们去马华大厦静坐抗议时,他们不但没有请我们进去商谈,反而召来警察逮捕我们,这种言行之间的矛盾让我对他们的谈话无法信服。
陈:我认为马华不够积极,也没有诚意,身为一个政党,应该专注在政策上。面对这个迫切的问题,他们没有实地考察以了解问题,却去搞终身学习。如果那些领袖无法解决问题,那就退位换人,不要老是找借口。

欢迎一切支持力量
问:那你们认为马华在解决这个问题上还重要吗?
林:如果马华真的代表华社,那么他们就应该履行对华社的责任,解决华社的问题,若他们没有尽到他们的责任,我们就把他们忘掉算了。
陈:我认为马华在这个课题上已经没有角色了,因为他们一问三不答,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去了解,去争取机会宣传我们的诉求,没有看到马华领袖会开口帮我们说一些话,只会不断老调重弹,逃避问题,在宣传和政治上我们都看不到成绩,我们不会寄望马华这样的政党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邱:华人有个弱点,时常会寄望领导人能够协助我们,但是看这次的情形和马华领袖的谈话,我觉得也会是让我们失望的。
陈:但我们还是欢迎一切支持我们的力量,不管你是执政党或反对党。

问:那你们对党选后的马华新领导层,有什么期望?
陈:我认为期望不高,因为党选过程根本没有讨论到白小的解决方案,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为了争取个人利益,没有和人民站在一起。
林:如果马华仍然限制在自己的框框里,我对马华不会有期望。
邱:比起巫统,马华在争取华人的权益方面还是相差很远。
陈:虽然如此,白小仍然欢迎所有马华党员或代表亲身来这里了解问题。

白小保校运动缘起
白沙罗华文小学原校(白小原校)位于八打灵再也17区。由于八打灵地区华小不足,因此学生入学爆满。在申请增建分校遭到当局拒绝后,该校董事部于2001年在“相关人士”劝告下,也在并未召开赞助人大会决定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关闭设备健全的白小原校,暂时搬迁到万达镇与培才二小“共校”。后来,在华社强烈舆论压力下,政府赶紧在2001年9月建好目前位于丽阳镇的“新”白小。华教人士指出这是历来政府建设“最完善、建筑时间最短”的华小。

教育部以学校被空气污染、有噪音及交通危险等理由关闭位于白沙罗新村的原校。不过,白沙罗新村的居民,不忍心让他们辛苦建立起来的白小原校就此消失,因而成立了“白小保留原校、争取分校工委会”(保校工委会)。工委会在原校隔壁的阮梁圣公庙开办临时课室,并在董教总的协助下,聘请拥有大专教育的教师来教导这些学生。目前保校运动已经超过1600天,迈入第5个年头,拥有有51位学生在庙里上课,并由11位老师和一位校长执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