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05

华教问题纷至沓来:马华领袖如何看待?

《华社看马华党选》系列访问(三)
郭史光庆

董总首席行政主任莫泰熙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中,畅谈了他作为一个华教工作者,对马华未来新领导层的期待。他表示,虽然巫统也认为马华代表华人,但是代表性并不是由马华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应该是经得起华社的检验的。他指大马华人普遍上都不满意在政经文教上所享有的权益,他们要求一个较合理、公平的待遇,尤其是在教育方面。

“身为华教工作者,我深深体会到华文教育领域里许多荒谬的事情。”

华小学生与学校不成正比
首先,他提到了华小的问题,指出华小在独立前有20万左右的学生人数和大约1千300间华小,几乎所有的华小皆由华人创办、维持和发展,这些华小独立后在《1961年教育法令》下,被纳入政府的教育体系。

“至今已经独立那么多年了,华小学生人数已经超出当年的两倍,约60万,但是华小却减少至1千200间左右,减少了将近整百所,而马来小学则从当时的1千多所增加到现在的5千多所。”

他感慨地说,“这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发展政策,想问马华领袖如何看待这样的一个事实?是什么原因使到这么不合理的现象能够维持到那么久?”

莫泰熙促请马华领袖须面对并且处理这样的问题。他进一步表示,马华也并非毫无建树,但也只能协助华小搬迁。“学校不能够增加,只能增加课室和每班的学生人数,以及搬迁缺乏学生来源的学校,但这是很荒谬的,为什么不能建新学校,却要搬学校呢?”

他强调教育部长的责任就是根据人民的需求,不分语文源流地提供足够的学校,让人民有选择母语教育的权利。“搬学校和增加班级都成为马华的功劳,实在是很好笑的一回事。”

对于白沙罗华小的问题,他表示那是更为荒谬的,虽然董事部已同意搬迁学校,但是社区居民仍然需要学校,而目前已经有几十位学生在庙里上了5年课,政府却对之不闻不问。“学校只要开门就能够上课了,为何不能多增加一间?”

教育拨款严重失衡
接下来莫泰熙谈及了拨款的不均现象,他说虽然华小的数目或学生人数都超过20巴仙,但是在第7和第8大马计划下,华小的拨款却只有约2巴仙,反观马来小学则获得了96巴仙以上的拨款。

“政府的其中一项说法是说校地是私人的,政府不能在私人地上发展,我感到很纳闷,私人捐地给政府办学校,免费让学校用了几十年,已经很伟大了,政府却说不能拨款。”他再次重复,“马华领袖怎么看待?”

他也带出了华小师资长期不足的问题,虽然马华的教育部副部长,包括冯镇安和韩春锦都不断答应,但是几十年来问题不曾解决。

“一个国家为什么几十年都不能够培养出足够的老师?就算华人不喜欢当老师的现象是真的,政府也应该想办法鼓励年轻人当老师。”

“单单这个问题,马华就没有一套解决的方法,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是进行一些技术性、辅助性的工作。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些没有明文规定的政策,或巫统的教育政策。”

马华领袖言行不一
与此同时他也大力抨击华小的243方案,“请问世界上那一个国家的小学生,是用两种语文来读数学和科学的?这样的方法又符合那一种教学的原理呢?若是大马独创的,那它的研究在那里?合理性又在那里?”

“想问有良知的马华政治工作者,你们认为这是正常合理的吗?你们会同意吗?如果不同意,就让它这样进行吗?”他透露一些马华领袖私下也不同意这样的措施,认为它不符合教育原理,但是却在公开场合表示赞成,让他感到非常生气。

“我们华社也不能给这个政党压力,或者是压力对他没有用,因为他有很多的说法,让人民被蒙骗。”

莫泰熙的另一项担忧, 就是明年升上4年级的华小学生,由于将会增加其他的科目,因此无法再以两种语文来上课,但是教育部至今仍未公布对策,因此很大可能将以纯英文来上数理科。这位华教工作者无奈地表示,“也许华社也会接受这样的安排,但是华小将面临变质的危机,而2008年的小六考试的语文也还没有公布。”

“马华又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是不是也无所谓呢?我没有看到有任何的马华领袖提到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

联合其他族群向巫统据理力争
因此他期待马华的新领导层,能够以勇气和魄力,联合其他的少数民族,重新与巫统领导层商谈如何公平及合理分配资源的问题。

“作为一个大政党,一个代表华人的政党,应该有这种智慧、勇气和魄力,联合其他少数民族的政党,和巫统重新谈判关于各民族的关系,例如废除土著和非土著的分别、土著特权和固打制等问题。”“若政治领袖不敢面对这些问题,他们就只能在不合理的情况下,作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他表示如果独立时期大马有所谓的社会契约,目前是时候重新检讨了,因为时代已经改变,国家也已经进步了。

“只有让公民拥有公平合理的关系,民族的团结与融洽才能实现。”

多姿多彩,共存共荣
他表示马华过去曾经出现过他所期待的领袖,“当时的教育部副部长朱运兴为了反对教育法令,站在华社这一边,牺牲所有的党职官职都在所不惜。”“希望我们能够有更多这样有政治情操的政治工作者,那样才能达致林连玉所说的多姿多彩,共存共荣。”

询及他如何看待马华目前在华教的表现,他表示“如果马华连一间白沙罗华小也无法重开,那我觉得马华也没有力量,这是一个很可怜的局面。”

“马华怎么代表华社?如果他连华社关心的问题都没有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