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9, 2005

马华党选的失焦

曾维龙 东方日报

简介: 从大处而言,为何总是让人感觉不到马华所能发挥的政治作用是在哪里呢?马华党选中似乎到了谁人上位,几无差异的情形。

马华党选,在媒体的抄作过程中,也许更像是一出人吃人的厮杀场景,甚于一个应该被人们所值得期待和尊重的正当选举过程。

这么说的原因有三。其一、马华党选没有办法在国家发展或建制的议程中,划上一个关联符号。尤其巫统大会举办以后,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星期,然而不管是巫统主席巴达威的发言,或是巫青团主席希山慕丁的关于新经济政策的说话,予人的感受是不得不重视巫统大会甚于其他。巫统大会的动态,可以说已经成为国家政策的未来指标。马华党选,至今却还在处理着“表态”的纪律问题、代表名册等问题而已。

其二、蔡锐明的万言“出师表”,以大议题来带动自己的竞选气势,以苍凉的英雄形象来衬托自己的弱势处境。拿捏的好,至少从外部来看蔡锐明不管最终成为赢家,抑或输家,都可能为自己带来一些喝彩声。让人感觉蔡瑞明挟以大公的形象,要给党带来一股新的气息。

相比之下,被挑战的黄家定面对蔡锐明的诸多质问,却似乎不晓得如何应对。只要选举中有不具透明的情况出现,其“道德”上的理亏使得黄总会长仿佛“矮了一截”。蔡锐明只要紧紧地从黄家定的身上,寻找其不“合理”的地方以诉诸于媒体舆论之中,黄总会长便要应对。蔡锐明比较起黄家定,似乎更懂得在舆论论述中取得道德的制高点。由此可见,领导人的素质之一般。

其三、马华党选到底与一般的升斗小民,可以如何挂钩呢?很显然,被认为在主流政治中代表着华人社会的马华公会,逐渐地失去了合理性基础。希山慕丁的强悍发言,被认为是要巩固其作为马来民族英雄的位置,政治秀的意味重于实际的操作。因为新经济政策中扶持马来族群在社会上的弱势地位,从来都在国阵政府中的主要隐议程。希山慕丁只是选择了巫统大会的平台上发挥而已。

因此,所谓黄家定及希山慕丁的冲突,很轻而易举地在副首相纳吉的“协商”下被“消解”去了。至少我看不见黄家定所能够扮演的角色是在何处?

换个角度来看,马华虽然说是一个政党。然而从党选过程的内容来看,与当前众多的国家政治议程毫无相关。从大处而言,为何总是让人感觉不到马华所能发挥的政治作用是在哪里呢?马华党选中似乎到了谁人上位,几无差异的情形。

因此,党选的焦点,只与某些人士有关而已。相对地,即使党外的一般民众欲关注马华,却是毫无焦点可言。我称之为“失焦”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