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9, 2005

马华党选欠缺政治理念

郑名烈 麻坡人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企管系毕业,目前在某国企业担任专案规划管理工作。
电邮:teeaddy@yahoo.com.sg

马华党选闹热滚滚之即,华社一般都会期盼听取竞逐高职的准候选人发表竞选政见、提出政治愿景,此时正是马华领袖层拉近与华社距离的最佳时机。然而,竟有领袖在被询及对党选看法时,却对外表示党选是马华家务事,不需要对媒体透露太多。令人感到纳闷的是,过去马华领袖面对媒体时嘴边总是离不开“马华代表华社、马华捍卫华社权益、马华与华社共存亡”等等伟大壮丽的言辞,而今却又矛盾地不让华社过问马华党选。

表现含糊,避而不答
当然,大部份的高职准候选人仍愿上电台阐述个人参选目的,并接受听众播电提出咨询。比起以前,华社算是比较能够更进一步了解马华领袖的抱负、对华社问题的见解。然而,令民众大敢失望的,大部份领袖在谈及个人的参政理想与党的愿景时,只能含糊地表示华社必须相信马华现有领导层有能力做好保障华社权益的工作,却无法提出具说服力的证据让华社宽心地接受马华的政治斗争方针。再者,不管个人专业背景是医生、律师或者具硕士资格高学历,对听众提及的较尖锐问题,不是避而不答就是用着充满胆固醇的政治语言答非所问的搪塞过去。

华社多年来面对政府在诸多政策不平待对待之时,马华的表现总未能在制度面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如此方式来捍卫华社权益,总是留着伏笔给投机政客为捞取政治资本伺机在挑衅一翻。华社在族群政治的体制下,一直被捆绑在制度不完善、行政出偏差的政治困局,而马华民政的角色仍逗留在问题发生时时出面去协商、去争取应有权益,未能展现人在事前的积极精神,充其量只能做到救火而无力去防火,甚至于事先知道有人要放火也无法去设法阻止。

先“做对的事”
另外,令人感慨的前副首相安华在上周一个公正党举办的晚宴上还道出马华民政部长在他还在内阁时,只是巫统的应声筒,完全无力在内阁会议展现保护华社的能力。不解的是,一周以来竟没有马华领袖对安华的上述谈话做出反驳。

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在一场发表个人竞选宣言的演讲会上说到,马华应当向巫统多学习,应在党大会把族群的问题提出辩论,并且积极探讨解决之道。暂且不论蔡锐明对马华的批判是否别有居心,但华社迫确要看到马华领导层先去“做对的事”,再来“把事做对”。先把华社目前在政、经、文、教上的问题轻重缓急明确区分,勿让国州议员持续沉溺在挖水沟、清垃圾的低阶民生服务的课题来逃避政治责任。

自我设限,愈协愈“伤”
署理会长候选人陈思源在电台谈及马华所秉持的国阵协商精神时,要防范掉入愈“胁”愈“伤”的局面。马华多年来的协商工作之所以不能彻底解决有关问题的根源,最根本的原因乃过去协商过程总是自设底线,处处回避强势的巫统领袖,一旦处理被动,在谈判时自然处于劣势。无可否认,体制内改革能够的冲击降至最低,然而倘若问政者将个人官职、私利牵扯在内,在处理重大课题时往往就会陷入自肘、欲罢不能的困局。

距离党选日子不到两周时间,期盼竞逐马华高职候选人不要再将焦点局限在谁的名字在菜单的猜测上,反之,要让华社看到马华准备在国阵既有的政治体制下,端出什么政治议程的菜单,华社需要的是具营养有助健康、能够消化的菜单,而不是马华领导层个人喜好的菜色。

华社不愿让MCA三个字被解读成 Mana Cina Arah。华社现在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将来要变成什么样子?要采取什么行动才可以从今天的样子变成未来理想的样子? 要落实代表华社的身份,马华就必须尽速清楚地交待他们的愿景、理念、目标、民族复兴大纲、作战策略与执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