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1, 2005

假如我是黄家定

MKsow
电邮:mksow05@yahoo.com.tw

如果你问,黄家定的势力在马华党内会强大吗?
如果你不是黄家定,你会说,当然强大。你看,有很长的一段日间,只要你一打开报纸,表态支持黄陈组合的马华一,二,三线领袖,几乎都全体出列向两人举手抬脚报到。你看,只要黄陈超级组合出席任何一州的党员大会或喜庆活动时,那一州的全体在场党员,就会或喊口号,或拉布条,或立正举手,或众口一词的表态,“我们都一百巴仙的支持黄陈。”如此强势,如此风光,黄家定当然是大权在握,势力强大啦。

可是啊,如果我是黄家定,我会说,我是”暗捶呒人知”啊。没有错,表面上的表态支持,我是风光无限。但表面的背后,到底还会有多少的里子?这真的是勾不住也摸不透啊。能坐上这一个位,这总会长当然会有势力,可是如果要说是势力强大,还真有一段距离。

这一点,是我上次吃饱撑著,百般无聊之际,无意中从副总会长的大混战和署理会长被挑战的一些小细节看出来的。 首先,如果我是黄家定,原A队的那4人(蔡细历,林祥才,曹志雄和陈财和)的出战,绝不会是我的安排,我不会这么笨。因为这4人如果中选了,对我往后的日子肯定会是一种威胁。想想看,这4人中有3人闻起来有很浓厚的鱼头味,以我的立场,在还没有消除前任留下的鱼腥味和这一班比自己资深的老家伙,最好的方法是以各方的势力来互相的牵制,所以副总会长最好是各路人马都有的组合。我认为,黄家定应该最希望镇安,诗杰(最好是诗杰,虽然比较让人头痛)或亚桥占2席,其他2席4人中谁当都没关系。只有这一个结果,原鱼头派才不会坐大,我才能再以时间换取空间,慢慢的消耗他们。所以,如果你说黄家定强势,这4人中肯定有2人会在参选前被压下,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由此可见,证明了黄家定实际上已经是控制不了场面。

别傻,表态是做戏
其二,假如我是黄家定.在众多的中央领袖的心中,我相信我这比较资浅且没经正式党选洗礼的总会长会是个暂时的共主。台面上的表态,别傻,没有人会完全当真,我们把它当成是一场戏,一埸大家不做第一个把头升出来的掩饰就好了。想想看,在各方势力割据一方的马华诸领袖们,有谁还会要再等个9年?事实上,我这一个三屇9年的缓兵之计,这些老油条不可能看不出来。何况对他们来说,如今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假设黄家定这一次被蔡锐明拿个35%以上的票,就会是个跛脚总会长。有一位跛脚的总会长,对各路人马而言,就代表有著看得到的机会。所以,在这个个没把握,人人有机会的情况下,我想没可能会出现一面倒支持黄家定的情况。因为,假设你真的100%的支持他,结果让他变得强势了,这岂不是断了自己以后往上爬的梯子?每想到这里,假如我是黄家定,你叫我怎能不紧张?我真的会紧张的要命啊。

为什么紧紧抱著广才?
假如我是黄家定,陈祖排和陈广才,亳无疑问的我将会选择后者。有些人会认为陈祖排比较听话,比较忠心,黄家定搞不好会选他。错!大大的错!如果以早前来看,祖排比起广才当然比较容易被控制,然而这一次却大大的不同,祖排是听话,可是我们要考虑到一点,祖排后面的人听不听话?假设鱼头4剑客中选副总会长,署理又被阿排拿到,你说,到时要听话的是谁?我绝不是傻子,更何况,陈广才已经被陈仪乔事件废了至少5成的功力,有排不足为患,所以留他在身边自是最好的选择。故,我黄家定在这暗潮汹涌,杀机四伏的党选,不仅会挺陈广才,搞不好还会紧紧的抱著不放呢。

另外,假如我是黄家定,我其实要烦的不只是党内。想一想,在党选如此靠近之时,首相的女婿,巫青团老二凯利,为什么要发一个好球给蔡锐明表演呢?所谓的新经济政策的辩论,我总觉得做球的味道很浓厚。当然,以正常的角度来想,首相自然不希望有个强势的领袖在其属下的盟党出现,至少在这个他也不是很稳的时候。我了解,基于保险,这是很正常的作法。只是如此明显的发个好球给蔡锐明,往后还会有怎样的后续动作,就比较难以捉摸了。我想,在此情况下,以在媒体上制造出来的亲如双胞胎阵容来应付万变的局势,应该是比较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如果我是黄家定….不了,好戏待续上演,真正的黄家定会是如何?是否有面对如我所说般的困窘?我们就耐著性子慢慢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