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0, 2010

蔡细历连走三步错棋

蔡细历上任马华总会长的百日蜜月期已过,接下来他必须在大是大非上展现一定的魄力和决心,才能巩固他的领导威信。但是,蔡细历在最近三件大事连续下错棋,从中可看出其议题操盘决策缺乏全方位考量,导致误判连连,不断失分,也使到他的“高调问政”路线面临严峻的考验。

第一步错棋:挑战民联废除马来特权

7月8日,蔡细历在一个公开场合上表示,如果民联能够废除马来特权,他也会投民联一票。他还强调“马来特权的存在不容置疑,任何执政党都不敢提出废除马来人的特权,包括民联,这是事实。”

蔡细历以中文说出“马来特权”时,并没有特别说明其原意是指Hak Istimewa(特权),或者是Kedudukan Istimewa(特殊地位),甚至是Ketuanan Melayu(马来主权,有时也译成马来支配权)。在这里必须先了解的事实是,民联三党在两年前已经达致共识,认同《联邦宪法》规定回教为官方宗教、马来文为官方语言、马来统治者、马来人及土著特殊地位(第153条款)。

1969年513事件后,宪法第153条款的马来人和土著特殊地位被巫统拿来无限上纲成一个终极形式-“马来主权”。为了打倒巫统垄断“马来主权”的话语权,回教党内部已进行无数次的辩论,最后议决将“回教主权” (Ketuanan Islam)来取代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若根据宪法对马来人的定义:信仰伊斯兰教、讲马来语和奉行马来风俗,马来主权必须建基于回教信仰,这套论述发展下去,马来主权迟早要让路于回教主权,这也是巫统近年来面对回教党的回教主权论述感到吃力和左支右绌的原因。

基本上民联并没有任何领袖针对蔡细历的上述言论作出回应,但马华不应沾沾自喜地以为对方理屈词穷不敢回应。回教党在实际操作上只要把蔡细历的言论依样画葫芦拿去向马来社群宣传,并强调他们早已放弃马来主权和拥抱回教主权,接下来就用蔡细历的言论来施压巫统:这不只是我们说的,连你的国阵盟友也这么说的,快点放弃马来主权,和我们一起拥抱回教主权吧!

蔡细历的言论无意间让巫统在回教徒社群里承受巨大的压力。蔡细历发言时只想借此挽回一些非土著的选票,却激怒了巫统也不自知。过不了多久,7月29日林良实突然因为PKFZ丑闻被控,而之前在机场为首相送行的蔡细历却毫不知情,事后他还埋怨首相没有“通水”。也许蔡细历之前的失言,是巫统高层下决心向马华开刀的其中一个重要导火线。

第二步错棋:动到巫统的痛处--阿拉事件

8月1日,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在马来西亚学生领袖峰会上发言时承认,前内政部长赛哈密不应禁止天主教会在其马来文期刊《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这项课题将会“长时间”纠缠著他的部门,他说:“我们原本就不应去惊动它”。

8 月2日,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发文告促请希山慕丁撤销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同一时间行动党则促请内阁部长决定是否撤回“阿拉”字眼案的上诉。结果马华此举却激怒了副首相慕尤丁,他甚至用很重的语气批评马华不应该在此事件上和行动党口径一致,还强调“阿拉字眼的课题好不容易冷却下来,各方应该避免再次将它变成一个公开争议的课题,以免引起国内紧张气氛。”

虽然事后蔡细历澄清指“马华没有和行动党持同样立场,而是要传达非政府组织的心声”,他也指示马华内阁部长在内阁提出并讨论此事。但从巫统高层接下来命令各媒体在此事件“消声”的动作看来,马华的举动已经触及巫统的敏感神经线。巫统的部长可以反省当初的决定,行动党站在对立的立场发表言论也是预料中事,但马华却千万不能动到此课题,否则就是“政治不正确”,也很难怪巫统的火气为何那么大。

回溯阿拉事件的演进,2010年1月7日首相纳吉和内长希山慕丁表态允许回教徒针对高庭判决天主教周刊可使用阿拉字眼而举行示威。这招险棋旨在逼使回教党表态,最好是逼到回教党跟随巫统的步伐并进入巫统设置的战场。但是回教党高层经过内部冗长会议和激烈辩论后议决非回教徒可使用“阿拉”字眼,这个关键决定着实大出巫统操盘手的预料之外,结果局势演变到只有寥寥数百人去示威(显示巫统的动员能力和政治号召力薄弱,在回教徒眼中威信扫地)。接下来局势失控到烧教堂,这已从原本的国内争议扩大成为国际关注的宗教冲突事件,严重影响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而政府要针对高庭议决的上诉更成为国际上的笑话。

阿拉事件无疑是巫统心中永远的痛,纳吉和希山的“擦边球”和“走险棋”策略不但没有挽回保守回教徒的选票,反而大量流失基督徒和其他中间选民的选票,实在得不偿失,这盘生意亏大了。现在国阵政府处于两难的局面,如果让上诉成功,巫统继续流失非回教社群的选票,也要承受国际上的更大压力;如果上诉失败或撤回上诉,巫统在保守回教徒社群的威信就会荡然无存。在这种情形下,巫统只能施展“拖字诀”,拖个十年八年然后不了了之,这是巫统的最佳,也是唯一可行的策略。

巫统高层可以事后懊悔,可以事后检讨,但也只能由巫统的自己人去做。马华的人若不知死活去捅这个蜜蜂窝,肯定会让巫统的面子很不好看。火遮眼的巫统领袖看着如此不醒目、在争取华人选票上无能为力、又要靠巫统马来票过关的马华,不拿你开刀还要向谁开刀?

第三步错棋:重炒回教国课题

8月6日,蔡细历在吉打马华大会上援引时评人赛阿巴阿里(Syed Akbar Ali)的著作《大马及灭亡俱乐部》(Malaysia and the Club of Doom),例举全球回教国占多数的国家在经济、发展与教育面对的窘境,力证回教国的潜伏危机。

他也指出,巫统与回教党在回教化方面互相竞争,为了吸引回教徒的支持而推行回教化政策,已导致大马无法进步,过去10年一直陷在中等收入国家的困境。

和一个月前蔡细历挑战民联废除马来特权的情况不同,这一次民联高层领袖迅速回应和反击,由此可见回教课题的所引起的关注层次远超族群特权课题。

安华被询及蔡细历是否反回教时表示,他拒绝给后者贴上标签,唯对方的言论已绽露了无知、肤浅及愚昧的一面。(注意安华的说词,他宁可贬低蔡“无知肤浅愚昧” 而不是骂他“反回教”,说明他知道群众心理学的基本原理:无能的形象比起可恶可憎形象杀伤力更大,更能打掉对手的领导权威)此外,很多回教国落后是因为西方殖民主义和西方霸权导致的观点,已成为许多学者的共识,若蔡细历继续根据过时的亨廷顿学派的“文明冲突论” 观点来论述回教国落后是归咎于回教价值观和文化因素,除了会在学术上面对强大的反击外,也会引起回教徒的反感。

林冠英在致辞时揶揄蔡细历应在历史方面自我教育,因为回教文明不仅与全球性帝国牵扯,更拥有辉煌的艺术、数字、代数及天文学等学识成就。他也不认同蔡细历归咎回教的做法,并认为应追溯历史,否则对回教不公平。林冠英还说出:“我们要认真地检验,巫统在阿拉字眼风波及允许赌球活动的立场。我国的问题根源在于巫统,不是回教国家。”

针对林冠英的论点,马华的人也不须太高兴他竟然迫不及待替回教辩护,就去踩他是赞成回教国。目前的事实是,回教国对华人已经不是一个负面的政治符号,反观虔诚的马来回教徒听了林冠英的话肯定很高兴。行动党目前正在积极开拓马来票市场,林冠英自然对马华送上门来的这粒“乌龙球”求之不得。另一方面,林冠英把马来西亚不会进步的原因归咎于巫统的贪腐,基本上也切合了最新的独立中心民调的数据:70%马来人认为他们受到威胁不是来自其他族群,而是领袖的贪污腐败。这种论调显示其已基本掌握根据民调发言的民粹式议题操盘手段,着力点和力度都拿捏得相当精准。

“三回战术”已经失效

一些马华领袖至今仍不明白,为何上世纪90 年代威力无穷的“三回战术”已经失效。以前马华领袖只要说:“回教党,回教国,回教法”,行动党就会被杀得落花流水。但是,客观环境已经产生巨大变化,威力再大的论述也会成为过期药物,若马华仍然在论述上不求进步,继续老调重弹,肯定会被进步神速的对手反制。

90年代的资讯不流通,各族选民接触到有限的资讯,加上传统媒体被执政党控制,方便执政党进行分而治之和切割宣传,所以回教党才能成功被妖魔化和变成华社的票房毒药,当时华人看到回教党好像看到鬼那样,和回教党勾结的行动党自然大受拖累。但是,随着近几年的网络科技日益发达,资讯日益流通,加上民联三党不断进行“回教国消毒”工作,大部分华人早已不将回教国当一回事。2004年回教党大败后,回教党在政治斗争的路线上进行调整,领导层也换了不少清新的脸孔,对非回教徒的公关宣传工作更有弹性和切合时宜,不像以往那样硬邦邦地抬出回教国而吓坏人。对于华人来说,回教神权国被宣传得再可怕,也到底是尚未发生的未知数,但巫统的贪污滥权腐败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权衡比较之后,华人自然更倾向于投回教党来教训巫统。

脑袋还停留在90年代的马华领袖,尽管很怀念以前的辉煌岁月,但不可能无视这些客观环境的巨大变化。马华在90年代的回教国论述,若拿到马来社区是反效果的;马华领袖在马华大会上以中文发表回教国论述,以前可在自己人的圈子里自己讲自己爽,但现在却在第一时间内就被翻译成其他语文,并迅速在网上流传,一个搞不好就会被标签成“反回教”,这在回教徒的眼中是极大的罪名。

蔡细历的回教国落后论不但无法像以往那样塑造恐惧因素(Fear Factor)来拿华人票,也极可能失去巫统的马来票。可以预见的是,安华和回教党领袖会把蔡细历的这番言论拿去马来区宣传,而巫统又要面对他们的压力,最新进展是土权Perkasa跳出来骂马华侮辱回教。这种两边不讨好、偷鸡不着蚀把米的三流策略,搞不好会让马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两边不是人会死得更惨

作为马华少数的优秀操盘手,蔡细历能在残酷的马华内部党争中脱颖而出,已证明其党选的操盘功力,但这并不代表他也有能力应对正在崛起中的民联对手,另一方面他也未必能彻底了解合作几十年的巫统领袖的思维。他们在马来社群面对严峻的合法性危机时,可能会做出的盘算和动作会很无情,包括牺牲掉身边无利用价值的伙伴以保住自己的基本盘和政权。

马华领袖在应对崛起中的民联对手时,只能通过本身较为擅长的行政官僚体系内找出对手的施政弱点,这样或许还能占一些便宜,就好像最近发生的郑文福支持信事件那样。但是,如果要打自己不擅长的文化和宗教领域论述战,单单以主观经验和浅薄的论述基础,不但不能和对手较量,还可能很快被对手击垮和利用。

在和老对手的巫统博弈时,必须通过阅读大量的学术研究、民调数据和不同管道的情报来源,才能准确 “阅读空气”,了解整个形势的变化,并掌握到对方的底线。唯有了解自己的优势劣势何在(SWOT分析),才能知道什么可以动什么不可以动,否则动了禁区惹恼了对方,本身又在自己的族群里讨不到好处,这样两边不是人的情况会死得更惨。

这种“高调论政”如果进不了球,就会送更多乌龙球给对手,这样还不如恢复黄家定的“不唱高调,只求成效”路线,至少还能保住30%基本盘而不至于崩盘、瓦解、泡沫化。

Saturday, July 31, 2010

林良实败亡重创马华

潘永强

首相纳吉在七月二十八日宣布出国度假,翌日总检察长就开始办事,将马华公会近年来食水最深的“鱼头”林良实,以欺诈政府罪名控上法庭。这位拉曼大学的校主林良实,如今沦为一名刑事案嫌犯,退位之后无法软着陆。

笑有时,哭有时,欢乐有时,悲伤有时。林良实风光有时,揾吃有时,落难有时。当他拖着肥肿的病体,脚步蹒跚地走向法庭时,无论能否全身而退,这一幕毕竟意味着,过去二十多年来,林良实和王维娜一场又一场的party狂欢,终于可以结束了。

这个party,一是指政商权贵之间的权力派对,可以在杯酒狼藉的暗室中上下其手。同一个party也是指马华公会这个充满罪恶与腐臭的政党。不管怎样,林良实靡烂的欢歌宴舞,已到了息灯送客的时刻,而马华公会在众人巧取豪夺之下,离“富贵山庄”也实在不远了。

建国最大贪腐丑闻意义大

巴生自贸区弊案,是建国以大最大宗的贪腐丑闻,这起大案即使放在共党中国,也是要死刑枪毙的。纳吉在出国度假前,似乎安排好总检察署把林良实提控上庭,无论司法审讯结局如何,其代表的意义还是巨大的。

首先,对威权政体而言,要维持政权不坠,除了依赖经济成长,就是诉诸恐惧论述;然而,制造恐惧并非长期有效,为了争取社会风评,威权政权也会周期性的展开肃贪反腐,以安抚人心。无论是阿都拉、薄熙来,还是纳吉,若下重手整肃一两起大案,对个人声望和政权稳定,还是有加分作用。

不整治大案难夺以回雪州

其次,巴生自贸区弊案落在雪州,自308大选民联执政后,这起丑闻就成为国阵挥之不去的阴霾。不管国阵用何种议题攻击民联在雪州的施政,只要民联祭出巴生自贸区弊案,所有国阵的炮火都如同打向一团绵花,失去力道。如果国阵不下决心整治这起大案,很难在城市选民较多、信息又相对集中的雪州赢回民意。

除此,公民社会和新兴媒体的力量,日渐被解放出来,他们在监察弊案时所起的作用,不比反对党来得小,有时甚至更为专业和具有韧性。林良实可以垄断中文媒体和收购众多“知识分子”,可是依然无法控制无数新兴的网络媒体、部落客以及有职业操守的新闻工作者。

体制撞击翁诗杰应记一功

不过,今日林良实要以刑事嫌犯的身份面对官司,翁诗杰应记一功。社会对任何弊案的检举以及愤怒,如果可以被体制阻绝在外,其冲击是可能被抵销或冷待处理。因此,体制内是否有足够力量,能把社会的怒火引向体制,撞击体制内的精英,实为改革除弊的关键。翁诗杰在交通部长任内,称职地扮演了这个重要角色,让公义有机会伸张。

翁诗杰曾是林良实的眼中钉,也几乎要被林良实开除出党,但他最终利用本身偶然取得的职位便利(这全靠308大选之赐),把巴生自贸区这股野火延烧到体制内,最后火势扑向林良实。这背后虽然充满非常多的巧合与偶发因素,但是翁诗杰之所以选择点燃巴生自贸区的野火,却是跟他在308大选后,急欲要为马华和个人找出一条重生的道路不无关系。易言之,林良实要怪就怪308大选后的政局形势,结束了他的派对。

蔡细历派系十分难堪

如今林良实败亡,陈广才流亡,曹智雄第一时间关心,牵连甚广,多是马华公会大员,必将对马华公会造成重创。蔡细历深受震惊,这个“震惊”应该是真的。

蔡细历当选马华总会长后,宣称要高调问政,也要利用新媒体反击在野党,这都是政党竞争的策略,没有问题。但是,在蔡细历尚无亮丽表现之前,他幕后最大的支持者林良实却失足挫伤,无论是对马华公会形象,抑或蔡细历派系而言,都是十分难堪和麻烦的变故。

林良实不是普通的马华党员,他担任马华总会长十七年,退位后还是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主席,他目前还在马华党内拥有无可质疑的影响,他过去培植的力量尚在马华各级机构负有高职,加上他当今被控以欺诈的刑事罪名,也不是因个人业务而触法,而是代表马华公会出任公职时,以职务之便犯下的滥权行为。所有以上种种,都对如今极度艰难的马华公会,构成另一波重大的形象打击和道德重创。

要不要与林良实切割?

在蔡细历还没有来及利用新媒体反击在野党,或是运用刚注册的“推特”高调问政前,他马上就得面对一个选择:马华要不要与林良实切割?若与林良实切割,会不会影响目前马华的派系平衡,以及蔡细历的支持力量?会不会还有马华前部长或现任部长,因这起丑闻再被提控?马华公会如何因应林良实被控后的形象危机和道德批判?

林良实在担任马华总会长十七年期间,越到后期,他对许多重大国政议题,就愈加选择了不发言、不介入的远离逃避,他使马华公会的政党功能退居为去政治化的福利组织。他也对政治改革和制度建设毫不在乎,漠不关心,更少见热情。除了臭鱼头论之外,林良实从未提过令人印象深刻的政治主张,最在意的是如何在权力的派对中,又吃又拿,是掏空马华的主要人物。林良实被提控,虽有不少人“震惊”,但确实也有很多人开心和感动。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马华公会的无相神功

凌国文

相传,无相神功乃佛家至高无上的神功。此神功难遇难求难悟难练,需经过至少50年的修炼和无数次的人性考验后,方有望神功大成。功成后,修炼者无形无相,无影无迹,显隐自如,神通自在。

自古以来有多少位武林奇人练成此神功,现已无从考究。然而,一经对照马华公会衮衮诸公的言行举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班马华大内群英都已成功练就一身绝顶的无相神功。

马华定位无形无相
马华公会的定位,究竟是福利团体,教育机构,商业集团,地方社团,或是政治党团(这个可能性最低)?不但局外人无法捉摸透彻,就连局内人也如坠迷雾,此乃“无形无相”的终极境界。

无形无相的定位,衍生出无影无迹的立场。国家社稷风雨如晦,考验着社会每一份子大是大非的原则。唯独马华公会一众无相高手,一贯无忧无虑,无立场无意见。

收复霹雳显隐自如
跳槽变天,晴天霹雳,国阵神勇收复霹雳江山。在整个政权复辟的过程中,与巫统平起平坐、当家当权的堂堂国阵老二马华公会虽然英雄无用武之地;政权到手后,其代表却第一时间勇敢站出来发表就职宣言,这正是无相神功“显隐自如”的精髓所在!

民选议员在未得到选民许可的情况下,变节跳槽,是否符合民主体制的道德操守?马华公会一众无相高手的标准回应是:“这是民联咎由自取,他们自己是跳槽变天的始作俑者。”这种回应等于是偷了邻居母鸡的毛贼,在法庭上对法官抗辩:“是他先威胁说要偷我的母鸡的!所以我偷他的母鸡是以牙还牙!”你认为法官会判偷鸡贼无罪释放吗?

再说,到底谁才是我国跳槽变天的始作俑者,无相高手在练功之余也该翻查1994年的政坛历史后才发表意见。解释得再详尽,反驳得再理直气壮,却是兜了一个大圈,始终没有说明本身到底是否赞同自己伙伴(我强调是伙伴,不是主子)的夺权手段。

无相高手无己立场
当然,无相高手自己是没有立场的,他们只能依循伙伴(我再强调是伙伴,不是主子)所指示的标准答案,这点我们可以理解。唯一不解的是,视道德水平高于一切的马华总会长翁大侠,无法和背妻开房者同桌吃饭;却可以和背信弃义者共享江山。翁大侠的道德标准,与他的无相神功一样让人捉摸不定。

除了大部分时间没有立场,马华无相高手有时候配合市场需求,偶尔也会有一些立场,不过一如无相神功特质,这些立场的伸缩性更胜变形金刚。

是否还记得去年10月马华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卸任马青总团长廖中莱宣布马华议决通过修改内安法令的立场?一心一意不做强权应声虫的马华群英,在首相一句“不会修改,不喜欢就走!”之后,想必对自己一时冲昏头脑的鲁莽失言悔不当初。所幸一众民族急先锋的无相神功已臻化境,立场可以变幻莫测、收放自如,及时避免了一场恨错难返的灭门惨剧。

华教功绩止于干捞
对于华社最关注的华教课题,马华百万大军传颂经年的,来来去去还是“翁大侠勇于揭发华小拨款干捞事件”的空前绝后伟大功绩,一碰到最关键的增建华小及制度化拨款课题,马华群英又会数十年如一日地祭出无相神功,无形无相,无影无迹……

凡夫俗子如你我,缺乏智慧领略无相神功的博大精深,除了因为我们慧根未通,更因为修炼者每次发功时,都无需向全世界解释。你想多问几句,无相高手会咬牙切齿赠你一句:“无聊!”你到最后还是搞不懂,这两个字到底是形容他自己的立场及作风,抑或是无相神功的运功口诀?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贪污内斗老二小巫笑大巫

独立民调中心(Merdeka Center)针对民众对马华贪污问题的印象所作的民调显示,有62%的受调查者认为马华公会有严重的贪污问题,只有19%的民众不这样认为,另有19%的民众表示不知情。

在这项民调中,认为马华有严重贪污问题的华裔占68%,巫裔占64%,印裔占43%;不这样认为的民众华裔占11%,巫裔占21%,印裔占19%;从这样的数据资料分析,马华公会的贪污问题绝不是空穴来风,否则为什么在绝大部分主流媒体都由国阵控制的情况下,特别是马来文媒体和英文媒体基本上都在巫统和马华的控制之下,民众仍然对马华公会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呢。

马华高官涉嫌贪污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焦点是,在接受民调的人士当中,认为马华贪污的华裔民众比率最高,巫裔民众比率也相距不远。在敦马哈迪和阿都拉时代的内阁当中,马华仅有4位部长和6位副部长,这些官职数目在308前后变化不大,数目变化最大的是马华的各州议员和州行政议员。



马华在国阵政府中所分配到的官职当然不及巫统那么多,按照马华一些领袖的说法,也只有少数几个马华部长和州行政议员手上有些项目,远不及巫统。但或许焦点就集中在这少数几位长期担任部长和州行政议员的马华领袖,最有可能是这些人为民众带来了这些极负面的贪污印象。

马华不能姑息养奸
如果手上没有政府的政治资源,马华领袖如何贪污呢?如果马华领袖不曾贪污,为何那么多人对马华有那么深的成见呢。我相信马华公会是碍于政党形象受到损害,因而睁只眼闭只眼,姑息养奸,混淆视听,就向林时彬说的:把人民当成傻瓜!

可惜民调中心没有向民众收集民意,即马华公会应当怎样肃清党内的贪污问题,马华领袖不论是在台上的,还是已经下台的,只要涉及贪污都应当被揭露,甚至将这些强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绳之于法。否则,马华与巫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马华内斗永不言休
党内派系斗争不论朝野任何政党,都几乎是一个永久性的课题。内斗的基本形式就是争夺党内的资源,说白了也就是争夺权力的掌控范围和尺度。派系斗争在马华而言是这个华裔政党的发展史,也将是这个政党的沉沦史。

在这项民调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有69%的各族民众深感马华内斗问题的严重,其中认为马华内斗问题严重的华裔占了高达85%,巫裔占60%,印裔占73%;认为没有内斗问题的华裔仅占6%,巫裔占28%,印裔占15%;回答不知道的各族民众共占11%。

内斗英雄理念白痴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民众对政党内斗已经司空见惯,越是规模庞大的政党,内斗现象越是突出和引人瞩目。一个政党如果没有内斗,反而让人觉得不甚正常。然而在马华公会的内斗案例中,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把焦点聚集在被称为“独行侠”的总会长翁诗杰,和被看作基层实力庞大的蔡细历两人之间。



内斗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权力斗争,一种是路线斗争。权力之争是一项永无尽头的争斗,结果永远都是:有人下台有人上,有人欢喜有人愁。然而马华公会最让人瞧不起的地方,就是不斗理念,只会搞权力斗争,全党上下都是路线斗争的白痴!

刮骨去毒修正路线
马华公会至今还寻思着如何向巫统多乞求几个官位,还在为民政党获得一个国阵霹雳州大臣顾问的“鸟职”而愤愤不平,抱怨为华人说话的权力不该落入民政党手中,一厢情愿地叫嚷,只有马华才能处理“华人事务”。为何总是小巫求大巫呢?

308过去将近一年,今天还谈巫统有没有改变,早就没什么含义,因为这个党从根到茎到叶都已经腐烂。国阵这座摇摇欲坠的城墙,终将被人民的改革浪潮所冲垮。巫统当然想尽办法维护这份基业,但已无济于事,只待天数何时了。

马华公会肯定毫无选择地要接受城墙坍塌的事实。历史上马华公会做为英殖民政府的一个买办政党,已完成理应履行的历史使命。今天如果还有求生的欲望,就必须找到新理念,修正新路线,刮骨去毒,洗心革面,求得浴火重生。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领袖形象关乎一党衰盛

迦玛

放大镜下看马华(一)
独立民调中心在2008年12月26日至2009年1月2日期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接受民调的1018位来自巫华印三大种族的民众,其中巫裔576人约占56.6%;华裔344人约占34%,印裔96人约占9.4%;基本上符合马来西亚三大种族的比率。在职业、年龄、教育背景、城乡分布、居住地区、以及对国阵与民联两大阵营的倾向上都具有相当的概括性、平衡性和代表性。

据独立民调中心工作人员透露,这项民调是应马华公会的要求进行的。调查包括以下几个主要方面:

——对马华公会主要新领导人的印象;
——对马华公会新领导层的期待;
——对贪污领袖及性丑闻领袖是否应该受委政府高职;
——民众对政府高官在高知识化和年轻化上的态度;
——对马华所面对的内斗、是否为华裔说话、不能与巫统平起平坐、贪污、远离民众、傲慢自大、只为富商服务而忽略百姓;
——马华在国阵内是否受到公平待遇;
——马华是否为所有马来西亚人而斗争;
——马华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应如何求生存。

民众对马华领袖们的印象
这项民调对马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以及4位副总会长做了一般性的印象调查。从调查中可以发现,有官职或曾经有过官职,以及经常在媒体上对外发表言论的马华领袖,在大马社会中可能获得比较高的知名度。

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在所有受调查的马华领袖中知名度最高,如此知名度很可能与2008年初的“性爱光碟”事件所引起的震撼有关。该项调查中,对蔡细历表示不了解、不知道和无反应者,占受调查人数的29%;总会长翁诗杰则占31%;其余副总会长廖中莱36%,黄燕燕36%,陈国煌62%,以及江作汉71%。

在受调查者中对翁诗杰持正面看法的人占53%,略超过半数,而负面看法则占18%;廖中莱正面52%,负面11%;黄燕燕正面48%,负面16%;蔡细历正面42%,负面31%;陈国煌正面27%,负面10%;江作汉正面20%,负面9%。从蔡细历较高的负面得分可以看出,“光碟事件”仍然阴影未散。



由于参与这项民调的公民,巫裔和印裔共占了66%,因此马华公会领袖们在国民心目中的印象,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这些领袖在巫裔和印裔族群中所获得的认知究竟有多少。

但无论如何,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社会对马华领袖总体的看法是正面多过负面,因此马华应该抓住这样的契机,对国内目前的政治、经济、文教、社会等各方面课题,阐述本身的立场,甚至能提出更多创新与独到的见解。

贪污及性丑闻领袖是马华包袱
在这项民调中,也针对有贪污和性丑闻的领袖,应否受委政府高职的课题做了调查。从调查中可以看出,只有1%的民众可以勉强接受贪污的领袖,另外1%是不知道,而98%的民众不能接受贪污领袖,其中93%的人完全不能接受。

在性丑闻领袖的问题上,有72%的受调查民众不能接受性丑闻领袖担任政府高职,其中59%的人完全不能接受。尽管如此,仍有23%的人士认为勉强可以接受,其中只有3%的人认为完全可以接受。表示不知道的只占4%。

在性丑闻领袖的问题上,华裔人士与巫印裔人士表现出很大的差别。



从调查中可以看出,在马来西亚现实社会道德标准下,巫裔和印裔社会对领袖的私生活尤其重视,华裔社会则对领袖的道德操守和个人能力表现出比较难以取舍。但是如果一位领袖贪污作恶与道德瑕疵两样均沾,将肯定不能被人民所接受。

马华作为一个要洗心革面的政党,一个寻求浴火重生的政党,要想取得人民的起码认同和信任,首先就必须净化身心,要与贪污腐败及道德糜烂划清界限。在这一点上,回教党有许多可取之处,这也是为什么巫统不敢与回教党在道德上交锋的原因。

马华公会如果在贪污舞弊方面有把柄在人手上,在道德操守方面又始终抬不起头,那么在未来的政治博弈中将处处遭人揶揄和耻笑,这对于一个政党来说是包袱和致命弱点。如果马华每一位党员都晓以大义,从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坚决维护党的声誉,捍卫党的尊严,马华或许还能从混乱与低落的状态中渐渐复苏。